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家

  很喜欢“生活家”这个词。第一次在西湖湖畔看到这三个大字赫然镌刻在一块西湖石上,心弦被轻轻拨动。

  “生活家”这个词,第一眼看去,会令人产生罪恶感。因为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所形成的价值观,一向只有工作哲学,工作是人生第一要务,生命不息,工作不止,稍稍闲下来,犯一会儿愣,罪恶感就会油然而生。好像生命被浪费了,被虚度了。现在,有人把“生活”作为一种正面的人生价值提出,这是对我们的工作哲学的公然挑战。然而,这种工作哲学,这种使用时间和生命的节奏,其实是大可质疑的。

  将工作视为人生最重要的价值,至少是一种本末倒置,倒因为果。

  人生最重要的是过一种舒适、宁静、沉思的生活,如果短短的几十年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那就不虚此生。在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旅途中,越早到达这个境界,就越早拥有人生的真谛。而工作应当是达到这个境界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