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我爱刘胡兰

  今天,我觉得很光荣,我也对得起刘胡兰,和她比起来。我也不差,我也是硬汉

  在那个时候,打玻璃弹珠是我们最爱的游戏。我的周围有四五个小伙伴,每个人的准星都差不多。临时工哥哥就喜欢和我们玩打弹子,我们一般都带二三十个弹子,他只带三四个,可是他有大弹子和小弹子。他要打别人的时候就换大弹子,别人打他的时候就换成小弹子,他每天都要赢走我们二三十颗弹子。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我们最猛的小伙伴身上,他也是我所景仰的小伙伴。他的外号是10号。

  那位小伙伴,10号,他和我们研究过好几次如何惩罚那个临时工哥哥。他有一次把我们召集起来,说,我们要反抗。

  我们另外三个小朋友问道,怎么反抗?

  他说,在他蹲下来瞄的时候,我从后面用鞋带勒死他,你们要做到的就是不要看我,假装在打弹子,能做到吗?

  我摇摇头,表示我做不到,我觉得这么大的事情要发生了,我肯定不能忍住不看。

  他说,那我们在他喝的水里下毒,下老鼠药,唯一要做到的就是当他死了以后,警察问起来,我们谁也不能交代。你能做到吗?

  我摇了摇头,说我做不到,只要我爹拧我的屁股超过180度,我就什么都招了。

  10号当时从书包里掏出了语文书,翻到了刘胡兰的那一页,说,你看看。

  我仔细地看完了刘胡兰,非常地气愤。我问10号,刘胡兰长什么样?书里的图被你抠下来了。

  他解开了自己的衬衫,露出了白背心,白背心上赫然贴着刘胡兰。我想,这应该是中国文化衫的起源。他让我看了一眼,马上就把衣服扣了起来,说,我估计你这样的人,还是会招的,你太差劲了,我还得再想一个办法。

  那一天打弹子的情景,我记忆犹新。在我们打到第二局的时候,临时工哥哥一如既往地来了。那天的弹子我打得非常心猿意马,很快就输得只剩三粒。

  我一直注意着10号,10号没有带水,没有带刀,穿的鞋子也没有鞋带,周围也没有板砖,10号会怎么杀人呢?轮到了临时工哥哥,他不动声色地从兜里掏出了大号弹子,瞄准了我的那粒彩色弹子,10号已经到了我的弹子后方。临时工哥哥打歪了,他朝自己吐了一口唾沫,10号马上捡起那颗大弹子向着河岸飞奔了起来。我们所有人都怔了几秒,下意识地紧跟着飞奔。临时工哥哥也反应了过来,他三步就已经超过了率先启动的我,直追10号。10号离开河岸还有一百多米,我知道他想把这颗弹子扔到河里,但是临时工哥哥没几步已经在他身后几米,忽然间,他捂住嘴一躬腰,把大弹子吞了。

  我们所有人都愣了。临时工哥哥上前去,说,你吐出来。

  10号说,我要死了。

  临时工哥哥撒腿就跑了。我鄙视这个撒腿就跑的人,10号躺在我们的怀里,又说了一遍,我快死了,我觉得喘不过气来了,我的肚子好沉啊。

  我们七嘴八舌地说,快去叫救护车。但是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叫救护车。

  10号说,不要让大人们知道。我是为了你们而死的。从今天起,他就没有大弹子了,你们一定要战胜他。

  我说,我们会的。

  我旁边的另外一个小伙伴握着10号的手,说,他还有一个小弹子,我们老是瞄不准那个小的,我也会把它吃掉的。

  10号说,靠!我吃大的,你吃小的,你真……

  说着,10号的头一歪。我们都哭了起来。

  10号又把头转了过来,说,要死的感觉好难受。我有一些遗言要说。我没有喜欢的女同学,我长了这么大,活了这一辈
子,没有爱上过任何女人,我只爱一个人,刘胡兰。

  10号咽了一口口水,扫视了一圈我们,说,其实今天,我觉得我很光荣。我也对得起刘胡兰,和她比起来,我也不差,我也是硬汉。数学刘老师,他当众骂过我,我死了以后,把骨灰撤在他家被单上。纪律委员他骂我,把我的骨灰撒到他的铅笔盒里。我的爸爸在远洋轮上,给他写一封信,把我的骨灰撒在信里,我的……我有多少骨灰?

  那天一直到晚上,我们轮流听着10号的遗言。

  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整个晚上我都在家等10号的妈妈奔丧。第二天我委靡不振地来到了泥地上,看见10号已经在那里打弹子了。10号说,我没有死。

  我说,我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