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家基因

  左黎是1984年出生的,她有个姐姐,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弟弟今年10岁。

  在草根家庭里成长,左黎具备天生的责任感和狡猾的生命力。依我们传统的认知,过去,在一个拥有三名子女的中国家庭里,老大往往呈现出谦逊的个性,老幺一般自私伶俐,夹中间的往往会是三人中最为狡猾的一位。狡猾不算贬义,你也可以理解为生存能力。

  2003年离开湖南,在北京一所破烂学校入住下来后,她的生存能力在她周遭同龄人里就一直处于“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水准。

  当她还是新生时,她已经知道帝都的秘密,哪里有便宜的衣服,哪里有打工的机会。当她面临毕业时,她开始跟同学合租房子,并通过修缮和改装,在一套三居室里搭建复合板客厅墙,把三居室划分出新房间,再租给不同的年轻房客。这样一来,她以二房东的身份,在随后这几年时间里,实现了全面的零房租。

  她的专业是设计,意识到自己具备侃侃而谈又精明细致的天赋之后,她转身就走向了销售领域。顺理成章,两三年间,她的收入翻了近5倍。我上次见她,她还在算超市里不同调料的差价。这次见她,她已经要赞助我中网的赛事票,并告诉我,以后会有各种免费的球拍、教练和场地等我光临。几个月前,她帮妹妹搞定了工作,还是稳定国企里的烧钱部门。妹妹今年毕业,毕业学校在三线地区都算三线位置。在势利的帝都各大人事经理眼里,属于白眼都懒得翻的没人要的菜鸟。可是左家老二通过平日的积累,令这位菜鸟免掉了原本躲无可躲的屈辱求职命运——这积累有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意境。具体来说,就是她的一个客户,36岁的女高管,离异了,无处诉说哀愁,同事下属通通不能言,而她恰到好处地出现了,填补了这倾听者的角色,然后她们就成了莫逆的朋友。一份工作给谁不是给?

  就在我夸赞她本事了得时,她客气说,妹妹就是运气好而已。她4月来,5月搞定工作,6月自己在天涯发征集帖,要求列了15条……7月见了对方父母,几桩大事解决得清一色的稳准狠。

  听完,我只好把赞叹默默留给了这家人。这大概就是左家基因。那种从来不会受重视,没见过近水楼台的家庭里的人,你尽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但如果他说麻烦让让,我也要一席之地,他就能得到一席之地。

  So,赞歌送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