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猎犬洁吉格日

  今年冬天,台来花草原出奇的冷。

  老猎犬洁吉格日看见羊群进了羊圈,看见达林太走进蒙古包,它回到了蒙古包前那个浅浅的坑里,那是它的窝。

  洁吉格日趴下了,可它又很快站了起来。那个浅浅的坑像一块坚硬如铁的冰冷的巨石,躺在上面,就如同躺在刀床上。洁吉格日来到羊圈。

  羊群发出的温暖气息和轻轻的反刍声一下驱走了老猎犬洁吉格日身上的寒冷,也深深吸引了它,它不由自主地走进羊群。一只羊给它腾出了地方,老猎犬洁吉格日毫不犹豫地享用了。这是它们多年来相濡以沫共患难换来的对彼此的相信与理解。

  大概过于寒冷,老猎犬洁吉格日身上原有的高度警惕变得迟缓了,它竟然没有察觉牧点外面游荡了多时的两双闪烁不定的眼睛——那是挣扎在饥饿与死亡线上的两条大狼。

  一条大狼闯进羊圈,放倒一只羊,无论是老猎犬洁吉格日,还是羊群仍沉浸在酣睡中。狼的行为越来越大胆,饕餮大餐。狼无所顾忌地进食,终于引起了老猎犬洁吉格日的警觉,它猛地抬起头,像满弓射出的箭,一口咬在一只狼腰上。狼惨叫一声,滚落在坚硬如铁的冻地上。

  洁吉格日不愧是一条作战经验丰富的猎犬,它越战越勇,因为战斗,身子感觉不到寒冷。它的动作越来越灵活,出口越来越快,越来越准……在伸手不见五指、寒意袭人的漫长寒夜里,不时响起怒吼声、咆哮声、撕咬声、惨叫声、身体砰砰相撞声、风声……整整响了一夜。

  寒冷的天空升起一丝铅色的阴云,没有占到便宜的两条狼不得不逃之夭夭。

  天亮了。

  羊圈里惨不忍睹,地上散落着羊的内脏、肢体、头颅……

  老猎犬洁吉格日受伤严重,左后肢失去了一块皮肉,露出一截白白的骨碴。身上、腿上、颈部渗透血水,这些血水又在身上凝固成血珠。

  牧民达林太看到眼前的情景时,惊呆了,夜里,他听到蒙古包外面不断响起的声音,因为寒冷,竟然疏忽了。

  老猎犬洁吉格日陷在深深的自责中。

  达林太给老猎犬洁吉格日包扎了伤口,把它安顿在蒙古包里。

  清晨,风停了,空中又飘起了雪花。洁吉格日轻轻怒吼一声,三肢触地,颠着身子走出蒙古包。

  “回来!”女主人大声喊着。

  女主人跑了出来,她抱起老猎犬洁吉格日回到了蒙古包。

  “你不能出去,你身上有伤,你要养伤,否则,会把你冻坏的……”达林太呢喃着。

  天完全黑了,能听到雪花簌簌的飘落声。

  洁吉格日站了起来,它原本就趴在蒙古包门口,达林太闩死了门,才制止了它。老猎犬频频挠着门,不一会儿,门板上露出白白的木碴。门就像一块巨石,尽管老猎犬洁吉格日频繁地挠动着门板,门却岿然不动。

  洁吉格日对着门发出阵阵咆哮声,如同天边滚过的闷雷。“放它出去吧。”女主人说,“它会把自己折磨死的。”

  达林太无奈地打开了门,门只开了一条缝,老猎犬洁吉格日一转身,消失在暴雪中。

  地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

  老猎犬洁吉格日颠着身子,回到羊圈。它身子抖得厉害,左后肢始终高高地抬着。

  达林太把清理掉的积雪堆在羊圈四周,形成了高高的雪墙。羊群里时不时发出尖叫声。老猎犬洁吉格日出现后,羊群才渐渐安静下来。有羊主动给老猎犬洁吉格日让出位置。老猎犬洁吉格日看了一眼那个空位置,转过身,后肢当坐椅,望着深邃的夜空。

  酸痛、麻木、寒冷折磨着老猎犬洁吉格日。

  老猎犬洁吉格日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异味,它“腾”地站了起来,紧张地注视着前方——淡淡的异味就是从对面飘过来的。的确,那两条尝到甜头的大狼又回来了,老猎犬洁吉格日怒吼一声,冲出羊圈。

  怒吼声撕破了寂静的夜。因为焦急,奇迹发生了,老猎犬洁吉格日身上的疼痛消失了,左后肢也敢着地了。

  达林太临时筑起的雪墙帮了老猎犬的忙。狼不知深浅,爬上了雪墙。松软的雪墙无法承载狼身的重量,“噗”的一声,狼陷进积雪中,雪墙倒了。老猎犬洁吉格日扑向坍塌的雪墙,大嘴瞄准位置,狠狠地插了进去。雪堆下面爆发出一声惨叫,随后积雪翻江倒海似的扬了起来。老猎犬怕误入其中,更怕另一条狼乘虚而入,急抽身,跳到雪地上。老猎犬洁吉格日的动作完成得干净、漂亮。

  栽进了雪窝里的狼严重受伤,它再也不敢想入非非了。另一条狼看到同伴如此狼狈,暗自庆幸没有莽撞。两条狼虽然没有得逞,可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它们站到一处,又与老猎犬洁吉格日对峙起来。

  老猎犬洁吉格日又感到左后肢隐隐作痛,说实话,自从两条狼出现后,还有刚才的战斗,它已然忘掉了身上的疼痛、麻木、寒冷……可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时,这些消失的东西又蓬勃地冒了出来,灼烤着它。

  雪还在下,一阵紧似一阵。

  老猎犬洁吉格日已感觉不到寒冷、疼痛,它只感到麻木。这种麻木很快传遍全身,传到大脑,它眼前一片模糊。视线里,两个模糊的身影向它靠了过来。

  老猎犬洁吉格日怒吼一声,麻木和随之而来的困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老猎犬坐了下来,它没有足够的体力支撑身子,时间久了,很可能被狼发现破绽。

  两条狼也被老猎犬洁吉格日的动作搞蒙了,迟迟不敢行动。

  雪花落在老猎犬洁吉格日身上,它的身子就像隆起的雪堆,与四周的积雪浑然天成。只有那时时转动的亮晶晶的眼珠,以及隔一段时间就要发出怒吼的嘴巴还在动。

  大雪整整下了一夜。

  老猎犬洁吉格日整整守了一夜。

  清晨,风停了,雪住了,暖融融的太阳挂在天空,台来花草原变成了茫茫雪原,晶莹闪亮。

  达林太早早起来,他直奔羊圈。在通往羊圈的通道上,隆起一个犬形的雪堆。达林太看了,心怦怦地乱跳。他几步来到雪堆前,雪堆轰然倒塌。老猎犬洁吉格日目光明亮,仰望着明亮、清冷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