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 王子婚礼:一个昂贵的童话

  好久没有令人如此兴奋的谈资了。上一次英国王家婚礼——查尔斯王储迎娶卡米拉——距今已经5年。但比起王储的第二段姻缘,英国人更加念念不忘的还是他与戴安娜的世纪婚礼。现在,已故王妃的粉丝们将一如既往的爱戴给予她的长子威廉王子,比男女主角更加期待另一个童话的开篇。

  凯特,准备好了吗?

  为何相恋8年,王子迟迟不向“灰姑娘”求婚?威廉王子的回答很风趣:“我让她有充足的时间考虑是否需要退出。”

  在两人恋情刚刚曝光的时候,无孔不入的媒体就把凯特·米德尔顿的家世查得清清楚楚。她的父母20世纪80年代在机场相识,父亲迈克尔当时是飞机调度员,母亲卡罗是空姐。根据《伦敦泰晤士报》调查得出的族谱,卡罗的父亲是建筑工,母亲是售货员。再往上几代,卡罗的曾祖父是个一辈子都默默无闻的煤矿工,而那个矿场恰好又属于鲍斯·莱昂家族——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母后、乔治六世的妻子伊丽莎白·鲍斯-莱昂正是这个家族的。

  1987年,凯特的父母创立了一个儿童派对用品快递公司,发家致富,成为百万富翁。他们把三个孩子送进了昂贵的私立学校。2001年,长女凯特就读苏格兰东海岸风景如画的圣安德鲁斯大学,与威廉王子成为艺术史系同窗——在小报的笔调下,凯特的母亲是别有用心之人,故意让女儿接近王室。

  2004年,《太阳报》刊登了威廉和凯特在瑞士克洛斯特斯镇度假时候的照片,他们在瑞士雪白的山坡第一次向世界宣布恋情。2006年12月,凯特出现在威廉的军事学院毕业典礼上,所有人都开始把她视为未来的“王后”。

  作为焦点人物,凯特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帽子、在哪儿做头发都成了八卦记者研究的课题。摄影记者长枪短炮地堵在她家门口,就连她出门倒个垃圾也是个新闻,照片上印着“天哪,她竟然自己倒垃圾”。甚至还有记者尝试驾驶电单车和汽车高速追踪拍摄凯特,令她大为震惊,也难免让人联想到戴安娜当年在巴黎撞车身亡的悲剧。

  狗仔队对凯特的骚扰令威廉感到愤怒,不得已之下,让查尔斯官邸克拉伦斯宫的官员制订“保护凯特”方案。隐私权专家经过研究后,向各家媒体发送了警告,措辞强硬地提出不要侵扰凯特,否则后果自负。

  和其他年轻情侣一样,威廉和凯特之间也会闹别扭。最严重的一次是2007年,双方宣布分手,一度引起轰动,不过没过多久两人又重归于好。对于结婚这件事,看客的心情总是更为迫切。在等待他们成婚的漫长时光里,小报促狭地给凯特取了个绰号叫“待嫁的凯特”。

  如今恋爱长跑终于进入冲刺阶段,看来威廉和凯特也做好了共同面对聚光灯的心理准备。2010年11月,威廉用祖传的蓝宝石镶钻戒、母亲戴安娜的订婚戒指向凯特求婚。英国王储府邸称,婚礼将于2011年春季或夏季在伦敦举行。2011年距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的婚礼,正好30周年。

  虽然凯特早就受到英国警署警卫人员的监护,但至少之前她还能独自到当地超市购物、参加社交活动,或者开车去上班。而这样相对自由的日子马上也要到头了。为安全起见,她将不能再单独行动,已经有一支伦敦警察厅派出的贴身保镖对未来王妃进行24小时保护,这项开支每年估计在30万英镑左右。

  对于未来,凯特还是有些忐忑。她需要在家相夫(以后还要教子),也要接受对公众曝光;私人秘书将为她安排满满的日程,她得为公开演讲做功课,而且还免不了被拿来和戴安娜比较。

