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 从亚文化的池子里“冒泡”

  任何一个机构评选出的2010年热词榜单中都不会少了“给力”这个词,只是因为它在《人民日报》“登堂入室”,一位80后的编辑把2010年11月10日的头版头条标题拟成了《江苏给力“文化强省”》。

  给力,最初是北方年轻人私底下关于“好”的一种说法,去年出现了一个名为“给力网”的热点资讯网站,专门评点网络热门话题和雷人现象。随着各种论坛上的频繁使用,你没听说过“给力”可能就落伍了。它的涵义不断延展,现在可以涵盖够朋友、起作用、给面子……听到一首好歌时可以说它给力,年底老板给你加薪也可以说他很给力。

  不给力,说的是某事与你的预期相差甚远。比如国内字幕组翻译的日本搞笑动漫《西游记——旅程的终点》,剧中唐僧师徒历经重重磨难到达天竺,却发现所谓终点只是一面写有“天竺”二字的小旗子,大师兄孙悟空对唐僧的一番抱怨被日语动漫迷们因地制宜地译成了“这就是天竺吗?不给力啊老湿(老师)”。

  亚文化是一个小群体里共同创造和共享的边缘文化,昨天的亚文化可能就是今天的主流文化。网络工业的强势和易传播性使得越来越多亚文化轻易见诸主流人群,比如人们戏称新浪正在举办的“微小说”(微博段子)大赛“被腐女攻陷”,还有娱乐性媒体即时地做了一个专题《献给腐女:娱乐圈的亲密兄弟》,而《赵氏孤儿》上映前最热门的话题就是腐女眼中的程婴和韩厥。

  “腐女”源自日语,由同音的“妇女子”转化而来,是指对动漫和影视作品中男男主角之间的爱情或者暧昧有幻想的女性,和女同性恋并没有必然联系。在日本由于她们消费能力高,而且对男男恋爱的情节又需求甚殷,于是日本动漫中的BL(Boy’sLove)市场因她们的爱好而不断成长,这些热爱BL作品的女子也因此自嘲为“腐女”。

  日本并不是国内“同人文化”唯一的影响者。随后几年《魔戒》和《哈利·波特》系列将欧美的“FanFiction(粉丝小说)”现象也一并带入,加入了国内的“同人圈”;而且国内的“腐女”们拥有一双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士兵突击》和《天堂口》走红的军功章里有一份大功劳要归属于“腐女”们的青睐,而且除了影视作品里的虚拟人物,替现实世界里的偶像团体和运动员配对也是部分腐女乐此不疲的事。

  现在国内影视圈也意识到了腐女的力量,从创作之初到演员选角再到最后的宣传阶段都刻意投其所好,比如双生再加上多位男配角的戏码越来越多,经纪公司也非常愿意拿旗下的男艺人之间的关系来做文章,俗称“麦麸(卖腐)”。

  而在国际上,这种创作趋势已经有了一个专有名词“Bromance”(Brother+Romance)。

  2009年年初,美国杂志在报道美剧《豪斯医生》时,首次使用这个词汇来形容剧中豪斯医生和威尔逊大夫的朋友关系。到年底盖·里奇导演的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宣传期间,主演小罗伯特·唐尼亲自用了这个词来形容电影里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关系,自此这个词得以发扬光大。

  福尔摩斯的老祖宗英国人看不顺眼了,要“麦麸”谁又能卖得过莎士比亚老家的人呢,人家早就拿传说中的亚瑟王和巫师梅林做出了《梅林传奇》,2010年夏天推出的三集《福尔摩斯》更是小菜一碟。此剧刚开播就席卷全球,连美国人也立刻打算翻拍,完全颠覆经典,连华生都是刚刚从伊拉克战场归来,唯一不变的就是福尔摩斯和华生之间的Bromance,这足以证明当今世界腐女群体的强大。

  就像“腐女”慢慢浮上水面,还有一些动漫和游戏中的热词也逐渐流行,这两年有一个“控”,最让人心潮澎湃的就是“中国控”,你懂的。还有两个最当红的用法就是“围脖控”和“单反控”。

  “控”,就是具有某种共同爱好的人群的统称,源于英文单词complex(情结)的首音节,日本人借用过去,按照日语语法形成“某某控”的说法,比如动漫和游戏迷中常见的“女王控”(对剧中特别强势的有女王气质的女性角色十分喜欢的粉丝)。

  既然提到了女王控,其实国内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热词“伪娘”。湖南卫视“快乐男声”选手刘著的出现使得这个词天下皆知,让一种“小小众文化”迅速大众化。

  “伪娘”源自动漫和游戏,大本营在日本,日语里的“娘”其实是年轻女孩的意思。按“伪娘控”的自我解释,伪娘更多的是指拥有女性美貌的正常男性,并不是跷兰花指和穿高跟鞋,也并不是易装癖,伪娘也可能穿男装,只是穿上女装之后有很强的“萌”属性。

  “萌”和“控”几乎同时出现在国内网络语言中,萌是御宅族的术语,做形容词解意思就是“很可爱的”,做动词则是“极度喜爱”。萌,最早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当时好几部动漫作品女主角名字里都带有一个“萌”字,于是年轻人慢慢将它挪用为一种爱慕之情。

  一部面向宅男的动漫作品想要高收视率,往往需要包括各种性格的女性角色,御姐、女王、萝莉、女神、伪娘、软妹等等缺一不可,最好再来个眼镜娘,正太倒是可有可无,最重要的是男主角千万不能是流川枫,必须得是废柴男。反过来,面向宅女的动漫作品最标准的就是《薄樱鬼》和《会长是女仆大人》等,一水的美形男。

  上述热词并非近年新出,只是随着网络一代即将三十而立,踏上主流社会舞台,他们的兴趣爱好也变得越来越公开化。但是今年国内还真有一个和日本同期出现的新词“中二病”,最早是由艺人伊集院光在电视节目《深夜的马鹿力》中提出,形容那些由于想让自己得到他人的承认而无意义地摆酷,或者借否定他人和社会以保护自身的人。

  因为很像青春期叛逆,所以日本人借用“中二(初中二年级)”这个概念形容这种“自我意识过剩”,最典型的状态可归纳为以下三句话,“我与其他人是不同的”,“这才是成熟”,“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中二病”出现后,“高二病”也应运而生,用来讽刺那些对中二病抱有过强的批评意识,一味厌恶和鄙视中二病的人,比如毫无理由地一味否定当红的名人名物,鄙视“中二病”人群爱听的流行乐,炫耀自己在听的小众音乐。这两种状态的人群在国内并不少见,比如文青和伪文青之争,所以这两个词迅速传入国内,当某些自以为是的言语和行为出现时就被活学活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