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少年都不贱

  偶然读到了张爱玲的小说《同学少年都不贱》,讲的是两位女孩恩娟、赵珏之间的情谊沧桑。恩娟嫁了位犹太人,后来移民美国,丈夫成为第一位入阁移民,赵珏则境遇不如恩娟。多年后重逢,两人相对当年平等的身世,便见出高低。

  有人觉得《同学少年都不贱》里的恩娟是炎樱。任张爱玲这样孤傲的女子,生命中却也少不了一位好友。她就是炎樱。炎樱是混血的锡兰(今斯里兰卡)女孩,与张爱玲曾同是圣约翰大学的同学。炎樱是张爱玲给她取的名字。她们一起买鞋,喝咖啡,看橱窗,私语……

  炎樱曾在写给胡兰成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兰,你真是不知道现在同爱玲一块出去有多讨厌……一群小女学生跟在后面唱着‘张爱玲!张爱玲’!”那时在众人仰慕的才女张爱玲的面前,炎樱的心里,应该是有些许落寞的。

  然而,人生的境遇谁能知道呢。炎樱写信给张爱玲:“有船主求婚。”船主,应是中产阶级吧。彼时,张爱玲刚结束与胡兰成的婚姻来到纽约,通过炎樱入住救济贫民的职业妇女宿舍。

  1993年炎樱信中写道:“我年幼的时候没有人说我美丽,从来也没有——只有George(其丈夫)说过,我想那是因为他爱我……”彼时的张爱玲正处惨淡的极点,没爱情,没婚姻,没名气……惶惶地拖着纸袋到处搬家逃避虫患。1995年75岁的张爱玲逝世于洛杉矶公寓,她没有儿女,当时身边没有一个人,恰逢中国“中秋节”。

  命运再一次扭转,时至今日,谁又识炎樱?除了在张爱玲卖得火热的书中,我们可以拼凑出张爱玲生命中曾有一个女孩。

  同学少年都不贱。每个人的人生对于自己都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