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再见了,赫敏.格兰杰

  “事实上,我一直拥有那么多自由。我用自己的方式生活,觉得完全没有叛逆的必要。”

  从9岁到20岁,艾玛·沃特森是赫敏·格兰杰;20岁以后,艾玛·沃特森成为她自己。

  三个月前的一天,艾玛·沃特森走进纽约一家美发沙龙。发型师抓起沃特森长长的马尾,一刀剪了下去。一头浓密的长发散落在地。沃特森第一次在镜子中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

  这一剪,标志着艾玛·沃特森正式告别了“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的“赫敏·格兰杰”。在过去的11年里,为了角色需要,她将一头棕色的浓密长发保留至今。

  获得“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赫敏一角的那一年,沃特森只有9岁。现在,第七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在中国内地和北美同步上映,此时的她已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颇受时尚界青睐的少女明星。

  2010年6月,《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最后一部将在2011年暑期上映)在英国利维斯顿片场杀青。“散伙饭”那天,当大屏幕上放起回顾性的拍摄花絮,沃特森第一个哭了出来。她与相处了11年的好朋友丹尼尔·雷德克里夫(饰演哈利·波特)和鲁伯特·格林特(饰演罗恩·韦斯莱)紧紧抱在一起。

  丢掉魔杖、卸下戏服的沃特森并不打算继续演戏,而是选择先在美国常春藤名校之一的布朗大学完成学业。她想要重新成为一个平凡人。

  与赫敏·格兰杰一起长大

  在JK·罗琳的最后一本《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结尾,罗恩与赫敏终于一吻定情,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最后三部由英国导演大卫·耶茨执导。在沃特森看来,耶茨对赫敏的诠释无疑是系列中最真实、最出彩的,他很好地捕捉到赫敏作为一名少女内心的阴暗和微妙情绪。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聪明骄傲、稚气未脱的小赫敏了。

  1999年,得知JK·罗琳的《哈利·波特》畅销书系列要改编成电影,并将在全英国范围内甄选男女主角时,沃特森正看到第三本《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从第一次试镜起,沃特森就知道赫敏这个角色非她莫属,“赫敏和我太像了,我都不忍心看到别人扮演她”。

  事实证明,沃特森的自信是正确的——就像赫敏永远知道自己是对的一样。9岁的沃特森从数以千计的候选者中脱颖而出,在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的表演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身上具有赫敏·格兰杰这个角色的灵魂与精髓。”当导演克里斯·哥伦布第一次看到沃特森、雷德克里夫和格林特共同出现在镜头前时,“那种组合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给人一种电流通过全身的感觉,真是一个完美的组合”。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电影首映式之前,附近的邻居在路上遇到沃特森,总会多打量几眼这个小姑娘。学校里的同学更是一窝蜂地围向她,“拍电影好玩吗?…‘你学会魔法了吗?”“你骑着扫帚飞了吗?”……

  继前两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之后,又有三位导演接过了哥伦布的接力棒。沃特森说,可以明显感受到,每个导演镜头下的赫敏·格兰杰都是不同的。在墨西哥人阿方索·卡隆执导的《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中,聪明伶俐的赫敏依然像往常那样引人注目,但同时她也变得更坚强。“前两部里,赫敏好学、自信,但有点跋扈,像个小大人。到了第三部,赫敏身上多了一种女性力量,这和我十几岁时的性格非常相似。”沃特森说道。

  沃特森就这样在片场度过了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童年,但漫长的拍戏生涯并不像外人想的那么轻松有趣。他们一天工作12个小时,每天六点半就必须到片场准备,年年如此。拍戏之余,为了保证学业不受影响,沃特森每天还要花三个小时接受辅导和补课,并抓紧任何空隙时间复习功课,包括在弄发型的时候。

  布朗大学收入最高的女生

  2009年,艾玛·沃特森以全优的成绩考入布朗大学,攻读英语文学和历史专业。身边看着《哈利·波特》长大的同学都激动万分——“赫敏·格兰杰”竟然和他们在同一课堂里!

