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的皱纹

  时光,收集人类的泪水,将它蓄满风的谷仓。

  弯腰的小树,将头夹在两臂之间,颤抖的鸟儿,飞行的门,不盖被褥入睡的窗户,花瓣散落的玫瑰树——这些,是傍晚书页中的几处标点,由风之笔,留在我家门前。

  风,用它的睫毛,抚平时光的皱纹。

  日子——风耕种的田野。

  风刮来,形式的大门紧闭,意义的大门洞开。

  在风的面前,尘土拒绝祷告,除非是为启程而做祈祷。

  风吹来,它不再愿意去往星辰,今晚为宾客敞开大殿。

  风——一串灰尘的项链,挂在天空的颈项。

  太阳来到风的居所,在门槛前站立,不知如何敲门。

  风不知道如何计数自己下榻宫殿的台阶。

  天际——如同一个新生儿,从风的子宫降生。

  不要熄灭,夜晚的风啊!黎明的灯盏尚未点燃。

  有时候,风邀请我来到它的楼阁,让我从那阳台上观察它如何拓展空虚的疆域。

  但愿我能看到一滴从风的眼里掉下的泪珠;我以前曾见过风的头发和双乳,还有紫色的火焰,拥抱着风的腰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