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80后,请用餐

  “有劳大家拿出身份证,80后90前的同学请进,其余年份出生的麻烦您去隔壁就餐。”这位大嗓门儿的男生,就是韩桐,8号学苑学生主题餐厅的老板。到这家吃饭有许多规矩,只限80后,进门要答“到”,吃饭叫“上课”,结账要说“交学费”,喊“服务员”没人理你,要叫班长、大队长、中队长……

  寂寞找谁说,用成家的钱开个小店乐和

  1981年7月出生的韩桐,从小在北京的胡同里长大,每次回父母家,和小伙伴们玩耍的日子仿佛历历在目,让人感觉很温暖。只不过,如今的年轻人早就不住胡同了,他们追求更高质量的生活,几乎全搬进楼里,埋头为车子房子而忙碌着。

  大学毕业后,韩桐在旅行社工作了几年,每天紧紧张张,仿佛时间永远不够用。女朋友王颖是韩桐的同学,属于念旧而敏感的女孩。她的工作似乎也不太顺心,都不记得多久没真正笑过了。她找到韩桐,说想辞职,自己开家店,至少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做事。

  韩桐提议:“干脆我们就开个只做80后生意的小店吧。因为我们本身就是80后,从小都是看一样的电视剧,玩一样的游戏长大的,有共同语言。”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但至于具体卖吃的,还是玩的,谁也拿不定主意。正当他俩犹豫不决之际,韩桐的肚子饿得叫出声,他立刻跳起来:“重庆火锅。”王颖也跟着说:“麻辣烫。”这是他们平时最爱吃的两样伙食,既简单快捷又可以扎堆儿,凑个热闹。他们琢磨着,如果把麻辣烫和火锅结合起来,做成串串香火锅,年轻人逛街之余,约三五好友撮一顿,花钱不多又能吃饱,应该会受欢迎。

  投资项目和消费群体初步定下来了,资金与店址又成了问题。“资金好办,反正我们也打算结婚,不如来个双喜临门,用份子钱作为餐厅的启动资金。”王颖的鼎力支持像一剂强心针,立刻得到韩桐的热烈拥护。

  但选址却成了件麻烦事儿,韩桐主张把店开在胡同里,希望很多跟他一样在胡同长大,喜欢胡同文化的朋友来这里,能找到童年的那种亲切感。可亲戚朋友们劝他,“这满大街都是饭馆儿,凭什么人家就拐弯抹角去光顾你胡同里的小店呀?你有一流的厨子?还是什么特别吸引人的方法?”几句话点醒了韩桐,这店要想火,还真要搞得与众不同才行。

  他的8号学苑火锅店就坐落在西单商圈的灵境胡同里,是个古典的四合院。虽然深藏在胡同里,附近没有一家饭馆,但来西单逛街的大都是年轻人,身份多是两种——在校大学生或是刚工作的职场新人,20多岁,月薪3000元左右,学生时代都站在街边吃过麻辣烫,也爱吃火锅。这些要素正好符合他们餐厅的条件。

  搞教室餐厅,哥就要出饮食业的幺蛾子

  2009年初,韩桐与王颖举办了婚礼。蜜月都没来得及享受,就匆匆地投入8号学苑的装修和布置当中。

  要做就必须把特色做足。韩桐锁定以教室的风格为主题,去家具城订了一批桌椅,完全是课桌加大改的餐桌,中间挖个大洞放火锅,椅子是标准的学生椅。搪瓷碗,大茶缸,属于80年代的象征性物件,是那代人最熟悉的餐具。

  他把餐厅的屋顶弄得像教室一样,干净明亮,采用光线很好的日光灯。四面墙更是精彩纷呈。正面是黑板墙,上头有校规、测验题、课程安排及有关8号学苑的花边趣事等。哎!您可千万别害怕,他们不会真的给您讲什么政治历史之类,充其量会让爱显摆的“同学”上去讲篇笑话,即兴表演个故事什么的。所以,这课程安排说白了,就是个噱头,您只需要记住它代表的是餐馆营业时间,与就餐预约时段。黑板顶部插了面小国旗,两侧放了教具和公告牌子,让人进门第一感觉就是,上课了。

  王颖喜欢涂鸦,韩桐便特意为她留了后面的墙。中间是画得花花绿绿的黑板报,大标题写着“开学啦”。周围不仅有小夫妻的妙手之作,还有许多80后少年时代热播的卡通人物、影视歌星的图片。什么一休哥、机器猫、小虎队、雷锋叔叔之类,看到这些照片,叫人忍不住回忆当年,那些属于他们自己的少儿时光。

  侧墙贴满空白的奖状,是让大家留言,或随意抒发情绪用的。现在已经满满当当,就差没写到房顶那几张了。韩桐开玩笑说:“小时候都没怎么得过奖状,这回好,整整一墙面儿,上边多半都是夸我们的话,虚荣心得到极度的满足。最受用的一句就是:哥们儿,你太有才了。我心里这美啊,恨不得拿一镜框镶起来。”

