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 美国大学的体育竞争

  中国人申请美国的大学,注重的是学校和专业的排名。美国人选大学,学校和专业的排名并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很多学生居然会因为某支球队去上一所大学。

  有人说,大学体育是美国体育的核心,也是职业体育的基础。这话一点都不夸张。

  美国大学非常重视体育,某种程度上,体育成绩是衡量一所学校好坏的重要标准。众所周知的“常春藤联盟”,最初也是为了各校之间开展体育竞赛而结盟,它因体育而得名,而非学术。

  教练赚钱比教授多

  1984年,波士顿学院在全美大学橄榄球决赛中,四分位道格·弗吕蒂一记妙传,让队友得分,波士顿学院战胜了迈阿密大学,成为全美冠军。

  波士顿学院的夺冠引发了所谓的“弗吕芾效应”,“一时间申请该校的人数大涨,捐款大增。”

  研究表明,大学运动队在全国大赛中获胜,的确会影响到学生报名申请的人数,以及校友捐款的数量。在美国,体育运动最能掏动大款校友的腰包,是筹集捐款的最重要手段之一。

  美国的一流大学不愁生源,所以一流名校中,能在一级联赛中逞威风的,也只有杜克大学、斯坦福大学、密歇根大学等少数几个学校。但是一般的州立大学,教育对象常常是一些喜欢赶时髦的年轻人,他们很容易跟风,一看某个大学在体育比赛中有所斩获,就会申报这所学校。报名的人一多,学校的竞争力自然上升。

  1999年,康州大学的男女篮球队获得了全美双料冠军,顿时让这所原本普通的州立大学名声大噪,不但校友们慷慨捐赠,州政府还加大了对学校的拨款力度。财大气粗之后,学校迅速升级,前来报考的学生源源不断。

  同样的,俄克拉荷马大学因为有一支在全美赫赫有名的橄榄球队,学校所在小镇的路标,都不是通常的绿底白字,而是用学校球队的暗红色。该校校长曾经说过:“我们应该在球队的基础上,建立起一所大学。”球队显然已经喧宾夺主,把学术成就比了下去。

  体育运动在美国的校园文化中有着不可估量的地位。体育搞得好,就意味着有源源不断的生源和资金。所以,美国大学特别舍得在体育上砸钱。

  2007年,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体育经费是1.09亿美元,名列全美第一。学校在每个运动员身上的平均花费为11万美元,是全美平均投在每个学生身上的教育经费的三倍。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所学校所在地俄亥俄州是全美经济最为低迷的州之一。美国的五大贫困城市,就有两个在俄亥俄州。在这种情况下,俄亥俄州立大学之所以敢一掷千金,就是因为它能靠体育赚钱。

  俄亥俄州立大学是美国19所能够靠体育赢利的大学之一,它不仅能自负盈亏,还能反哺教育,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俄亥俄州立大学的运动队每年向地方经济注入一亿美元,其中有三分之一来自球迷在旅馆、停车、餐饮和购物等方面的花费。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美国大学中,拿最高工资的不是校长也不是教授,而是体育教练,他们的身价,丝毫不低于职业球队的教练。很多高校的教练年收入在200万美元以上,最高的可以拿到400万美元左右。

  大学联赛强过职业联赛

  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EL)、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美国职业篮球联盟(NBA)和北美冰球职业联盟(NHL),这四大联盟构成了美国体育行业的中坚力量。很多人以为,美国观众最关心的体育赛事是四大联盟,其实不然,大学联赛的火爆程度要超过职业联赛。

  美国的体育经济学家曾为此专门做过研究,结果发现,美国人只有四分之一的人关心NBA,却有四分之三的人关心大学生篮球联赛,这一数据同样适用于橄榄球、棒球和冰球的比赛。

  大学体育是美国人最关心的体育,它为美国职业体育贡献了运动员,也贡献了观众。

  美国人喜欢把大学视为自己的第二个家。所以,美国大学的体育观众非常稳定,不仅学生会为学校的球队疯狂,毕业生和家长也喜欢跟着起哄。美国大学体育联赛即使走出校园,也能够引起美国各大媒体的关注。

