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 小人物的大政治

  远在南美茂密的亚马孙原始森林里,一滴露水突然掉到正在僻静一角栖息的小蝴蝶身上,惊得小蝴蝶掠起,振翅振动了空气,一波波扩散出去竞引发北美大陆狂烈的飓风。这就是人们所熟知的“蝴蝶效应”。“蝴蝶效应”其实讲的也是“小人物效应”,在此我们可以举三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发生在突尼斯。一个名叫穆罕默德·布瓦吉吉的年轻人,寒窗苦读十几年,当拿到大学文凭时,却成了失业者。为了谋生,26岁的布瓦吉吉在突尼斯中部城市西迪布济德的街头摆小摊。岂料,警察几度干预,最后以“无证经营”为由将其摊位全部没收,还把布瓦吉吉痛打了一顿。布瓦吉吉前往市政府讨说法,却无人理会。走投无路下,布瓦吉吉提一桶汽油,在市政大楼门前浇油自焚,2011年1月5日,小青年在愤恨中死去。

  死去的布瓦吉吉永远不会知道有数名失业的大学生模仿他或自焚或爬电杆触电自杀,更不会知道他自焚后发生在这个城市接二连三的民众示威,还有数千民众抬着他的棺材游行悼念。2011年1月14日,突尼斯爆发了全国性抗议骚乱,总统本·阿里携家眷仓皇出逃。一个统治了突尼斯23年的政权轰然坍塌。

  在这个普通青年的遭遇背后,是长期压抑着的民怨,这才是爆发“蝴蝶效应”的顺风环境。本·阿里妻子的家族几乎控制了全国一半以上的财富,突尼斯推出的“面包契约”民生计划,居然沦为变相掏干穷人腰包的与民争利计划。一旦贫富差距突破了人们的容忍线,国家越富,动荡的危险系数也就越高。

  小青年布瓦吉吉很快就会被人遗忘。此时,另一个小人物在美国被人们一次次提起,她就是小克里斯蒂娜。

  小克里斯蒂娜出生在9·11事件发生的那一天,她从小就喜欢聆听政治家的演讲,父母亲也经常带她参加社区活动。

  2011年1月8日下午,亚利桑那州图森市选区发生一桩令全美国人悲痛的惨剧。一名枪手闯进民主党女议员布里埃尔·吉福兹为庆祝连任而举行的选民见面会,对着众人扫射,结果导致6人死亡、14人受伤,女议员受重伤。死亡名单上,就有克里斯蒂娜。

  惨案震动美国。1月10日,全美举国哀悼,1月12日,总统奥巴马亲赴出事地安抚民众,在演讲中多次提及这位小女孩:“想想看,这个女孩刚体会到民主的含义,刚懂得作为公民的义务,刚看到自己也有可能塑造这个民族的未来……”美国人在思索惨案的根源,追问枪手的犯罪动机。有很多说法,如当地一名警员称是“政治仇恨”使然,政治家语言极端,民众情绪容易被煽动;也有人称与亚利桑那州的“反移民法”有关,该州2010年曾通过了一部被指称“违宪”的移民法,授权警察和移民机构更严厉地处理非法移民;还有些人试图把惨案与奥巴马领导的民主党政府推动的医保改革及经济危机和国力衰退联系起来。

  小克里斯蒂娜的部分器官捐赠给了波士顿一名女孩,克里斯蒂娜下葬那天,图森市数千名民众护送灵柩前往教堂,小克里斯蒂娜注定成为美国文化的一个符号,她将被人们牢记在心。

  第三个例子则是发生在久远的过去。

  1914年6月28日,一个名叫普林西普的塞尔维亚小青年,因不满奥匈帝国在其民族耻辱日这一天举行针对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的军演,混进人群,对着奥匈帝国的斐迪南大公开枪。小青年的冲动之举,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数年战争结束后,协约国死亡500万将士,同盟国阵亡300万军人,真是一枪使得世界江山变色、血流成河!

  有谁会说小人物不重要?

  有谁会说世界只是由大人物们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