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 “老男孩”唱响失落的青春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

  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他来过

  这首让无数网民听了落泪的歌,是网络短片《老男孩》的片尾曲。

  作为中影集团、优酷网和雪佛兰科鲁兹共同打造的“11度青春电影”系列的压轴作品,与此前发布的9部10分钟左右的颇有影响力的优秀网络短片一样,《老男孩》也由当代青年新生代导演执导,讲述了一个关于“青春梦想”和“奋斗”的故事:

  中学同学肖大宝(肖央饰)和王小帅(王太利饰)有着共同的苦闷,那就是被心仪的校花拒绝。后来两人因为对迈克尔·杰克逊的喜爱,成为好朋友。

  多年后他们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一个成了点头哈腰的婚礼主持人,一个成了忍气吞声的理发师,蹉跎度日。迈克尔·杰克逊的死讯震动了肖大宝,他找到旧时搭档王小帅,和一群90后一起参加了“欢乐男生”的选秀,激起了两个中年人心中残存的梦想……

  这部42分钟的网络短片,自2010年10月28曰上线以来,迅速蹿红。

  “开始觉得(点击率)到300万差不多就到头了”,《老男孩》的创作者“筷子兄弟”肖央和王太利接受《t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

  但实际上,在半个月之内,该短片的点击率超过了1300万!他们在创作之初,远没有预料到,歌曲中那份失落的青春梦想能引起如此强烈的共鸣。

  意外蹿红

  现在的肖央和王太利都身着“低词”休闲装,他们仍然怕被认出,喜欢坐在角落里,说话声音很轻。因为他们都是短片的主演,他们的脸也像短片一样迅速被很多人记住。

  《老男孩》的火爆,非常意外。肖央原计划在片子上线后,和女友一起泰国游,顺便休息几天。没想到各种社会活动汹涌而来,各种采访密布排满,几乎再没有个人时间。

  肖央,生于1980年,主业是广告导演。王太利,生于1969年,他称自己“勉强算个70后”,是职业商演策划人。

  两个相差11岁的“老男孩”组成“筷子兄弟”组合,缘起于中央美院的食堂。王太利家住中央美院前面的小区,他经常去学校食堂吃饭。有一次他问那儿的学生认不认识拍广告的,就这么认识肖央,开始有了业务上的往来。

  2007年,喜欢音乐的王太利发给肖央一首改编的日本歌曲,两人一拍即合,自掏腰包拍了个MV,就是曾经火爆猫扑的《男艺伎回忆录》。而“筷子兄弟”这个名字也是从那个时候正式叫响,筷子兄弟,一人一根,寓意谁也离不开谁。

  《老男孩》是他们的第三部短片,两个人集导演、演员、制片人于一身。

  相对于当前导演和明星云集的影视圈,他们是十足的边缘人。肖央告诉记者,当11度青春系列短片活动选中他的时候,他还以为“之所以叫‘11度’,是因为某个啤酒集团投资的,后来才知道是指11位年轻的导演,而赞助方是雪佛兰科鲁兹”。

  写给失落的青春梦想

  “迈克尔·杰克逊都去世了,我们再也不能这么混下去了。”2009年6月,一代偶像迈克尔·杰克逊突然离世,当时,王太利给肖央打电话这么说道。

  “迈克尔仿佛是我们这一代人青春的地标,他的歌、他的舞,就像你门口的街道,每天都经过它,突然有一天消失了,你会怎么想?”肖央说。

  迈克尔·杰克逊的去世,戏剧般给混迹音乐和广告界多年的两个人巨大震撼。

  此前,他们本打算做一个好玩的《老男孩》,片尾原曲是日本大桥卓弥的《谢谢》。他们的短片都是先找原曲,填上新词,再找故事,最后拍成片子。

  迈克尔的去世,让王太利对这个曲子有了“化学反应”。2009年夏天,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写出歌词。

