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养母去上学

  20岁出头的孟佩杰,是山西师范学院临汾分院的在校学生。与其他外地同学不同,她被学校特批可以走读,原因是她来上学时带着瘫痪的养母。这个90后女孩每天早上6点起床洗漱完后,帮养母穿衣服,给她洗脸、梳头,然后赶到学校上课。中午12点下课后,孟佩杰又匆忙赶回家,做饭、喂饭,给母亲擦洗身子、活动筋骨、敷药按摩、洗漱更衣、倒屎倒尿,换洗床单、被褥,下午两点再赶回学校上课。下午放学后,她又匆匆赶回家中做晚饭、做家务、服侍母亲睡觉……

  带着瘫痪妈妈上学

  5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孟佩杰生父的性命。迫于生活压力,生母不得不将5岁的孟佩杰送人。刘芳英当时是隰县老干部局的一名职工,她早就有收养一个女孩的愿望,可她总觉得不易与5岁的孩子培养母女感情。但佩杰的生母就是认准了品行好、为人好的刘芳英,于是便三番五次上门恳求。刘芳英“很庆幸”当年收养了孟佩杰,说起往事,说起12年来孟佩杰遭的罪,刘芳英泣不成声:“我照顾了她三年,她却要照顾我一辈子。”

  来到养父母家的当天晚上,孟佩杰就开始叫刘芳英“妈妈”,全家人都很喜欢她。1998年,刘芳英由于工作过度劳累患上了椎管狭窄,经过治疗保住了性命,但只能依靠双拐勉强走路。一年后,养父无法忍受艰难的生活,悄悄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信。这年,孟佩杰只有8岁。

  从那时起,孟佩杰便开始承担起照顾养母的重担。给养母做饭,冬天要烧炉子,孟佩杰每天早早起来给炉子添炭、掏灰。身子小,够不着灶台就站在小凳子上,摔伤、烧伤已记不得有多少次;为养母洗衣服、擦洗身子,手冻得又红又肿,膝盖不知磨破了几层皮;到市场上买菜,不认识葱姜蒜,她就按妈妈编的顺口溜记:“圆圆的是蒜,长长的是葱,扁扁的豆角绿莹莹……”即便如此,孟佩杰从没因照顾母亲而耽误学习,每次考试她都能获得优异的成绩。

  2007年,孟佩杰初中毕业,养母的病情却开始恶化,最终瘫痪并完全丧失了自理能力。刘芳英原本打算让女儿上高中、考大学,然而还未成年的孟佩杰却自己拿定了主意,主动选择县城有分校的一所师范类学校,因为这样就可以既不耽误学业,又能照顾养母。

  2009年,按照学校安排,在县城读完两年后,孟佩杰必须到临汾再接受3年教育。经过几天的考虑,孟佩杰决定:带上母亲去上学!为了能够及时照顾母亲,她在离学校最近的地方租了房屋,并向学校申请了走读。母女身在异乡的小屋不足10平方米,靠墙的是一张单人床,床边加了一块木板供她娘俩暂时栖身。床上铺着块很大的塑料布,塑料布上又垫了褥子,因为刘芳英瘫痪大小便失禁,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地避免弄脏床单被褥。功课紧时,佩杰就从学校食堂买些饭菜拿回家来充饥。每天就这样奔波在课堂和出租屋之间。

  女儿在家就不飘摇

  “完全瘫痪后,我曾想过自杀,不是女儿,我早就死了。”刘芳英说。她听人说有人吃20片止痛药就死了,她便托人买来44片,藏在被子下,但是被女儿发现了,平时说话声音不大的孟佩杰哭着对养母喊:“娘你别死,你就是我的天,没有你,我也就死了。”刘芳英说:“后来,刀片、锥子、剪子,一切有可能用来自杀的东西,她都不放在我旁边。”

  为了能照顾好养母,孟佩杰托同学买来医学护理方面的书籍,照书上说的一一实践。寒冷的冬天,为了不让母亲的褥疮发展、恶化,她专门跑去向老中医请教护理方法。夏天暖和时,就抱母亲到窗前晒太阳。刚强的养母瘫痪后精神状态不太好,脾气也越来越大,佩杰就经常提醒自己,不能惹母亲生气,要多说体恤母亲的话,多做让母亲高兴的事。平日里功课再忙,她都会抽出时间同母亲聊天,给母亲讲讲学校发生的事情,读书读报,尽量让母亲心情舒畅。

