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 昆虫劳工

  惊悚福尔摩斯

  当发现一具尸体时,调查人员通常根据尸体的温度和僵硬程度来评估死亡时间。但如果死者死亡已有数日,那么这些指标就毫无用处了。这时,尸虫就成为唯一的信息来源。因为只要条件允许,死亡发生后第一时间,某些蝇类就会在尸体上产卵。而虫卵的发育速度与温度有关:天气越热,生长速度就越快。因此,如能确定这些尸虫的种类和它们的生长阶段,并掌握现场的气温数据,调查人员就可以计算出该种类的幼虫所经历的生长时间,进而推算出产卵的时间。据此判定出的死亡时间,最多只有几个小时的误差。

  倘使死亡时间在几周以前,调查人员就会利用其他种类的蛆虫进行判断,它们一般出现于尸体腐化过程的晚期。事实上,在尸体腐化的每个时期,我们都能找到不同的尸虫,如褐家蛾仅仅对完全风干的尸体感兴趣。此外,如果尸体上出现了跟发现环境不相符的尸虫时,就说明尸体有可能被挪动过。

  微型007

  虫子嘛,来无影去无踪,无孔不入,厉害得很。既然这样,何不给它们装上微型摄像机去侦察绝密地带呢?扮演邦德的最佳人选是烟草天蛾。这种夜蛾体型很大(翼展10厘米),容易饲养,耐长距离飞行……最重要的是,无论装备什么仪器,它们都毫无怨言。唯一的问题是,它们没有纪律观念,想飞就飞,想停则停。在美国军方的资助下,康奈尔大学的研究人员找到了一种约束它们的方法。当夜蛾还是蛹的时候,在它们体内插入一个微型遥控注射器,然后在伤口上涂覆生物胶促进愈合。虫子带着注射器生长,最终适应这一异物。等它们长成成虫,研究人员便能遥控注射器往它们微小的大脑中注入化学物质,使其暂时瘫痪,这样便能控制它们停下及再次起飞的时间。科学家打算不久后在其左右双翼中各安插一个微型注射器,通过遥控注射来实现对这个小间谍的远程控制。

  恶莠终结者

  2008年1月,留尼旺岛,400只来自苏门答腊的“伐木虫”被放到大自然中。它们的任务是吃掉那些可恶的粗叶悬钩子。这种原产印度尼西亚,由人类引进岛上的蔷薇科植物铺天盖地到处蔓延,吞没了周围的植被,不但成了徒步旅行者的噩梦,而且害苦了农民和守林人。从1980年开始,当地人就尝试用除草剂、拔草等方法彻底清除这一入侵物种。但均以失败告终。最后,人们将目光投向了这种昆虫,它的真名叫紫三节叶蜂,其幼虫就以这种藤蔓植物为食。结果,它们在4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几乎灭绝了全部的粗叶悬钩子。在世界各地,这种生物天敌防治法越来越多地得到了应用,而人类在这项计划中的最大盟友就是昆虫,不管是为了对抗其他害虫还是清除有害植物,很多种类的昆虫都作出了贡献。

  蛆虫救生员

  蛆,很恶心是不?然而,它们在医院里可很受青睐呢。因为它们喜欢啃食坏死的组织。就像法国卡昂医院的安娜·布朗谢尔医生解释的那样,这种虫子清理伤口的效率比传统手段高两倍。这位医生已经把这种方法应用到了临床。在欧洲,医生们只用丝光绿蝇的蛆虫进行清疮。因为这种蛆虫在变成苍蝇的前几天特别贪吃,它们能用唾液溶化伤口处的坏死组织,随后将流质吸收进消化道。这样的初步清洗将大大减轻病人免疫系统抗感染的压力。当它们还是卯时,培养这种蛆虫的实验室就已经将它们浸泡在含有酒精和盐酸的混合液中进行了消毒。我们当然不想看到蛆虫们在伤口上工作的情景,因此医生们开发了一种特殊的“敷药”方式。他们把蛆虫包在一个网眼足够大的纱布包里,使之可以隔着纱布吞吃坏死组织。纱布包将在伤员伤口处放置三天,随后除去,医护人员会在蛆虫变成苍蝇前用杀虫剂或冷冻法杀死它们。

  还有一种蝇类,它们的幼虫非常喜欢松露,那是一种生长在土里的食用菌,备受美食家们的推崇。不过松露采摘非常困难,而这种蝇类正好可以为采摘者指路。“蝇类探菌法”非常简单:用一根小棒敲击地面,如果看见这种褐色小蝇飞出来,就赶快锁定它的起飞点,然后开始轻轻地挖掘……不信你试试,肯定能发现一块松露老老实实地在土层下面几厘米处等着你。

  苍蝇,我们再熟悉不过了。它们在我们耳边嗡嗡个没完,到处打转转。然而,这个特点可以说是为当“活广告”而生的。2009年10月,一家公关公司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就把这个想法变成了现实。他们事先喂养了200只苍蝇,然后用乙醚将它们麻醉。“我们在每只苍蝇的背上滴上一滴蜡,粘上一面印有某家出版社广告的小旗。”营销活动的策划人丹尼尔·阿道夫解释说。几个小时后,蜡滴融化,也就恢复了这帮小劳工的自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