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涵:玩收藏就是没事偷着乐

  收藏的种子

  在舞台上娱乐大众的汪涵坦承,生活中他娱乐自己的方式,是跟别人不同的。他对古玩收藏情有独钟,并且收藏偏冷门,对古铜印尤为专注。那一颗颗铜印,在他看来,其实是心中沉静的砝码,让他离开喧闹的舞台后得以安宁。

  汪涵爱好收藏,算起来应和幼时的生长环境有关。他说:“小时候我是在苏州园林里长大的。我每天跟着祖父逛公园,他拎着个鸟笼,我一个小屁孩儿就跟在旁边看碑林、看花草、看园林、看太湖石,我对这些东西格外有兴趣。收藏的爱好很可能就是那时候一不小心埋下的种子。”

  说来不敢信,汪涵30年前的小学生手册、作业本都还留着,而50年前汪父汪母结婚的时候在杭州旅游,当天买了一张杭州市地图,至今汪涵还保存着。

  但真正和“古董”打交道,是在汪涵24岁生日时。那天,有个喜欢玩玉的朋友,从广东那边收罗了一堆玉器带到生日会上,他对汪涵说,今天你生日,随便挑一样吧!

  “我当然找最大的拿,挑了里面一块玉圭。”然后大家又请来地质研究所一位眼力很好的老教授给看看,老教授说:“这些东西都不靠谱,就这块玉圭年份还算不错。”大家纷纷称赞汪涵眼力不错。

  “鬼市”遭“鬼”

  生日挑玉可谓是一味诱导剂,汪涵的收藏兴趣给引出来了,他开始游走于古玩市场。

  长沙清水塘一条街是著名的“鬼市”,每到周末,清晨四五点时,就聚满了从各地来卖古玩字画、旧书杂货的小商贩,特别热闹。

  有天,“鬼市”的一个小摊位上,汪涵看到一个绿色小瓷碗,颜色特别漂亮,暗刻花纹。汪涵越看越喜欢,又经商贩口若悬河一番吹嘘,没忍住,买了。隔了一周,再去“鬼市”,不得了了,又见一个绿碗。

  商贩说,您运气太好了,这碗原是一对,老太太精明,上次我去收货只拿出一个,这次去才把另一个拿出来。

  汪涵一听,心里美滋滋的,配上对了!毫不犹豫买下。

  隔了一周,再去,“啊,又出现了两个小绿碗!”汪涵说,“这是怎么回事?”对方回答得在理:“涵哥,对不住您,这老太太太精了,是4个一套。”汪涵一想,每次都能看到,也是缘分,那买了吧,别下次再出现绿色小盘子就行。接下来再去清水塘,汪涵心里都有点紧张了,他特怕在茫茫晨色中看到闪着两道小绿光的碗。

  怕鬼有鬼,果然,再去,嗖嗖,两道小绿光又出现了。

  吃一堑长一智,汪涵自此远离清水塘。不过,他并不因为当时买错东西而难受,也从不避讳谈起,反而常常拿出来说给朋友们听,博得大家一乐。他说,钱只有两种功能,一种是制造快乐,一种是解决问题。在那时,买这些东西也都不贵,百八十块钱,但带给我的乐趣是无穷的,这就足够了。

  收藏七段

  按汪涵的话说,自己的收藏走上“正途”是在30岁之后,工作生活相对稳定,又认识了画家李凤龙、收藏家谭国斌这些朋友。“是他们让我找到了组织,从此走上了正确的道路。”

  一开始,他主要是玩字画,尤为偏爱文气十足,飘逸、清淡的画作小品。“我的工作原本就够花里胡哨的了,台上每天都张牙舞爪,如果玩的东西还那样,就该崩溃了。”每次工作特别辛苦的时候,回到家,看着那些小画,特别容易跟它们进行能量的置换。画中山水之气扑面而来,内心的躁动不安、在舞台上的不平静,可以瞬间交给它们。

  自认识画家李凤龙后,汪涵对古印收藏的情趣日益高涨。李凤龙是画家,又篆刻,对古印有情结,平日里也收藏了数十方古铜印。李凤龙曾邀请汪涵到家中欣赏他的古印收藏。“高中那会儿,我自己也学过篆刻,临摹过很多汉印,所以看到凤龙收藏的印之后,很是亲切。”

  去李凤龙家做客后,汪涵觉得自己也许能系统收藏古印。“我本身做的工作也是每天跟语言、文字打交道。铜印上的这些文字,有很多是看不懂的,所以会有很大的欲望去知道它背后的意义。再者,当时铜印的价格还不是极其昂贵。”

  汪涵现在也收藏有几百方古印了,其中不乏极少见的精品。李凤龙说:“他的收藏在全国范围内来看,算得上一号人物了。”

  潜心收藏这么久,汪涵当然别有心得。他说收藏有七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放眼望之,满眼都是真货;第二个阶段,掌握一点知识以后,满眼都是假货;第三个阶段是真伪莫辨;第四个阶段就是贪痴满怀,满眼都是诱惑;第五个阶段就是心生欢喜,不言对错,我高兴就可以;第六个阶段就是烟云转逝,看一下就够了;最后的一个阶段叫做万物皆空,一笑而过。

  汪涵现在处于哪个阶段呢?“我现在处于第四个阶段,看到什么都喜欢,所以什么都买。这种东西你有机会亲近它,自然也会快乐的,没事偷着乐就行了,这是最开心的,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