  懂事的孟佩杰从来不乱花钱,什么时候都惦记着卧床的养母。她平时省吃俭用,对自己极为吝啬,多年来几乎没吃过什么好的,也很少买新衣服。她觉得道理很简单,自己少买件衣服、少吃顿好饭,就能给母亲多买一些好药,就能减轻母亲的痛苦。

  能吃上一顿肉,对如今的大多数人来讲,可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然而,对孟佩杰来说,这是件奢侈的事情。虽然养母有工资,但每个月的医药费是一大笔开支,母女俩的生活依然很拮据。2010年暑假,孟佩杰和养母没有回老家。她一边照顾母亲,一边在城里找了一份发广告传单的工作,一个冒酷暑迎风雨的假期下来赚了1300多元钱。拿到工资的第一件事,便是买了热气腾腾的红烧肉和猪头肉带给养母……

  久病床前无孝子,4000多个日日夜夜,谁家的亲女儿能做到这一点?提及这么多年的生活经历,刘芳英哽咽着说:“要不是我这闺女,我活不到今天呀!唉,这辈子我亏欠她太多了,是我拖累了孩子!”

  获赠4万善款先还债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帮助,我会照顾好妈妈的。”刚刚过了20岁生日的孟佩杰说话时略显腼腆,经常用双手扶着脸颊两侧。孟佩杰很低调,曾多次表示不愿意让人们知道她的事。但她平凡的事迹还是感动了所有的人,临汾学院为孟佩杰特批了贫困学生助学金,还有企业家和热心人对其进行了生活资助……

  为保障母女二人的生活,尽力提高刘芳英的生存质量,确保孟佩杰顺利完成学业,临汾市第三人民医院主动为孟佩杰的母亲进行免费康复治疗,医院免去了母女两人的全部费用。如今刘芳英的身体情况已经大大改善,她说:“刚住进来的时候,我严重贫血,只有80斤,现在已经140斤了,也不贫血了。原来女儿穿的都是别人不要的衣服,现在终于有自己的衣服了。”

  从中学到大学,孟佩杰给同学印象最深的是她什么时候都是小跑着,一路小跑着去上学,一路小跑着回家照顾养母,经常跑得气喘吁吁、面红耳赤。照料养母的生活起居是孟佩杰每天耗时最长的“必修课”。

  另一项必做的“功课”是帮助养母做康复训练。去年,临汾一家医院听闻孟佩杰的感人故事后,将刘芳英接入医院免费治疗。为配合医院治疗,孟佩杰每天要帮养母做240个仰卧起坐、拉腿200次、捏腿15分钟……再苦再累,孟佩杰都没在妈妈面前流过一次眼泪,什么时候都是一脸阳光高高兴兴的样子。她常说:“妈妈别怕,有我呢,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不觉得照顾妈妈是压力,没有她我也活不了。”孟佩杰说。在照顾妈妈之余,她喜欢看《红楼梦》,喜欢看“百家讲坛”讲《红楼梦》。住到这家医院后,楼下有电脑,她还喜欢上了玩植物大战僵尸,她说:“我也有QQ,同学帮我挂着,已经有一个太阳一个月亮了。”

  今年6月23日,孟佩杰获赠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和山西省残联和残疾人福利基金会4万元善款,对于善款如何支配时,孟佩杰毫不犹豫地说出了两个字“还债”。这个美丽的女孩说:“为了治病,我们还欠96000元的外债没有还,虽然有的亲戚朋友说不用还了,但是我们一定要先还钱。”青年文摘在线阅读

  如今,在孟佩杰和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刘芳英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康复治疗。经过专业治疗的十多处褥疮已经痊愈,刘芳英的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医生说刘芳英有希望重新站起来。得到妈妈有希望重新站立起来的消息,孟佩杰万分欣喜,她说:“我也要做像我妈妈一样的人,热心助人、助贫济困。我会好好学习,努力完成今后的学业,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以实际行动报答妈妈和关心支持我们的热心人的恩德。”

  “没有妈妈就没有今天的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做女儿的本分。”要强的孟佩杰还拒绝了不少好心人的帮助,坚持自己照顾养母。当我们问她“哪怕同学们帮你做顿饭也能减轻你的负担”时,她忽然搂住刘芳英的脖子说:“我的娘只爱吃我做的饭。”提及谈恋爱,刘芳英很担心自己影响到女儿找婆家。孟佩杰却笑着说:“我现在带着养母上学,以后还要带着养母出嫁!我要找个开饭店的对象!猪肉、羊肉、牛肉……喜欢吃肉的妈妈可以想吃什么肉就吃什么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