因为我们都害怕孤单

  一

  分数下来的第一时间,小藤接到虫虫电话,相互通告了分数,竟然只差了七分,小藤大喜,一直怕分数悬殊,进不了同一所学校,现在好了,她问虫虫,那咱报哪所学校啊?

  还是以前说好的吧,去大连。虫虫很果断。

  真去那么远啊?小藤有点犹豫,会不会太远了——从小到大,事到临头,小藤都会犹豫一下。

  不是一直都想去有海的北方城市吗?远怕什么呢,有我呢!虫虫的口气很坚定,小藤几乎能想到虫虫在电话那拍胸脯的样子。

  小藤的心立刻就踏实下来,这些年,虫虫对小藤说过最多的可能就是这三个字。而小藤,只要听到这三个字,立马坚定。

  二

  虫虫第一次对小藤说“有我呢”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是小藤和虫虫第一次见面,小藤八岁,跟着自己的爸爸,虫虫八岁半,跟着自己的妈妈,一同在一家酒店会面。

  小藤单身的爸爸和虫虫单身的妈妈,在这次见面前已经交往了半年,这次之所以带着小藤和虫虫,是已经有了结婚的打算。

  其实小藤心里什么都知道——爸爸和妈妈分开已经两年,妈妈跟着另一个男人去了国外,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早熟而敏感。但是,她直觉中不喜欢虫虫的妈妈,虫虫的妈妈衣着艳丽,并且化很浓的妆。不过小藤什么都不表现,只抿着嘴唇,把心事放在心里。

  虫虫却相反,在大人还没有开口的时候,仰起头问,妈,你要和这个叔叔结婚吗?

  小藤这才留意到虫虫,比她高一点,短发,棉布格子的衬衣,袖子卷着,肥肥的背带裤,很像个小男生。虫虫在说完这句话后,忽然冲小藤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小藤吓了一跳,脚步向后缩了缩。而虫虫口无遮拦的话,也让两个大人略有尴尬,过了一小会儿,虫虫的妈妈才拍了一下虫虫的脑袋,这小孩。然后介绍两个小孩子认识,虫虫妈妈说,小藤小半岁,应该叫虫虫姐姐。

  小藤一怔,看了虫虫一眼,不知怎么,就真的叫了,姐姐。

  虫虫笑嘻嘻的,这小孩好乖哦。好像她自己不是小孩。之后,虫虫一直喋喋不休,小藤一直不说话,直到虫虫捅捅小藤的胳膊,冰激凌吃不吃?

  小藤也爱吃冰激凌,只是还不到夏天,爸爸不让,小藤只有忍着。虫虫这样一问,小藤忍不住了,想吃,可是,爸爸不让。

  还没等爸爸表态,虫虫拍拍小胸脯,没事,有我呢。然后对着服务员喊,两个香蕉冰激凌。

  小藤看爸爸一眼,爸爸有点尴尬地笑笑,没说什么。小藤的心里一阵喜悦,为即将得到的冰激凌。那是一个八岁孩子最简单的喜悦,她有点感激虫虫,偷眼看过去,朝她笑一下。

  虫虫撇嘴,这表情,让小藤想起班里那些喜欢搞恶作剧的“坏孩子”。

  三

  那天,当小藤把冰激凌吃完后,就被虫虫扯到了酒店的大堂去玩了,虫虫似乎对自己的妈妈和小藤的爸爸毫不关心,只对小藤和大堂里的热带鱼感兴趣,直到后来小藤忍不住,怯怯地问,虫虫,你妈妈和我爸爸……

  谁知道呢?虫虫依旧把脸贴在鱼缸上,我跟着我妈见过好多叔叔了。然后扭头看小藤一眼,不过,他们都没带过小孩。

  小藤更深地把头低下去,又问,他们真的要结婚吗?

  虫虫转回身来,别怕,有我呢。

  不知怎么,小藤的心就踏实起来,在妈妈离开后,小藤小小的心里好像一直担心着什么,担心着某一天爸爸会领一个陌生的女人回家。现在,这一天来了,不过让小藤没有想到的是,和这一天一同到来的,还有虫虫。

  那天晚上,回到家后,爸爸试探着问小藤喜欢不喜欢虫虫妈妈。小藤在沉默好半天后,说,虫虫会跟妈妈一起来咱家吗?在得到爸爸肯定的答复后,小藤说,好吧。

  四

  半个月后,虫虫就跟着妈妈一起搬到了小藤家。虫虫来时只抱了两只玩具熊,给了小藤一只,三下两下爬到了床上。

  小藤仰起头问,虫虫,你以前住谁家啊——不知怎么,小藤感觉虫虫以前没有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