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一个人住第五年,爱情在奔跑

茶餐厅奇遇记

  “尖东”不在香港,在小艺家楼下。那是家叫“尖东”的港式茶餐厅。凉志站在透明的玻璃房里切烧味。第一次遇见他,是某一天午后,我刚和男朋友分手,搬到朋友小艺的房子借住。他高,且瘦,靠在店门口的玻璃上,说:“小姐,要帮忙吗?”

  我说:“要啊,我险种挺多的,你想买哪一个?”

  “你是卖保险的?”他吓得往店里缩,唯恐避之不及。

  可是那一天,我已经丢了男朋友,不能再丢了潜在客户。我追进店门说:“先生,你是厨师吧?那可是高危人群啊。我保证,你只要买了保险,一旦出了事,我们都赔。切了手,切了脚,烧了肚皮……”

  “停,打住吧。”凉志一脸怕怕地拦住我说,“再说会儿,我就要挂了。”

  “挂了也不怕哦,至少可以赔个几十万。要是在飞机上挂了,还翻20倍呢。”

  凉志被我的热情吓得不轻,躲在玻璃房里说:“说这么半天都累了吧?我请你吃叉烧。”

  凉志切了份隔夜叉烧,配新鲜米饭,然后坐在一旁笑嘻嘻地看我鲸吞。笑吧。我没理他。那一年吃猪肉很贵,找工作很难。小艺一直没回来,打电话也不回。我从热闹夜市,一直坐到凌晨打烊。凉志推我的肩说:“她是不是忘了啊?”

  “不会吧。”我的声音,没了底气。

  “我们要打烊了。要不,你到我那儿去凑合一晚上?”

  我很感激地望着他,说:“其实……如果……我不去,你能买份保险吗?”

  凉志要口吐白沫了。

高木的侄子

  联系到小艺,已经是第二天。她说她在中山。很显然是句假话。但我不能拆穿。凉志一直坐在我身后沙发上说:“你不会打算在这里长住吧?”

  凉志的小公寓,小到只有一个房间。我睡在他的床上,他只好缩进沙发。我说:“你有没有看过高木直子的《一个人住第5年》?”

  凉志一头雾水地看着我说:“高木的侄子?我不认识。”

  我闷头在巨大的背包里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本陪伴我N年的漫画。是的,我爱高木直子。尤其这本讲述一个年轻的、单身女子的故事。她让我知道,在穿越不算宽阔的日本海之后,有一个和我一样在孤独里找热闹,在寂寞里找有趣的女人。我们有着共同的特质,穷,且能折腾。不过,让一个从小看天马流星拳,随时等待命令变形的男人看懂这个,还需时日。

  凉志捧着漫画说;“哇,小人书啊,好多年不看了。”

  他热情地捧着书看起来,我在心里长吁了口气。终于成功转移话题了,我必须在凉志领悟高木小姐之前我新住处。

告别凉皇后

  其实,我的麻烦还远不止这些,比如我终日不振的业绩曲线,就像我的身材一样平坦如机场。培训主管一见到我就对我翻白眼,说:“快在我眼前消失,你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败笔。”于是,我很不礼貌地对她冒出了粗口。

  凉志听到我这段经历,边给我做着鸳鸯奶茶,边慢悠悠地说:“你呀,做新丁还是要厚道一些。我做学徒的时候,一天要被师傅骂一百遍。”

  其实,我们真不是一类人,他老实、大度、呆。而我是不安分且斤斤计较的猫。如果没有小艺和前男友的恩断义绝,也许我们永远没有交集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