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这条线

  可以。对,就是这个词。不是好,也不是不好,而是好的最低档,不好的最高档。不是行,也不是不行,而是行的最低档,不行的最高档。总之是有些勉强,但也在尺度之上。不过是最简单的两个字,但意味却是那么的微妙和丰富:有轻微的肯定,有含蓄的否定,有坚韧的无奈,有柔软的妥协……

  在底线之上,接近于底线,这就是可以的本质。这个世界最常见的状态,就是它。在它之下,就是那道底线:不可以。

  踩在这条线上,其实是很容易掉下去的。

  如此想来,我现在对待别人的原则通常也就是两条:一条就是可以,另一条就是不可以。

  曾经有一个人,相处之初还觉得他是诚厚君子,后来发现他有一个爱好:习惯性失约。一次、两次、三次之后,我就和他断交了。他掉下了我的可以线。掉线的具体过程就是:

  可以失约,不可以习惯性地失约。

  可以习惯性失约,不可以不事先告知。

  可以不事先告知,不可以不事后道歉。

  如果最后的底线也被突破,那就没有以后了。

  一辈子都做一个在“可以”线之上的人,也交在“可以”线之上的人。我素无大志,这算是我小小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