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非名校生也有春天

  两次切肤的学历之痛

  学生时代,作为一名普通二本院校的学生,我曾有过两次切肤的学历之痛。

  一次是为一家女性杂志撰稿。我的故事被当做一个选题的案例,需要写明自己的身份。编辑问我在哪个大学读书,我如实地告诉了她。结果杂志刊发出来时,我看到自己的身份是“大学生”,而那些来自名校的案例主角们,名字旁边却赫然写上“××大学”。那时,“大学生”这三个明显带有区别待遇的字眼,刺痛了我。

  还有一次是求职时,我找了一家专业机构帮忙修改自己的中英文简历。那时正逢省内的汇丰在招柜员,想到自己修过金融英语课,我在目标行业写上了汇丰这样的外资银行。

  材料交上去第二天,接到机构工作人员的电话:“我直接点说,希望你不要介意。以你的经历,进汇丰是不可能的,即使我们帮你改简历通过了网申,面试你也过不了。我们希望你不要浪费这个钱,当然如果你坚持,我们还是会帮你修改简历的。”我当时听愣了,从脚底泛起一阵凉意,接着涌上一股委屈,我不想在电话里对着陌生人哭,就怯怯地说了句:“不用了。”然后挂了电话,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哭了起来。那个陌生男生的话像一记耳光,把我的尊严击碎了。

  一本连环画换来的Offer

  经历了这两件事,我变得对自己的学历敏感起来。为了弥补自己学历上的不足,大三时,我开始准备考北大的对外汉语研究生。

  有一天,在路上我突然想,像我这样不谙世事的孩子,如果继续在单纯的校园环境中读三年研究生,再进入社会工作,会很危险。23岁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傻还可以原谅,等26岁,如果还傻,一定会让人笑话。最后的结论是:我应该工作。

  有了决定,我就开始频繁参加招聘会。我会干两件事:英文和写作。我简历投得很有针对性,锁定贸易公司和媒体,一投一个准。可是我一直在纠结,总觉得单纯的商务或单纯的媒体都不是我的志向。刚好那时在看一本《十四堂人生创意课》,又想到自己每每翻看商业杂志上的营销案例内心都会沸腾,我又把目光投向了广告公司。

  考虑到应聘的是创意行业,我没有写一成不变的简历,而是把自己的经历画成了连环画。我知道寄给HR可能直接就被忽略了,于是我从网上搜索了A城所有有名的广告公司,查到了它们每一家的经理的名字,列了个清单,把连环画挨家公司寄了过去。为了增加连环画被翻看的几率,我没有用信封装,而是把薄薄的小册子直接装进了箱子里。

  最终,我被一家营销咨询公司录用了。公司的要求是要有六个月的实习期,这期间每月只有600元的实习薪水,各方面待遇都比我应聘成功的贸易公司低好几级。但我还是去了,因为这是我想做的事。

  去的时候我已经大学毕业了。我匆匆租了房子,十几平方米,三个人住,偶尔有蟑螂出没。初入社会时,我也曾一边发着高烧,一边看着高木直子的《一个人住第5年》哭泣。奇怪的是,周末躺在那个小破房子里,听着外面树叶沙沙的声音,竟然也会觉得很美好。

  九个月等到转机

  刚到公司的我并不知道,那时公司正处在非常动荡的时期。什么程度呢?拖欠好几个月的薪水。我七月开始工作,第一次拿到薪水却已是十月。我很不好意思地和家里要了点钱,同时因为被生活所迫,又重新开始兼职给杂志写稿。写稿要过好几个月才能拿到稿费。有时我实在撑不下去了,就和公司预支一点薪水,说是预支,其实是要自己应该得到却没发的工资。

  面对公司这种入不敷出的状况,好多同事都陆续离开了。到了11月,公司就只剩下我一个文案。因此所有的Case我都经历过,学到了很多东西。我的工作获得了上司的认可,提前转正了,薪水不高,一千多一点,还是不能按时发。我跟自己说我是来学东西的,只要能过下去就要坚持。

  到公司的第二年,老板问我要不要去一个在外地的项目。B城,远不如公司所在的沿海城市繁华。但那是公司最好的项目,客户是行业里的冠军。我想进驻在客户的企业里能学不少东西,就答应了。薪水升到2000,也不用自己租房子,生活开始顺遂起来。

  一年半后华丽转身

  我在这个驻外项目部里任文案兼客服,由于跟项目组其他同事在职能上几乎没有重叠,我陷入了“无导师状态”。手足无措了一阵子后,一个周末我把当时的工作状况画了一张思维导图,把职责和能够利用的资源列出来后豁然开朗,发现人人都可以成为我的导师:我的组长是设计总监,他在创意层面的经验我能够贯通到文字里;客户方的销售部长与市场部长都是我学习营销的对象;而怎么做客服则可以向客户部的总经理学习,留意他跟上下级沟通的技巧。

  锁定学习的目标后,无论是与他们一起共事,还是在看似随意的饭局上,只要留心,都可以从中学到东西,然后应用到工作中来。我在这里工作做得不错,客户关系也维护得很好,受到客户公司总经理的高度认可。他常跟我的老板表扬我,于是老板把我的薪水涨到了3000,还奖励了我一部手机。

  一次,央视的媒介代理公司来客户这提案,提到2011年央视的黄金广告资源会有大幅提价。客户的公司作为2010年某栏目的独家冠名,在2011年央视公开招标前有优先选择权,价格将取决于与央视广告部的谈判。提案结束后,我在网上搜索了谈判对象的背景资料,并对其公开发言的主要观点作了整理,提交给了客户。客户的谈判很成功,省下了近千万的媒介投放费用。于是我利用机会和老板谈了谈,薪水涨到4500,老板还升我为项目副总监。虽然这可能跟名校生的起薪没法比,但我很知足,我有的是我应得的,我没有的是我努力不够。一年半,我从一个傻乎乎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个客户市场部的员工,一个大家想说服总经理时都会让我出面去沟通的人。当我知道自己在他们眼中有这样的能力时,十分惊奇。更重要的是,这一年半我学了好多东西,也越发看到自己的欠缺,越发渴望成长。

  我不知道最终将走向哪里,但毫不怀疑我正朝那个地方走去。我想跟那些和我背景差不多的人说,世界不是只有500强,精英之路也不是每一步都要在有名的学校和公司里度过,非名校生也有春天,我相信只要梦想在,哪里都能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