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少颗门牙那桩事

  大一那年,因为和经济系男生打架,我们几个差一点被学校开除。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就是足球赛时谁对谁下脚狠了点儿。其实挑刺的是经济系那几个家伙,如果不是他们叫嚣着要在午饭后到北树林等我们,这场架根本打不起来。

  那年纪谁服谁呀,四个对四个迎面站着,脑袋一热,根本想不到后果。可是,我们万万没想到,经济系那几个书呆子如此不经打,开战没几分钟,他们就躺下去两个。其中一个比较严重,门牙没了,差点儿毁容。

  看着对手丢盔卸甲,狼狈离去,我们很是得意,大摇大摆地离开战场,嚷着去小吃部喝上几杯庆祝。那天的酒喝到太阳落山,正意犹未尽,保卫科的老师就找来了。

  北树林是学校新开辟的绿化试点。打造花园式校区,是新任校长上台后提出的口号。也的确是衰到家了,就在我们拳脚翻飞、你来我往的时候,新校长带着教育局领导爬上顶楼来远眺绿化,顷刻间就被“绿林”中的好汉们惊呆了。校长怒不可遏,下令严查。

  现在想来,也难怪校长暴怒。评选校园等级,意味着大把的拨款。我们这一仗,打掉的绝不仅仅是一颗门牙。

  保卫科的老师不愧经验丰富,一点串供的时间都没给我们,四个人,四间小屋。

  保卫科的老师一遍遍地询问我事情经过,我一口咬定,就是我的原因。我说的是实话,踢球时,正是我下了狠脚;打架时,也是我第一个挥的拳头。至于那颗门牙,我说是我打下来的,由我承担。

  直到晚上八点,我才被放出来。临走,那个老师对我说,回去写一份材料,详细点儿,你最好老实交代,校长说了,谁诚实就原谅谁,少玩那套哥们儿义气。

  回到寝室,他们三个都回来了,都垂头丧气的样子,趴在各自的书桌上写材料。老二问我,你怎么说的?我说我承认了,就是我干的,一切都因为我。

  他们笑了。老二对我说,你知道吗?我们三个也是这话。你别怪我们,谁让你是老大呢?再说也的确是因为你……我预料到他们会坦白从宽,但听到这些话,我还是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据保卫科的老师说,问题不在打架,问题在谁打掉了那颗门牙。别看门牙不起眼,那也叫毁容。说吓人点儿,可以负刑事责任。刚才我在保卫科一口承担下来,是出于哥们儿义气,但这颗门牙,的确不是我打掉的。这些家伙如此不仗义,我干吗还为他们扛着?后来,寝室变得安静起来,每个人都在写自己的材料,捂得严严的,生怕被别人看到。

  好吧,他们每个人都指向我,我又何必推脱。即使我说不是我干的,谁又能相信呢?还不如大方一点儿,干脆揽下来算了。

  事情后来的发展,有点出乎我的预料。在我们都递交了材料后,善良慈祥的校长原谅了我们。他把我们叫到办公室,拍着桌子骂了我们一顿,然后处罚我们每人一份一万字的检讨,以及每人100元的罚款。我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校长,那颗门牙……”

  校长一愣,随即笑了,说:“那颗牙是他自己小时候摔掉的,你们打掉的不过是颗假牙而已。”假牙?我们几个面面相觑,全都恍然叹气,接着傻笑成一团……

  我们被罚去种树,修复那些被我们踩坏的树苗。剩下的日子,我们依旧一起喝酒,一起踢球,一起快活地度过大学的时光。

  毕业后工作,偶然碰上了那个被我们打掉门牙的同学。熟悉后,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我真羡慕你们几个的友谊,亲兄弟也就大概如此吧?”

  我笑而不答,他接着说:“你知道吗?最可笑的是,你们四个在材料里说了四种打掉我牙的办法,可其实我是跌倒时,自己摔的。”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甘愿被人出卖的傻瓜。原来,在那个时候,还有三个比我更傻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