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嘉,你为什么不快乐

  那年,我刚从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出来,考入一所军校就读研究生。这真是我生命中一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般的盛事。正是快乐的时候,却见到敏嘉在宿舍里情绪低落,眼睛红肿,一副刚哭过的样子。

  细细追问,原来敏嘉对自己的“自费生”身份心有不甘。她心气高,敏感,自觉在人前落了下风。其实,自费生除了多掏两万元的学费,其他的待遇跟公费生一模一样。我劝她:想想我们儿时在农村的小伙伴们,再看看我们现在,穿着军装,英姿飒爽,谁人不羡慕。她说:我是什么大学毕业的,你又是从哪考来的?想法能一样吗!我哭笑不得:是,同是上军校,您是公主下嫁,我们是穷人家的姑娘攀上了豪门!

  咱的“出身”的确不如敏嘉的“高贵”,所以并不介意敏嘉的直率,决定让自己快乐的时候,任谁也给它打不了折扣。

  跟敏嘉同学三年期间,我发现让敏嘉“不快乐”的事儿真的很多。她同宿舍的女生家里条件都很好,自己挣的钱,可以随意给自己买花戴,而敏嘉新婚的丈夫在一所地方大学读研,每月的补助只有两三百元,得靠她来养家;别人的护肤品用雅诗兰黛,而她只能是欧珀莱;别人的老爹是某部队的少将,连院长见了都恭恭敬敬,而几个月过去,研究生院的头儿还会叫错她的名字……

  毕业后,敏嘉分到另外一个城市,她的爱人也毕业了,且谋了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年薪近二十万,付首期买了房子,还买了一辆小POLO,这情形,在他们所在的城市,算得上相当宽松了。我也为敏嘉高兴,想想她这些年的抑郁,大概可以告一段落了。

  跟她通过话才发现:敏嘉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快乐,且愈演愈烈。她说她在单位“没人罩着”,苦活、累活、费力不讨好的活,全是她的。我说:你总不必为衣食担忧了呀,你都用上雅诗兰黛了,房子、车都有了,在同事面前,也该气定神闲了。细节,就不要再计较了。她说:我住上别墅了吗?我开上宝马了吗?就POLO这种档次的车,单位的女同事人手一辆!

  我没话说了。

  老天一定是怜惜敏嘉的心高气傲,竟给了她一个粉雕玉琢、聪明灵秀的女儿。这个女儿,舞蹈、钢琴,甚至随随便便学个轮滑,都没有同龄的孩子超过她。在孩子身上,敏嘉终于看到了一丝光明。

  前两天,敏嘉又打来电话诉说苦闷:她的这个女儿,竟是个不要强的,英语课上一位小同学有明显超过她的趋势,她竟无动于衷!

  那一刻,我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了敏嘉不快乐的原因。她的要求,永远随着环境,水涨船高。而且,最重要的,她不停地在别人身上,寻找快乐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