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心腹也别得意

  王毛仲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心腹,他本是玄宗身边的一个奴才,因为扶助登基的功劳,玄宗对他极为倚重,每次设宴时,都让他与诸王一起坐在最前排。两人名为君臣,实际就像兄弟,玄宗“或时不见,则悄然有所失;见之则欢洽连宵,有至日晏”。一会儿不见就像丢了东西似的,见到了就高兴得忘记了时间,一待就是一个通宵。这么铁的关系,也出现了矛盾,原因则在于王毛仲伸手要官。

  王毛仲的官本来不小,因为屡立功勋,玄宗授予他左武卫大将军,晋封霍国公,后又加开府仪同三司。自玄宗即位后十五年间,共有四人享此头衔,一是皇后的父亲王同皎,另两个是名相姚崇、宋Z,第四位便是王毛仲。物质上的奖励就更多了,而且因为玄宗又赏赐给他一位夫人,每次宫里头赏东西给官员家属的时候,王毛仲都拿双份。不仅如此,儿子们的待遇也不低,王毛仲的儿子更不得了,生下来都被封为五品官,还经常被请到宫里和皇太子一起玩,就是宰相的儿子也没有这样的待遇。照理说,得到皇帝如此的厚爱也该知足了,可王毛仲不这么看,他想让权力更实一些,所以伸手要的官不是别的,是兵部尚书,当国防部长。

  当王毛仲要军权的时候,玄宗犹豫了一下,之前已经有人跟他反映了,王毛仲与皇宫御林军的首领葛福顺结为了儿女亲家,势力膨胀,日益骄横。如果再让他掌握全国的军队,那皇帝的位子恐怕也要受到威胁了。玄宗不是二百五,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王毛仲听到这个消息,大失所望之余,“怏怏形于辞色”,把对皇帝的不满表现得很露骨,这让玄宗很不高兴。

  开元十八年(730年)年底,王毛仲的小老婆给他生了个儿子,过“三日”时,玄宗没忘送上一份礼物,他派高力士送去丰厚的金帛、酒馔等物,还授予他刚出生的儿子五品官。以常人的眼光看,皇帝送上如此大礼,王毛仲应该感恩戴德,不说涕泪横流,也要忙不迭地磕头谢恩,可他竟然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很不高兴地说:“这孩子难道就不配当三品官吗?”高力士回来一汇报,玄宗立刻就生气了,一个狮子大开口且不知道感恩的奴才让他彻底失望了。

  王毛仲的命运由此走到了一个分水岭,为消除后顾之忧,玄宗下诏贬王毛仲为州别驾,随后在就任的路上,派人把他给勒死了。

  老子说“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不知道珍惜现有的,追逐名利没有止境,带来的只有灾祸和不幸。王毛仲命运的悲哀,就在于不知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