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肝救母,22岁留学生感动中国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母亲有难我一定要为她做点什么。”22岁的留学生彭斯,听闻母亲慢性重型肝炎晚期需进行肝移植手术,马上放下学业,从美国回到广州,毅然割下自己60%的肝脏移植给母亲,挽回了母亲的生命。不少网友感叹,百善孝为先,彭斯的行为让人们看到,中华民族自古流传的感恩行孝的美德依旧在80后、90后中绵亘不息。

  60%的肝脏移植给母亲

  这些日子,在新浪、搜狐微博和不少论坛上,“割肝救母”成了一个热词。

  彭斯高中时曾就读广州执信中学,因为成绩优秀,高三时到美国交流一年。2008年考入美国北科罗拉多大学,修读会计专业。

  今年,彭斯54岁的母亲陈雪梅因慢性重型肝炎晚期需进行肝移植手术。等待了两个月,却因器官供源紧缺,命悬一线。刚刚大学毕业的彭斯闻讯后,立即从美国返回广州。母亲坚决不要儿子的肝源,他瞒着母亲签字成为肝源供体,并在活体移植手术中切除自己60%的肝脏,移植入母亲的体内,挽回了母亲的生命。

  主管医师郭志勇介绍说,对于提供肝源的供体,统计上有千分之四至千分之七的风险,活体移植手术向来把供体安全摆在首位。这种风险主要是术后近期的并发症,远期来看影响不大。这次手术切除了供体约60%的肝脏,因为肝脏再生能力强,只需要3个月就可以长回原样。

  手术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医护人员送给了彭斯一份特别的荣誉证书——“彭斯,鉴于你帅气、勇敢、坚强的表现,已被授予最佳形象大使奖。”

  “割肝救母”的事迹,感动了各个年龄层的网友。网友“柯霖雄”说:“支持你!看过太多‘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例子,为了父母尽力去做,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网友“烟飞烟雨”说:“彭斯,你是好样的,我们支持你,百善孝为先,你是咱们青年人的榜样!”

  危不危险我考虑不了那么多

  10日,记者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何善衡楼器官移植一区见到了彭斯。

  手术后休息了一个月,身材高大的他气色挺不错。在母亲的病床前,他脸上总是露出温暖的笑容,偶尔帮母亲梳理头发,陪母亲说说话,不停地安慰母亲,给母亲信心。要不是他掀开衣服露出肚子上像反写的“L”形的刀口,很难想象,从容又乐观的他,做完手术后自己只剩下一半不到的肝脏。

  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抉择:敢不敢去从自己健康的身体上割下60%的肝脏?医生说了,多割一分,则很容易导致自己的肝脏衰竭;少割一分,这肝源对母亲又没有作用。

  但是,一切对于彭斯来说,都是那么单纯的一件事情。彭斯回忆起在美国接到父亲告知母亲病情电话的那个晚上,他说:“我根本没有想太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生我养我的母亲生命有危险,我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我一定要为她做点什么,危不危险的我考虑不了那么多。”

  站在病床边的彭慧更是感慨万千。22年前,妻子陈雪梅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却因为产后大出血切除子宫并紧急输血才挽回性命。初为人父的彭慧在喜得子女的同时又陷入了地狱:可能正是那一次救命的产后输血,让妻子染上了丙肝,从此埋下病根。

  回忆签字那一天,彭斯的父亲彭慧眼泪就止不住了。他说:“彭斯字签得很快,而我的手当时在发抖,签了1分多钟才签上去。我心里非常非常痛,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忍心让儿子去冒这个险,毕竟他才22岁啊,人生的路还很长;但是,我还要做好太太的工作,去接受亲生骨肉的肝脏。我一开始根本不敢告诉她,但是等了两个多月,匹配的肝源非常紧缺,而太太离死亡越来越近。我就劝她:我真的不想失掉你,我还想和你一起看着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出生。妻子最终同意了。”

  80后,90后依旧流淌着孝亲的血液

  针对很多网友的疑问“为什么捐肝的不是彭斯的双胞胎妹妹?”彭斯解释说,妹妹那么瘦弱,整个肝给妈妈都不够。

  有网友问,如果你的身体不如以前了,你会怪父母吗?彭斯说,不会,我只希望能尽量延长母亲的生命。

  “在我们病区,活体移植的直到目前为止仅有8例,大多数是长辈爱惜自己的孩子,把脏器供给孩子。这是第一次看到,孩子愿意把自己的脏器取出来,移植给长辈。”在何善衡楼器官移植一区,彭斯的主管医师郭志勇说,“这片孝心连医护人员都受感动。”

  “以前有偏见认为,新一代年轻人普遍比较自私。在彭斯身上,我们看到了80后、90后的孝心的光辉。希望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能在更多的年轻人身上得到体现。”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广州分公司的姚家成说。

  “彭斯比我小两岁,他的事迹很感染人。这个捐肝救母的故事,无疑对促进80后、90后反思自己与长辈的关系,是一个很好的动力。”80后的护士陈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