  每年三月,美国顶尖的65个大学篮球队都会举行一次总决赛,这个月份,也是NBA进入到最关键的争夺季后赛的时候。美国媒体会将镜头对准大学生球队,全程转播每一场大学生篮球比赛。决赛时,NBA的比赛还会停止一天,为两支争夺冠军的大学球队让路。

  这个月份,被称为“三月疯狂”。有专家估计,整个“三月疯狂”期,赌球收入高达70亿美元,超过了职业橄榄球“超级碗”的60亿赌球收入。除此之外,还有电视转播权带来的巨额收入。2008年,“三月疯狂”仅电视转播权一项,就进账5.48亿美元,同时,还有4000万美元的门票收入。

  “三月疯狂”在美国创造了一个庞大的体育市场,这个市场可与任何职业体育联盟比肩,影响着美国人对体育的热爱。

  据美国体育用品制造商协会公布的报告,2009年,美国有50天以上锻炼经历的人达2亿6千万,而美国的人口总数不过3亿多,这意味着每100个美国人当中就有86个人参加体育活动。另据美国史密斯体育商业刊物发表的数据,2009年美国人在各类体育赛季中消费了320亿美元。

  美国大学对体育特长生的厚爱,某种程度上是吸引美国家长为孩子做早期投入的重要原因,因为在某个体育项目上排名达到一定名次,可以拿到大学的奖学金。所以,美国家长对体育的重视程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很多家长为了挽留一个好的教练,竟然会私下凑钱为教练发奖金。

  球星基本来自大学

  在美国四大体育联盟中打球的职业运动员,85%以上具有本科学历,这与中国运动员中、小学文化程度有着天壤之别。

  这显然是教育制度造就的。

  美国的体育培训机制,基本上是学校培训模式。同样是国家财政拨款,美国却建立起庞大的小学、中学、大学体育系统。运动员们虽然学习成绩不敢保证有多好,但他们在训练的同时还要与一般的学生一起上课,学识明显要好于中国专业的运动员。

  2006年,NBA对参加选秀的球员年龄进行了严格的限制:球员必须年满20岁才具备参加选秀的资格。这意味着很多高中毕业的18岁球员必须选择到大学待两年,等到符合年龄限制后再挑战NBA舞台。

  虽然球技与文化没有多大关系,但是球员素质与文化有很大关系。

  有人统计,近20年来夺得NBA总冠军的都是爱读书的球星领军的球队,比如天勾贾马尔、魔术师约翰逊、奥尼尔领军的洛杉矶湖人队,乔丹领军的芝加哥公牛队,奥拉朱旺领军的休斯敦火箭队,邓肯领军的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等。

  这些领军人物不但球技好,在大学的学习成绩也不错。作为体育特长生,据说乔丹和邓肯的学习成绩放在普通大学生中也不逊色,奥尼尔还取得了凤凰城大学的本科与硕士文凭。乔丹北卡罗莱纳大学的师弟、有“新飞人”之称的卡特,当年在拿到体育全额奖学金的同时,也收到了美国音乐学院的全奖录取通知书。因为他极具音乐天赋,萨克斯也吹得很有水准,他的音乐老师说:“如果不是因为篮球,卡特很可能会成为一个相当不错的音乐家。”

  在美国,半数以上的奥运冠军、世界冠军获得者都是大学生。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仅美国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和密歇根大学就有120人参加,这三所学校的运动员共获得22枚金牌,占美国金牌数的三分之二。其中一人夺得8块金牌的菲尔普斯,就是密歇根大学选送的。

  体育是美国人培养精英的一个重要手段。它可以强身健体,同时形成一种崇尚竞争意识和积极进取的精神氛围,除此之外,还能增强学校的集体荣誉感。这与国内崇尚文弱书生的校园文化截然不同。

  当然,过度的商业化也带来一些问题。《纽约时报》曾以“只教篮球的学校”为题,揭露很多假高中,这些学校只雇篮
球教练,上课就是打球,考试就是比赛,一堂文化课也没有。最后这些学生都拿到了高中毕业文凭,进入大学。

  2009年,奥巴马也承认“我们落后了”,为此专门推出了一个“为创新而教育”的运动。奥巴马说:“科学家、工程师应该和运动员、演员那样,成为社会的模范人物。”他还说,学习科学知识、数学知识应该与体育运动放在同样重要的位置。

  这说明,在美国,体育运动要比学习知识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