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政经塾:日本政治家的崛起

  “今后左右日本政局的既不是民主党,也不是自民党,很可能是松下政经塾。”和日本政界有着很深联系的企业家吉川明希说。

  19世纪50年代,日本尚未发生明治维新。在山口县农村,下层武士吉田松荫曾经办过一个私塾,称之为“松下村塾”,从这里培养出了伊藤博文等大量的政治家,他们在日本掀起过巨大的变革,让日本社会经过明治维新走向了新的阶段。

  今天的日本又正在面临着一次新的变革,此时出来“力挽狂澜”的则是“松下政经塾”一代政治家,包括刚刚当选的新首相野田佳彦和前外务大臣前原诚司。

  日本政坛“黄埔军校”

  1979年,松下公司创始人松下幸之助拿出个人资产70亿日元,创立了这所私塾。将要从早稻田大学毕业的大学生野田佳彦从东京乘火车来到了这里。在900多名报名者中,野田成了35名幸运者中的一员。就这样,他成了日本政坛“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中的一员,从1980年开始在这里接受各种严格的训练。

  毕业生之一的小野寺五典(自民党议员,原外务副大臣)在回忆私塾的生活时说:“每月能有20万日元左右的收入,每年还有上百万日元的活动经费,可以用来做社会调查,去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

  这里每天的生活安排得相当紧凑。除了学习日本茶道、书法外,还要坐禅、参拜伊势神宫。每天早晨要在海边跑步3公里,很多人还要去自卫队体验军旅生活,练习武功。毕业前更有100公里强行军,这些都不是普通人能坚持下来的。

  一期学员中除了野田外,自民党国会对策委员长逢泽一郎也是其中一员。不过,野田佳彦是第一个成为首相的松下政经塾校友。

  独特的“政商结合”形式

  “松下幸之助在当时就预见到,在日本经济取得了巨大成功后,日本政界会渐渐缺少能吃苦耐劳的政治家,于是他决定自掏腰包成立这所私塾,用来培养日本的政治家、企业家和舆论领袖。应该说,松下老先生有着过人的智慧,很早就看到了未来日本政治会出现的问题。”吉川说。

  在日本有这么一个独特的“政商结合”的形式,就是一批最有名望的企业家大都不直接参与政治,而是通过采用办私塾的方式,培养新一代政治家。与松下幸之助私交甚笃的京瓷创始人、被誉为“经营之神”的稻盛和夫也创办了“盛和塾”。

  到目前为止,松下政经塾已培养出众议院议员31人,参议院议员7人。其中比较知名的除了前文提到的野田佳彦和逢泽一郎之外,还有原口一博(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内阁特命担当大臣)和前原诚司(前外务大臣)等多名大臣级官员,另有相当数量的副大臣级官员。

  出色的演说能力

  正是由于在松下政经塾受到了严格的训练,野田佳彦毕业后便开始每天在自己的选区火车站前演讲,整整坚持了24年。

  也就是说,不论前一天晚上开会开到多晚,也不论自己身体是否挺得住,野田24年来每天一早都去向选民解说自己的政治理念和遇到的问题。“政治家与国民之间应该直接交流,直接地去理解国民的需求。”野田说。

  出色的演说能力也是野田在竞选的最后阶段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当着将近400名民主党国会议员的面,野田是这样说的:“我生于农民家庭,选区虽然在城里,但我现在也看上去像个农民,大概这和我出生的家庭有着很大的关系。”强调自己非“官二代”的家庭出身,能打动很多听众。

  他接着谈到了自己从毫无名望的地方议员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国会,又在议员选举中的落选,沮丧之际获得了企业家对自己的支持的坎坷经历,最后以“寻梦、志向、人情”的总结结束了演讲。

  也正是这场演说之后,民主党内215票投给了野田,对手仅得到了175票。应该说松下政经塾时代的锻炼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吉川明希说“松下政经塾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长于演说”。但他同时指出,会说并不代表能做——“他们特别热衷于街头演说,但不愿意去参加街道的居民聚会,喜欢在公众面前强调自己的特点与能力,但对民众要求迅速解决的问题往往不闻不问。”

  野田和前原均号称“军事通”

  松下政经塾学员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大都专门研究过军事问题,不少人还去自卫队参加过训练,因此对军事动向特别关心。

  前原诚司就以“军事通”著称。“去美国访问的时候,前原会拿出很长一段时间与美国军队交流。”一位熟悉前原的日本官员说。

  野田也是一样。在很多场合,野田都会强调自己不仅精通财政问题(他是前财务大臣),更是军事问题专家。

  “和松下政经塾的人在一起讨论问题,一说到军事他们就显得特别激动。”一位中国记者回忆道。

  如松下幸之助老先生所希望,“松下政经塾”一代政治家已经走上了日本政坛的最前线,只是,这些今天的政治家与他创塾之初的初衷有多大距离,怕是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