  然而,这位在国际上声名鹊起的少女演员和时尚界新星,却并不希望自己在校园里受到过分关注或区别对待。

  在布朗大学念书的第一天,一大群男生围住沃特森要签名,签到最后,沃特森实在忍不住了。“我突然失控地叫了起来。每个人都害怕地看着我,‘天哪,她究竟怎么了?”’沃特森笑着说道,“而我只是不停地说:‘真的对不起,但我是来学习的,我只想当一名学生。我不签可以吗?因为你整个学期都会在校园里看到我的。”’

  2009年,沃特森成为好莱坞收入最高的女演员。媒体争相报道,年纪轻轻的沃特森已经坐拥1000万英镑的身家,这使得她有资本与任何名导演合作。“但我对大成本的电影和好莱坞大片都没兴趣。”沃特森说,如果再接戏,她期待的是一个真正启迪人心的剧本,“或许小成本的独立电影制片人可以感动我。”

  除了演戏,沃特森还迅速成为时尚界的新宠。她频繁登上《VOGUE》、《ELLE》等时尚杂志封面,成为BURBERRY和CHANEL的品牌代言人。尽管如此,生活中的沃特森还是喜欢简约随性的穿衣风格,并认为“花大半天在出门前打扮自己是可笑的”。沃特森坦言,如果碰到特殊的场合,她通常会去借一套礼服——这就意味着当天晚上必须还回去,“就像灰姑娘一样”。

  尽管早早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少女之一,但沃特森成年前,每个月只用父亲给她的50英镑生活费。18岁生日时,她才开始自由支配自己挣来的钱。她并不打算大手大脚地把钱挥霍掉,而是在英国著名的私人银行报名一个课程,学习如何打理个人财产。

  沃特森用丰厚的第一桶金,为自己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并带她的爸爸一同去了意大利的托斯卡尼度假。“他工作太辛苦了,有一天我打电话问他的秘书:‘他什么时候休息?’之后便策划了一次两人旅行。”沃特森说道,“噢,我还给自己买了辆丰田普瑞斯。”“我最大的放松,就是读一本书”

  有媒体称,拍完《哈利·波特》系列后,沃特森即便未来不工作,这笔片酬也够她用一辈子了。不过,沃特森还是选择回到自己喜爱的校园。“或许听起来有点古怪,但在拍摄《哈利·波特》之外,我最大的放松就是坐下来,读一本书。”沃特森说道。

  沃特森从没有受过任何表演方面的专业训练。她出生于巴黎,父母亲都是剑桥大学毕业的律师。沃特森5岁时,两人因性格不合而离异。此后,沃特森和弟弟亚历克斯便跟随父亲定居伦敦。就像小说中来自“麻瓜”(不会魔法的普通人)家庭的赫敏一样,沃特森从小就很独立,靠着自己的智慧和悟性一步步摸索,“就像汽车前灯中的小鹿斑比,没有人指引方向”。

  幸好沃特森在片场遇到了著名导演蒂姆·波顿的妻子海伦娜·伯瀚·卡特。这位在《搏击俱乐部》、《看得见风景的房间》中都有过惊艳表现的英国演员,在片场成为沃特森的表演导师。“她和我一样,也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她让我多读契诃夫和其他小说。她让我知道,你对角色的了解越多,就越能靠直觉演好它。”沃特森说道。

  虽然媒体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曝光沃特森的机会,但沃特森并没有给狗仔队留下太多把柄。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沃特森,似乎永远都是乖乖女的形象。沃特森的形象始终积极正面,这与她父母从小便注重培养女儿的独立性不无关系——在餐厅里不准她点儿童套餐、要求她像大人一样说话。沃特森7岁时便喝了父亲给她的第一杯兑了水的红酒。“所以上学时,当同学们拿出偷偷从父母那儿拿来的酒精饮料炫耀时,我压根就不感兴趣。”沃特森说道。

  “我用自己的方式生活,觉得完全没有叛逆的必要。”沃特森说,“事实上,我一直拥有那么多自由。9岁时有了工作,十七八岁时就能自食其力,赚钱养活自己,环游世界,还有什么需要叛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