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不变的哥

  2000年,9岁的小东随他妈嫁到了洛阳市西郊谷水村,那男人有个女儿叫水花,比小东小一岁,男人靠捡破烂供小东和水花上学。

  穷家灾事多。2005年,小东的妈妈病故。2006年,水花的爸一病不起,又没钱住院,硬撑着,小东逃学跑到了洛阳。7天后,小东正在洛阳牡丹桥头给人擦皮鞋,水花扑上去就打,那哭骂和疯样把路人都吓呆了。之后是抱在一起哭诉,水花说小东没良心,让她找得好苦。小东说他要挣钱给爸看病,水花想了想说:“咱不擦皮鞋,捡破烂!”水花比小东火辣,说干啥就一起干,她骑来了爹的那辆破三轮,和小东住爹住过的窑洞,白天一起捡破烂。

  2007年春节,兄妹二人有了点钱,送爸住院治疗,但已经晚了。爸临终时是笑着的,拉着两个娃的手叠在一起笑说:“你俩就守一生吧,小东,我把水花交给你了……”

  医院后期和丧事水花借了几千元,债主是村长找的人家。丧事刚过,债主就托媒人向水花提亲了。水花一听就恼,当即叫来村长,用她家的房子还债,房子虽破,但带地皮几万元也值。村长一点头,水花拉起小东就走。

  回洛阳,水花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在一家彩灯厂编彩灯。一挂彩灯有十几道手工程序,水花的身手是出奇的,不到一个月就成了熟手,一天下来能挣百元左右。小东学着摆小摊做生意,租了间小屋,卖了三轮车,花50元买了辆破自行车,每天傍晚去接水花回家。

  那天,水花苦苦干了一天,走出厂门,小东头一回没在门口等她。她哆哆嗦嗦地等啊等,老板的小车过来了,伸出头说要送她,她摇摇头就走。走了好久,小东还没来,她又饿又冷,一阵发晕,蹲在了地上。老板的车又在她身边停下,老板急急下车,心疼地扶她一定要去吃顿火锅。这时她看见小东在前面不远处,推着自行车站着愣愣地看她。她跑了过去,扑打入怀:“我快饿死了,冻死了……”小东急急拿出他一天省下的一个馒头,说自行车坏了几次……水花接过馒头就狼吞虎咽,一边冲小东嘻笑……那边的老板终于看懂了,点点头上车走了。

  2009年,水花的脸色越来越不好,身子也瘦了下来。小东多次要带水花去医院看看,水花都推说活儿紧了,过段时间自己会好的。可病状却越来越严重,小东坚决要带水花去看病,水花忽然变脸了,说小东是嫌她丑了,嫌她干的工作丢他的人了,哭闹不休,让小东手足无措。接下来,水花竟住厂不回家了,捎话给他:她和他只能共苦不能同甘,她有男朋友了,要走了,散了吧!

  小东吓坏了,钱全在家里,水花不能这样走。他连夜去了彩灯厂,水花已经走了。老板也在找水花,不得不告诉小东:女工体检他才知道,水花得了胃癌……

  小东一下子全明白了,哭说他知道水花现在在哪里,他要去救她!老板开车一起赶到水花二老的坟前。果然,水花在坟前跪着,哭得死去活来。老板和小东不由分说架水花上车,直接送到洛阳二院。手术很成功,只是少了半个胃。几个月下来,准备买房的钱也花完了,老板见她身体大不如从前,就让她干领班的活儿。

  2010年5月2日,小东接水花的路上遭遇车祸,在医院,成了植物人。为了救小东,她在厂附近换了一室一厅的租房,一天三顿给小东喂吃喂喝,每天晚上对小东不停地说呀说,就和从前对话一样。

  一个个的权威名医都劝水花别太花费心思,因为小东的症况想恢复正常是不可能的。水花就再换名医问,同时,她自己开始学推拿针灸。先在自己身上练,练熟一个穴位就实习一个穴位,常常是通夜进行,实在困了就趴在小东一动不动的身上眯一阵子。

  最难做到的是长久,最最难做到的是以此为福。水花都做到了,越做越自然,成了每日必做的习惯了,表情也和从前一样了,笑得甜甜真真,有时也开开玩笑:“哥,我永远也不怕你再跑了,你是我不变的哥……”

  房东曾问:“闺女,你哥要是醒不来,你这一生可咋办呀?”水花反问:“我有个哥还不够吗?还有比我哥好的男人吗?”

  结果已不重要,亲情,乃至爱情,水花和小东都做到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