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读] 微小说

  杜骏飞:他一直一无所有,直到有一天,他有所遇,有所思,终于,他开始无所不能。年轻时他想有所为,但当他可以为所欲为时,却只想有所不为。因为恨,他成为侠,可是又因为爱,而回到人。无敌,不争。心如海,世若尘。两册黄卷,一盏青灯。须发尽白时,他心如赤子。他因为死去而永生。

  马伯庸:锂电池愤愤不平地说:“每隔五小时就要充至少二十分钟电,每运转十六小时,就得休眠八小时才能继续使用。这种贫弱的性能指标,实在令人蒙羞!”铅酸蓄电池懒懒地回答:“而且待机时间最多只有十天,可悲。”多晶硅太阳能板凑过来问:“你们说谁呢?”锂电池答:“人类。”

  潘海天:他被地铁广播报站惊醒,车厢里空无一人,站名很陌生。坐过站了?他一激灵爬起到门前等着。列车晃动着停下。他没看见站台,门外是一片黝黑深渊,不见五指。恐惧升起,无由想起韩松的诡异小说,他拼命地扒门大叫哭求!门纹丝不动。他无力地滑坐到地板上,然后看见开的是另一侧的门。

  伏枥斋:著名学者丁丁,一直致力于人类的研究工作。她大学毕业来到四川,就扎根了,这一扎就是三十年。每天的工作就是观察人类,研究人类,保护人类。她开办了人类保护基金,去各地演讲,写论文。退休那年,面对记者,她叹口气说,我们熊猫过多地干涉人类的生活,是导致这个族群即将灭绝的最大原因。

  夏正正: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一天,东瓜西瓜南瓜北瓜四个好朋友闲着无聊于是一起玩起了捉迷藏。四个好朋友里北瓜是个最好胜的孩子,所以轮到它藏起来时它就把自己藏得很远很远。东西南三只瓜找了好久可就是找不到北,最后只好回家了。但可怜的北瓜也因为走了太远而忘记了回家的路。你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北瓜吗?

  夏正正:入冬了,怕冷的小狐狸去小兔子开的森林杂货铺买了一件温暖牌的毛衣,一条温暖牌的围巾,还有一个温暖牌的水杯。小狐狸待在家里穿着毛衣戴着围巾喝着杯子里的热水,可还是觉得有点冷,“到底还缺些什么呢?”小狐狸想了想那家森林杂货铺,还有铺子里那只可爱的小兔子,“大概我还缺一个温暖牌的拥抱。”

  甲斐文:我曾经与一个姑娘擦肩而过,当时雪花从路灯的光柱里飘落,缀在她的长发上,她可真美丽。我忍不住回过头,想把她的身影好好收藏在记忆中,却发现她也转过身在看着我,两个人的手里,握着彼此的钱包。

  鸿鹄试翼:2500年清明,他走进了器官银行。存好良心,三十年整。遂闯荡社会,一帆风顺。期至,取回良心,未污染,甚欢喜。病床上,他畅想有了良心后的种种打算。手术做了三天三夜,失败告终。诊断书上只有四个字:排异反应。

  蔡雨霏:李黑夫妇最近心情不佳。家里隔三差五就丢东西。一日,夜半埋伏,跟踪小偷至自家老宅。夫妻疑虑间,灯亮,被他们遗弃数月的老父亲打开房门,对小偷说:“赶紧回去,别让你爸妈扭心。以后别老往这边送东西。”李黑夫妇欲擒窃贼,转向他们的却是儿子的脸。

  吉良先生:外星人统治了地球,重新改造了地球人现有的金融体系,金本位被取消,人类需要靠梦想来兑换金钱,梦想越丰富越多彩的人就越富有。一天我父亲面色凝重地走进我的房间,我无奈地告诉他最近手紧,谁知他根本没打算理我,而是径直对我正在画蜡笔画的五岁大儿子说:孙子,借爷爷点钱,咱家你最富!

  佚名:我收到一个有意思的邮件,要跟朋友一起做。“同桌,帮个忙呗?”“好啊。”“那么……我最喜欢的颜色?”“黑色。”“我最擅长的学科?”“数学。”“我们家的宠物?”“一只叫笨笨的狗。”“我的穿着风格?”“混搭。”“我玩的游戏?”“天下贰。”“我绝对不知道的一件事?”“我爱你。”

  杜骏飞:一只飞鸟掠过,吵醒了笼中的老虎。老虎生气地说:“我是百兽之王。”飞鸟谦卑地答道:“而我,只是自己的主人。”

  花李淡色:儿子:“我要好吃的。”父母:“好好好,买。多吃点别饿着。”儿子:“我要衣服。”父母:“好好,买。多穿点别冻着。”儿子:“我要结婚。”父母看着住了半辈子的房,再看看儿子,微笑着说:“……好。买房。”几年后,儿子跪在墓前泣不成声:“我要你们。”这次他没有得到任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