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害怕当第一

  20世纪80年代,美国哈佛大学著名的日本问题研究专家沃格尔教授出版了一本名为《日本第一》的研究专著,立即在美国引起轰动,成为当年年度美国最畅销书之一。从一般的美国市民、学者到国会议员、政府官员乃至五角大楼中的军人都争相阅读,美国媒体也对此进行了大肆炒作。

  沃格尔在书中写道:“日本地少人多,资源匮乏,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美国击败且被美国军事托管,但战后日本却创造了一个经济神话,在许多方面已超过一直以世界老大自居的美国,虽然日本的军事战争没有打败美国,但通过经济战争却成功战胜了美国。”

  这件事,在日本引起了更大的反响。这个反响,不是对美国说自己已经达到世界第一的骄傲和自豪,而是引起了一场全民族的警觉和自省。影视界和出版界接连推出了一系列的忧患反省之作《日本沉没》《日本即将崩溃》《日本的危机》《日本的挑战》《日本的劣势》等。

  他们的媒体公开这样质疑:我们没有那么好,我们还有很多不足,美国人为什么不讲我们的缺点?美国人这样麻痹我们,背后有什么阴谋?

  人家本来是一个教授写的一本学术研究著作,日本立刻上升到国家层面,对于人家发自内心的赞美产生了深刻的质疑。我相信,如果有一个美国人写了一本这样的赞美我们的专著,我们的媒体和国人会高兴地接受,而且会发自内心地认为这是一个国际友人的善意。

  可是,日本却不,这个民族不接受赞美。他们从来都是把自己放在暗处,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用很低调的声音说话。

  他们深谙“枪打出头鸟”的哲学,他们吸取了过去咄咄逼人而招致暗算和打击的教训,精心“化妆”自己,有意地弱化自己,努力改变国际上流行的“日本第一”的国际形象。

  日本政府公布的数据因缺乏透明度和具有暗箱操作性常常受到西方学者的批评和指责,但日本政府照样我行我素,照样能通过“作假”的手法,始终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日益走向萧条的国家,将自己定位在“危险”和“萧条”的边缘。日本的学术界也不断地进行历史总结和“学术创新”,毫无愧色地说过去的十年是“失去的十年”,而且追加说,弄得不好还将再失去一个十年。惹海内外舆论一起跟着唉声叹气。

  在很多领域,日本竭力以低调和不事张扬的面貌出现,无论是在制造业、科技领域还是金融业,主动放弃了许多世界第一的称号,以弱者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让人们觉得日本是个正在衰落的国家,从而放松对日本的警惕。

  但是常去日本的学者和专家,到了日本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什么萧条。即使经历了大地震和大海啸,经历了金融危机,日本人的日子照样过得有滋有味。

  毫无疑问,正是日本这种全国“同仇敌忾”“发愤图强”“卧薪尝胆”的民族素养,让这个民族能够迅速从灾难中奋起,始终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

  面对这样一个民族,我们还能够对GDP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而津津乐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