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歌

  在发芽的春天,

  我想绣一身衣送怜,

  上面要挑红豆,

  还要挑比翼的双鸳——

  但是绣成功衣裳,

  已经过去了春光。

  在浓绿的夏天,

  我想折一枝荷赠怜,

  因为我们的情

  同藕丝一样的缠绵——

  谁知道莲子的心

  尝到了这般苦辛?

  在结实的秋天,

  我想拿下月来给怜,

  代替她的圆镜

  映照她如月的容颜——

  可惜月又有时亏,

  不能常傍着绣帏。

  如今到了冬天,

  我一物还不曾献怜,

  只余老了的心,

  像残烬明暗在灰间,

  被一阵冰冷的风

  扑灭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