  最后一面墙是红色特制玻璃墙。别小看这面墙,可是嵌着许多老北京土话,如瓷器(铁哥们儿)、没溜儿(没大没小,没正形)、拿搪(装蒜)等等,有些你连听都没听过。不同大小的黑方块字,既道出了老北京胡同话的魅力,又让那些胡同里胡同外长大的孩子都缅怀了一把童年。

  您还别说,这一系列革新,真让外表看似平淡无奇的小馆火起来了。开业不到一年,每个月的流水就达到二三十万之多。店里常常客满,尤其是节假日,店门外会排起长队等号。

  8号学苑在网上也很火,网友点击率颇高。上点儿年纪的人说韩桐整幺蛾子,想发财想疯了,什么怪招都使。也有网友评价他是非主流,大开餐饮业的先河。

  离校许多年,遗忘的快乐咱在这里继续

  您见过有餐馆规定吃饭时间的吗?韩桐就是个先例。他把中午和晚上的饭点儿分成不同的时段,每段限在90分钟内。这一个半小时,只用来吃是足够了,可玩呢?不见得能尽兴吧。没关系,下次接着来,谁叫咱校规明文规定,严禁拖堂呢。

  2010年,随着客流量的增加,8号学苑的管理制度更加完善化。每天比就餐时间提前五分钟,韩桐就站在教室门口开始检查身份证,1980年1月1日到1990年1月1日之间出生的,绝对一路绿灯,然后就上课铃响,互相问好。“同学们好。”“老师好。”接下来,就开饭啦。不过,若是遇到小情侣,刚好一个89年出生,一个90年出生,又或者一个79,一个80,只是单方符合就餐条件怎么办呢?要把他们分开吗?

  别急,桐哥照样有办法。先请两位进来坐,咱们玩个智力大比拼,或心心相印猜字游戏,如果通关成功呢,请您留下来吃饭。万一通不过也没关系,出去时把门带上。呵呵,您到隔壁吃吧。也是他韩桐的场子,同样的口味,只是唯独没有这教室餐厅如此轻松愉快的气氛。

  进入教室找位置坐定,随后就有戴红袖标的学生干部为你斟上一盏茶,并递上一份“随堂测试”。初见“测试”这俩字儿,可能会被吓到,心想:怎么来吃饭还考试呀?难不成考不合格不给吃!仔细一瞧,原来是份菜单。您只需要把自己要吃的菜名填上就可以啦。还有,记住了,在8号学苑可不许说什么服务员老板,要叫“老师”、“同学”,否则是没有人理你的。

  讲台下,来回穿梭忙碌的大中小队长,以及班长、体育委员,他们上菜的速度非常快,基本上不需要“同学”举手催请。当然,也有忙晕头的时候,少个餐巾纸,加个茶水什么的,打“报告”就行了。不过,如果你预约了位置,可一定别迟到啊,否则,是要被“校长(老板)”罚站的。两分钟的小惩大戒虽然算不得什么,但要啃校规哎,儿戏不得。

  吃饱喝足时间还有富余,那也别闲着。餐桌中间的过道上有女生小时候喜欢跳的格子,最后一排放着男生最爱玩的游戏机,下面的小柜里还藏着其他好东西。这些古董级别的玩具,可是韩桐跑了不少地方才淘来的。“同学们”可以自告奋勇地出节目,大家喜欢听的听,不喜欢的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更让你想不到的是,连结账韩桐都能别出心裁。他把收银台搬上讲台,买单不叫买单,叫“交学费”。被称做“老师”的老板娘在讲台上笑嘻嘻地喊着:“有交学费的同学请到这边排队……”

  短短90分钟,花费不多,却吃得舒服,玩得开心。韩桐说:“80后随着年龄的增大,已经成长为当今社会的中坚力量,无论从消费还是从精神追求来讲,他们都成熟了,正在逐渐创造着属于自己的‘80后文化’。因而,更容易被多元化又充满减压情趣的就餐环境所吸引。”

  在韩桐看来,80后是很特殊的一代,之所以会说80后是“怀旧、垮掉的一代”,其实这里面有着这一代人的特点,80后长大了以后,会觉得小时候那会儿的事情挺美好。“但8号学苑这些东西也不是非要让大家怀旧,”韩桐说,“不是简简单单的桌椅板凳、小玩具的堆砌就能成为主题了。”在他看来,8号学苑意味着一个除了买卖之外、一块儿能实现自己理想和想法的地方。“如果说8号学苑刚开的时候,是为了生计,现在的8号学苑就是一个比较纯粹的,离钱远一点儿的东西。人不能光为了钱活着,除了钱,更多的是一种感情,人与人之间比较纯粹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