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到日本的一只金龟子

  “快急死我了!我们出口的羊剪绒拖鞋中跑出一只虫子,被日本人退了回来,还要个说法呢!”妻子急吼吼地在电话那头喊着。

  我一下子纳闷儿了。拖鞋里出了只虫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俺们中国人的啤酒里泡出小老鼠,牛奶里掺假,输液瓶子里蹿出个苍蝇蚂蚁什么的,那都是常事呀。

  当我赶到家里的时候,妻子已经拿着那双有虫子的拖鞋先到家了。一看她的脸色,我就越发感到这事情不太寻常。妻子在平时可是个能沉得住气的女人。

  耐心地听完了她的叙述,我了解了事情的梗概。

  原来日本的超市都是直接与国际接轨。他们出口到日本的货物,只要开始经过了两国商检认定之后,就由日方的进口商直接给其商业网络内的超市配送,没有任何中间环节。

  那天,一位日本妇女拿着买走的羊剪绒拖鞋返回超市,说她在鞋里发现了一只虫子。超市负责人立即通知进口商,后者立即取走这双鞋子,直接用EMS发回到妻子他们公司,要求对这只虫子予以说明。

  来函是日文,妻子读不懂,我翻译给她听,赶紧安慰她说事情不大,人家要求我们给予一个科学鉴定,确定这只虫子是不是专门噬毛皮的昆虫。如果是,他们要全面检验整批货物;如果不是,要搞清楚是什么类型的昆虫,是什么原因进入到拖鞋里去的。看来人家日本人还是挺理性的。

  没办法,我们学院也没有昆虫学专业,于是我这个学生殖生物学的只好披挂上阵,滥竽充数了。毕竟我大学时代学过一点昆虫学。安顿住妻子的情绪,我立即给我的摄影家朋友葫芦打电话,请他来拍照,因为虫子太小,眼睛看得不是太清楚。

  不一会儿,葫芦带着他的数码相机和一组定焦镜头驾到。折腾了半个小时之后,这一只东渡扶桑,又被遣返回来的小甲虫终于被近摄成功,清晰地传到了我的电脑上。

  在电脑上放大之后,我看清了虫子的形状细节。在大致确定了其分类条目的前提下,按照“昆虫分类检索表”排除、检索的方法,最后的定论是一只“铜绿金龟子”。

  这种甲虫的特点是,幼虫为害植物根系,成虫群集为害植物叶片。

  哦,这下好了,证明了这不是一只专门针对皮毛的害虫。

  接着,我根据鉴定结果,写了一个简短的英日对照的报告,说明这是在秋季偶然飞入仓库中的一只植食性的铜绿金龟子成虫,由于羊剪绒拖鞋的皮毛缠绕而困在其中饥饿而死,成了木乃伊标本。因此这是一个偶然事件,并不会对整批产品有任何影响。文件中同时附上葫芦拍摄的照片,交给了妻子。她一下子也如释重负,拿着我给她的报告回到公司发传真去了。

  第二天,日本方面的信息反馈回来了。他们完全认同我做出的鉴定,立即解除了对该产品的质疑,双方之间的贸易又进入了正常状态。

  这件有惊无险的事情过后很久,我一直在思索,如果我们国家的一个家庭主妇,在超市购买的一件进口物品中发现一只小虫子之后,会不会立刻找到超市?即便找到了超市,那个超市的负责人会不会立即找到进口商?即便找到了,进口商会不会立即照会国外的供货商?最终会不会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有个说法?

  我的希望是举世平等,一个国家机构的职责首先是保护好自己的国民。

  从拖鞋中一只小虫子的经历,我发现了许多原先不曾注意的事情。可见“见微知著”并不是一个虚妄的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