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 心灵深处有最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灵世界。一位成功人士对我说:“我一生做事,不欠任何人的。对父母,我尽孝;对朋友,我尽义;对妻子,我尽情。如果有什么亏欠,我只亏欠了一个人——我中学时的女朋友。她怀了我的孩子,我叫她去堕胎,还要她自己出钱。我那时候好穷啊,拿不出钱。问题是我不但穷,而且没种,我居然不敢陪她去医院。”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到今天,我都记得她堕胎之后苍白的脸,她从没怨过我,我却愈老愈怨自己……”他找了她许多年,借朋友的名字登报寻人多次,都杳无音信。

  怪不得日本有个新兴行业,为顾客找寻初恋情人。据说许多恋人,隔了六七十年,见面时相拥而泣,发现对方仍是自己的最爱。

  有一天,接到一位长辈的电话,声音遥远而微弱,居然是母亲十多年不见的老友。母亲一惊,匆忙由床上爬起来,竟忘了戴助听器,有一句没一句地咿咿呀呀。我把电话抢过来,说有什么事告诉我,我再转达。电话那头的老人,语气十分平静:“就告诉她,我很想她。”

  过了些时日,接到南美的来信,老人的孩子说,他母亲放下电话不久,就死了——脑癌!战战兢兢地把消息告诉母亲。80多岁的老母亲居然只叹口气:“多少年不来电话,接到,就知道不妙。她真是老妹妹了,从小在一块儿,几十年不见临死还惦着我。只是,老朋友都走了,等我走,又惦着谁呢?”母亲转过身,坐在床脚,呜呜地哭了。

  是不是每个人心灵的深处,都藏着一些人物。伴随着欢欣与凄楚,平时把它锁起来,自己不敢碰,更不愿外人知。直到某些心灵澄澈的日子,世俗心弱了,再也锁不住,终于人物浮现。

  会不会有一天,我们才突然发现一生中最爱的,竟是那个已经被遗忘多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