  比起当年20岁就加入王室的戴安娜,29岁的凯特已经足够成熟。当她戴着那枚意义非凡的戒指、挽着威廉的手在新闻发布会上亮相时,被问及即将成为王室成员的感想,这位准新娘的回答四平八稳:“想到未来还真是有些吓人,不过我想我会努力接受现实。威廉是个很好的老师,他会帮我度过那一切,我非常非常期待与他共度余生。”

  提振经济和士气

  政治联盟是古代王室婚姻的重要使命。而在眼下,经济效益更具看点。

  专家估计,2011年的王室婚礼将给英国经济注入一剂兴奋剂。通过商品的销售和旅游,这场婚礼可能会为陷入困境的英国经济带来6.2亿英镑的收入,餐馆和酒店要做好接待量翻番的准备。

  肯尼亚的旅游业已经先行一步。2005年威廉和凯特曾到肯尼亚度假,这次肯尼亚又是求婚地,借此东风,敏锐的旅游公司以令人瞠目的速度推出了名为“肯尼亚浪漫之旅”的服务套餐。肯尼亚旅游局预测,随着威廉王子婚期的临近,有望带动更多情侣到肯尼亚旅游甚至喜结连理。

  在威廉王子婚期八字还没一撇的时候,英国市面上就有与威廉和凯特有关的商品。订婚消息一出,更是催热了整个市场,印有准新人照片和心形图案的盘子、杯子成为各大卖场进货热门。购物网站eBay上,威廉和凯特订婚T恤售8.5英镑,婚庆主题咖啡杯卖7.95英镑。

  2005年,英国艾斯达连锁超市曾卖过卡米拉订婚戒的仿版,每只售价19英镑,销路不错。而日前威廉送给凯特的18克拉蓝宝石订婚戒的照片刚公布,纽约一家珠宝商就赶着做起了迷你版仿制品,使用1~2克拉的蓝宝石,周围镶钻,总价在1000~2500美元之间。

  老百姓和王室观察家正对婚纱、马车、教堂、宾客等展开全方位的猜测。凯特原本中意一个巴西的婚纱设计师,但王室认为最好还是要选用本土设计师。媒体也纷纷出动,邀请为欧洲王室设计过婚纱的名设计师出谋划策。英国设计师伊丽莎白·伊曼纽尔曾为戴安娜制作嫁衣,8米长的裙尾惊艳了全世界。如今她再度出手,为凯特设计了一款低胸长拖尾婚纱,点缀着浪漫的蕾丝和珠宝。为约旦拉尼娅王后设计过婚纱的法国设计师斯蒂芬·罗兰以及为丹麦玛丽王妃设计过婚纱的乌弗·弗兰克,也纷纷拿出了他们的得意之作。

  至于婚礼使用的马车,英国王室特别邀请澳大利亚工匠吉姆·弗雷克林顿历时6年,主持打造了一辆镶有24颗钻石、130颗蓝宝石和超过400片金叶的黄金婚车“不列颠尼娅”,英国联邦政府为此给他拨款25万澳元。整车重达2,5吨,车身上100多块木材取自伦敦塔、19世纪英国海军名将纳尔逊的“胜利号”战舰以及16世纪亨利八世国王的“玛丽·罗斯号”战舰等重要王室建筑和文物。另外,各个部件的打磨都请最好的匠人操刀,例如地毯出自爱尔兰,木雕由英格兰工匠完成,金属部件来自法国,车门把手用新西兰的黄金打造,工艺加热系统从德国进口。

  也不是所有人都沉浸在浪漫的畅想中。经济危机逼得英国政府这两年大幅削减开支,王室也不得不节衣缩食。若2011年的婚礼排场过大,恐会让人不爽。29年前,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的婚礼费用是400万英镑;5年前,他与卡米拉“低调”结婚时花了500万英镑。而2011年,有预测称,威廉王子的婚礼可能要花2000万英镑至40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2亿元)。

  根据一项民意调查,在有关谁来为婚礼买单的问题上,有82%的人认为应该由王室买单,仅有4%的人认为应该由纳税人来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