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与自赏等2则

  “孤芳与自赏”:名字有什么关系?把玫瑰花叫做别的名称,它还是照样芳香。——莎士比亚

  清华修车匠的梦想  贺兰雪

  “我叫任玉华,大家都叫我小华,是清华园里一个普通的修车师傅……跟各位清华园里的天之骄子比起来,我真的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和你们一样,我有着自己的理想,并一直执著地追求着。”人人网上,任玉华以书信的形式讲述了自己的励志故事。“励志帖”一发出,受到众多学子追捧。

  1999年,年仅17岁的他,来到北京,梦想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闯出一番名堂。然而,在人才济济的北京,仅初中毕业的他,光找到一份工作已很难,更别谈创业了。几年间,他到工地上打过工,帮别人擦过玻璃,卖过桶装水,收过破烂,干过租车生意……都宣告失败。

  重重打击之后,任玉华被检查得了精神分裂症,住进医院。

  病好后,2008年8月,任玉华在清华大学丁香园北门口附近租了一个五六平方米的小房子,开始干起修车匠。在清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朴实学风的影响下,任玉华慢慢冷静下来。“我要脚踏实地,勤勤恳恳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这一次,我真的花了所有的心思来修车,每次我都用百分之百的能力来修,能修的零部件绝对不换,该更换零件的绝对找最合适最实惠的。”任玉华还建立了“自行车档案”。3个笔记本上,密密麻麻记录着他的修车心得。

  3年下来,他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在所有清华园修车铺中,我的业绩从倒数第一做到了最前列!”

  他坦承,虽然修车“事小”,但他却把它当成自己的一项事业,“除了为清华师生服务外,我最大的梦想就是研制出一辆‘骑不坏的自行车’。”所谓“骑不坏的自行车”,是依据经验整理出不同自行车最容易坏的零部件,各个击破,将零部件换成最结实耐用的,利用最好的零部件设计出一辆新车。为了他的“骑不坏的自行车”,他还多次去自行车厂探访请教。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怀揣梦想,脚踏实地,卑微如修车匠,也有自己的梦想天堂。

  槿轩不自赏 邓小远

  槿轩自幼体弱多病,自出生便与药为伴,药汤之于她来说,就像是普通人饭前或饭后的饮料一样。

  因着身子弱,父母对槿轩疼爱有加,对她的学校教育也是完全放手。因此,每逢槿轩不想去学习的科目,父母便打电话给老师请假。

  由于偏科得厉害,槿轩高考成绩惨不忍睹,与大学无缘。这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她似乎拥有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每天她依然咕咚咕咚地喝下药汤,然后倚着阳光在家里读书,有时槿轩做些小手工在网上挂卖。每个玩偶她都取上一个名字,做一编号,写上一段故事。很快,在论坛贴出她的玩偶与故事,一些文艺青年对故事欲罢不能,开始向槿轩追讨玩偶。网店火了,甚至有出版社开始联络她。

  二十二岁那年,她搬出了父母的房子,在淮海路租下一居室。随着她搬来的还有一堆瓶瓶罐罐,与大大小小的有着身份与故事的玩偶。每个有阳光的周末,她会和父母在公园里见面,有时在湖边喂鱼,有时三个人就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一上午,懒懒地晒太阳。

  只是父母很欣慰,槿轩二十二岁,她的同学大学毕业了。很多父母为他们的孩子赞助了毕业旅行的费用。槿轩却请父母做一次“毕业”旅行,是槿轩用卖玩偶赚的钱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