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民间打拐勇士仔仔

  2010年7月20日晚8时,一直守候在电脑前的仔仔正凝神看着屏幕前出现的新帖:“Dajiahaojiadah:‘送一男孩,一岁半。”’机智、老到的仔仔一眼就看穿这新帖其实是人贩子“出手”的信号,当即在跟帖上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

  仔仔曾是一名武警战士,退伍七年来,他和战友协助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一千多人,解救传销人员两千五百多人。四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使他和解救被拐儿童行动联系起来。从那以后,他又有了一个新的称呼“打拐志愿者”。

  这是仔仔配合警方解救的第53个被拐儿童。他能成功吗?

  狡猾人贩终于出现

  7月21日,仔仔在电脑旁守候一上午,却迟迟没有等到Dajiahaojiadah的回应。

  “送一男孩,一岁半。”屏幕上闪烁的七个大字,让仔仔的心沉甸甸的。长久以来,这伙人贩子只发帖“送”孩子,从没有赤裸裸地开价。Dajiahaojiadah曾回复过一位想领养孩子的网友:“太远的地方我不会送,除非你亲自过来,广东、湖南、湖北、江西、福建的可以送去。”自己身在深圳,恰好在“可以送去”的范围,这让仔仔担心之余不禁松了口气。

  但人贩子迟迟不浮出,难道“货”出手了?仔仔坐不住了,只好又跟一帖以示诚意。

  下午4点半左右,人贩子终于在QQ上出现。仔仔马上与他攀谈起来。当人贩子承认自己有一男孩要卖后,仔仔突如其来地问道:“你是做这个的吧?”谁知,极度谨慎的对方急忙回复:“算了,不要谈了,88。”

  仔仔知道,要想取得对方信任,自己就得扮演一个在收养孩子过程中屡次上当受骗、警惕性颇高的人。于是,他开始和对方展开心理周旋。这招果然见效。人贩子为表明自己的真实性,不得不说他在湖南长沙,男孩是朋友的,朋友家里穷,养不起,想找个好人家,要价两万元。仔仔当即提出要看孩子的照片。对方说,他现在手里没有照片,不过可以通过视频让仔仔看到孩子。仔仔没想到进展如此顺利,原本忐忑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了……

  他回复人贩子说,他在深圳,只要孩子可爱,价格好谈。为了便于联系,仔仔要对方留下电话号码。屏幕那端的人贩子犹豫了,不安地问道:“你确定要吗?”还没等仔仔回答,他就说,晚上8点准时上线视频。

  人贩现身视频“验货”

  7月21日晚8时,人贩子上线。对方两人,其中一个冒充孩子的父亲。仔仔在视频上看到的是一家网吧,一岁半的男孩坐在“父亲”怀里。

  仔仔想起自己曾在青岛配合警方解救过一个刚出生三天的婴儿,脐带还没剪干净就被他们转卖,仔仔恨不得立刻穿过屏幕把孩子解救出来。但眼下他必须冷静。仔仔表示对孩子十分满意,可对方要他先交订金。

  订金,他是不会交的,一是怕被骗,二是没钱交。为配合警方打拐,仔仔已花掉三十多万元。

  静下心来的仔仔再次与人贩子周旋起来。他提出想看看孩子的“父亲”,遭到对方断然拒绝:“看孩子就好了。”

  视频中的男孩玩累了,在“父亲”的怀里睡去,而“父亲”仍在盘问仔仔。仔仔在周旋中要到对方的电话。

  接下来的两天,仔仔继续在网上与对方联系,约定见面时间和地点,并且询问孩子的情况。电话那头是一名男子,说着一口湖南话。仔仔采用的心理战术十分成功,他渐渐取得了对方信任。最后,人贩子通知仔仔7月24日上午9点半在深圳市宝安区汽车站“见面”。

   第53个被救孩子平安归来

  7月24日上午9点,仔仔比约定时间提前半小时赶到宝安长途汽车客运站。前一天晚上,他已将视频和聊天记录交给警方。

  警方在接头地点作了周密布置,并派六七位便衣警察暗中保护仔仔。约定时间到了,仔仔与人贩子联系,对方却关机。他们会不会虚晃一枪,不来了?

  仔仔在焦灼不安中度过了半小时,人贩子来电话说他们已到,等吃过早点就过来。可仔仔已在长途车站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看见他们。仔仔心里“咯噔”一下:已经告诉对方自己穿的是淡黄色T恤,他们会不会早已发现自己?

  人贩子确实已掌握了仔仔的行踪。他们在离汽车站不远的十字路口下车,一边了解周围环境,一边盯着仔仔。仔仔在明处,人贩子在暗处,不仅陷于被动,还得听从人贩子的调遣。他们说在107国道旁见面,仔仔就往那边赶,刚赶到又接电话说,地方改在附近的广场。仔仔到了广场还没喘口气,对方又说地点改在都之都大酒店。

  12点了,人贩子还没现身。突然,人贩子又打来电话,语气强硬地说:“我不大相信你。你先往我的账号打进5000元的订金!”仔仔愤怒地吼道:“你是不是在耍我?不见到孩子,我的钱是不可能先打到你账上的。这种骗子多了。你要是没诚意,我就走了!”

  仔仔说罢,挂断电话,转身离去。他清楚这样拖下去也是不会有结果的。再说,时近中午,汽车站附近人流熙攘,既不利于抓捕,也不便于保护孩子的安全,不如将他们一军。他们大老远地从长沙赶过来,肯定不甘心白跑一趟的。

  人贩子见仔仔拂袖而去,傻了,急忙拨打仔仔的电话。仔仔知道人贩子在暗中注视着自己,有意不接,继续往前走。十分钟后,人贩子拨打了十多个电话,仔仔估摸火候差不多了,接起电话。人贩子愣了一下,不假思索地说道:“你先把两万块钱打进我们的账户,我们马上带孩子见你。”仔仔口气决绝地说道:“银行卡就在我身上,银行就在这街上,只要见到孩子立马给你打钱。想好了再联系我!我挂了。”对方赶忙喊着:“别挂,别挂,我们就在都之都酒店对面,两个大人带一个小男孩,你过来吧!”

  仔仔闻讯窃喜,原路返回,身后的便衣警察也悄悄跟了回去。仔仔见马路对面站着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打电话过去,那男子接了。仔仔说:“没见到孩子,我是不会跟你见面的。”男子这才答应让仔仔过去,然后见孩子。

  人贩子见到仔仔,犹豫着指了指身后。仔仔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怀里抱着视频里见过的小男孩。仔仔见此,给潜伏在身边的警察发出暗号。

  当仔仔过去与瘦弱男子交谈时,另一男人却抱着小孩朝前走。这时,尾随在他身后的警察一把夺过孩子,随即将他制伏。跟仔仔交谈的男子转身要跑,仔仔一个擒拿将他按倒在地。配合警方成功地解救了第53个孩子,仔仔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搜人网”广州站负责人龚海英说,仔仔以自己的行动,带动了很多年轻人加入到“打拐志愿者”的队伍中。仔仔也相信,一定会有更多的热心人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来,在与警方的配合中,将“打拐志愿者”的接力火炬传遍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