  那段时间,家住望京的王太利每天坐地铁去国贸上班,路上构思歌词,联想起这些年自己的经历,常常会泪流满面。

  “很多委屈,都四张了,还为了柴米油盐生存的事情奔波,梦想没有实现。”王太利向记者感慨,“以前哭和笑都是真实的,现在笑是逢场作戏,哭又怕别人看见。”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这首歌也是他写给自己的,祭奠他的青春。

  王太利出生在山东诸城,小时候的梦想是到大城市做歌手。就像肖大宝和王小帅的少年时代一样,学美术的王太利在高中曾经是同学们眼中的歌手,那时他模仿迈克尔的歌舞曾经迷倒班上所有漂亮女生。

  他当年曾经放言:“就算卖一个腰子(肾),我也一定要当歌手!”

  当年,高中毕业的他,怀揣着500块钱到北京寻找梦想。但他发现没有人脉、没有背景,凭着高中时代的唱歌天赋不可能在北京立足。很快他带的钱花光,回家跟父亲做起小生意。1996年,他再一次来到北京闯天下,拉过广告,做过记者,后来注册了一个小公司。

  王太利这样描述现在的自己:虽然有房有车,但还是个“北漂”。因为没有北京户口,没有社保,注册一个自己的小公司,承揽一些外地的演出策划,但没有稳定的收入。

  开始,《老男孩》并不被投资方看好,与“11度青春系列”的其他导演相比,肖央无论从资历还是知名度都是最低的。

  “我的优势就是诚意,因为机会难得,更想拍好。”肖央说。☆80后为什么这么早开始怀旧☆

  “80后怎么这么早就开始怀旧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肖央有些困惑地自言自语。

  《老男孩》中充满了反讽:最美丽的女孩嫁给了最不堪的老公,最文青的男人却娶了个最世俗的老婆。在校园里,所看到的世界是无比美好的,充满了理想主义,可一走出校门,却突然发现,到处是冰冷的生存竞争,每个人都被裹挟在其中,无力挣脱。

  “我们是在为逝去的青春见证,这个片子反映的是这一代年轻人无法回避的社会现实,我们从小生活条件比较好,环境也更宽松,就是人们常说的蜜罐中长大。可一到社会上,却发现情况完全不一样,压力竟如此大,望着一天天变化的房价,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我们不明白,就业、结婚、生孩子……这些最平凡的人生理想,到了我们这一代,怎么就变得这么难?我们甚至已没有闲心去梦想,而是被生活的压力推着向前走。”肖央说。

  《老男孩》中也有肖央的影子。他也曾自己录制整盘磁带送给初恋女友,也曾高考落榜,第二年才考上中央美院,也曾辛苦拍广告却被客户恶意欠款。他就是肖大宝。

  肖央的经历和王太利比起来顺利一些,“人生小的理想基本上都实现了”。在承德读完中学,考到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在北京拍广告,现在已年收入百万。

  但肖央仍然感到无奈,“大家小时候都有各种梦想,挣钱是为了实现梦想,可现在挣钱成了梦想本身,不容你去干点自己曾经想做的事儿。小时候特别想买个天文望远镜看星星,现在我有钱买了,却从没打开过,没心情。”

  短片中,有一段肖大宝坐在车里听广播的片段,报道充斥着国民生产总值高速增长、房价上涨、就业压力大等新闻。

  “在这个国家的时代洪流中,太多事情无力去改变。不知道哪些人,哪些政策决定和改变着你的命运。”肖央说。

  成名了,但还要过世俗生活。前几天,王太利去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买衣服,砍价的时候被商贩认出,再也不好意思砍价了。

  世俗中,他们心中仍然为梦想留了一个地方。

  王太利说,现在,仍然有很多像短片中的肖大宝和王小帅一样,在艰辛的生活中坚持着梦想的年轻人。

  “我向那些坚持做音乐的流浪歌手致敬,有好作品才能被人尊重。”他最后强调。

  《老男孩》中,穿着校服的肖大宝在街角怀抱吉他等待心爱的女孩路过,倾盆大雨里撑着花伞的她回眸一笑……

  曾有的美好梦想,就像青春一样,拥有的那一刻就在人生的记忆中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