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比他好的男生换不换

换个男朋友吧

  在空调车上,乔西收下了一大把榛子松子。这些果仁从东北茂密的树林里,被摘下,被炒干,被打包,用黄黄的牛皮纸,千里迢迢来到这个副热带高压下的城市,讨好了男生最心爱的女孩。这纯粹是意外。几乎已经不抱希望的中嘉,被乔西拒绝了太多次。他是个只会老老实实告白示爱的男生,在奋勇表现花样百出的追求者们当中,毫无光华,彻底被湮没。

  中嘉的妈妈来学校看望心爱的儿子,顺便带了一大袋他们当地的炒货。这些气味芬芳,质地干脆的果仁,中嘉很大度地分了一些给宿舍的男生,剩下的他丢进了背包。如果想家,就吃一点。

  乔西非常漂亮,漂亮的女生总是追求的人很多,得到的人只有一个。那个得到乔西的男孩跟乔西在公交车上,僵持了一段时间,然后在车门打开的间隙,男孩脸色难看地冲下车,女生不下车,只是扭头盯着车窗玻璃,恶狠狠地瞪着,散发着全世界谁也别来惹我的气息。

  瞪得久了,乔西看见车窗映出的中嘉的影子。他就坐在最后一排,从前数过去四排,他恰到好处被气得掉泪的女生看见面孔。年轻的女生想起来了,这是一张被她拒绝好多次的脸。

  当时的中嘉没有露出一丝的幸灾乐祸,相反他还慢吞吞凑过来,站在过道耐心等着,等到乔西身边座位空了,就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地坐下去,双手捧着打开的纸包。给,你吃吧,他说。长得像大号瓜子的榛子,开口的带壳松子,乔西从公交车下来,一直到宿舍门口才吃完。好吃吗?真好吃。不知道为什么,吃着东西的时候她不再哭了,也不再生气了。如果交往一个卖相不错的男孩,他却对他的女朋友死硬不妥协,要这种男朋友不是自讨苦吃吗?还不如换一个。

秋天杀死了夏天

  换一个人相处,就像换一个世界生活。这是两个性格反差很大的男生。

  中嘉会用高了两个八度的声音发出感叹,“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牛肉面”。但其实乔西只不过在学校外面的菜市场买了一点熟牛肉切成丁,加几根葱花,煮了一包一块五的康师傅牛肉面。这感觉很奇妙也很好笑。乔西当然知道,全世界最棒的牛肉面师傅如果排个名次的话,她一定在名单上的倒数第一名之外。

  20岁的女孩在这些人生小小的变迁中,隐隐约约领会到一点什么。虽然她毫无手艺可言,但她做的最普通的牛肉面,是对方认定的顶级牛肉面。在吃了中嘉的炒货之后的那个晚上,他们又见面了,她约了中嘉,到她的住处,在小小的租赁的民房里,用那些小锅子、电磁炉,给他做了一碗牛肉面。

  他什么都没问,你跟你那个男朋友怎么了?还会和好吗?他就是以吃大餐的架势,消灭了一碗面。显然乔西跟她的男朋友吵架闹分手了,显然,乔西准备原谅那个男孩的时间是有期限的,他的道歉又来得比较迟了。那个男孩用钥匙打开房门,目睹到了他不能接受的状况,离开的时候,踩烂了带来的水果,摔坏了民房质量低劣的门。

  越是把一切搞得乱糟糟大打出手,越是在女孩的心里变得一塌糊涂。秋天杀死了夏天,冬天渐渐到来,中嘉成了乔西的正式男友。

  有那么一些时候,乔西上课,凝视阶梯教室外的松树,走神了。她忍不住幻想了她的未来,跟这个对她好、对她好到无路可退的男生,结婚生子一直到老。这未尝不是一种特别美好的结局。然而,人生的逻辑是,有更好的男生出现,你的心便开始动摇。

更好的人

  乔西开始发觉,自己其实是个贪心又肤浅的女生。当她喜欢的中嘉开始工作,开始成为小职员,开始看上司脸色,开始为日益高涨的房价唉声叹气的时候,她偷偷地赴了另外一个男人的约。

  这是个30岁的男人,时间已经把他打磨成正当最好年纪的青年才俊。进电梯按住开门键等候陌生人,吃一顿饭先给女方拉开椅子,习惯养成很久,所以极为自然顺手。他对她说,他的第三套房子在郊区,有假期的时候,躲开那些不想看见的人不想去做的事,消磨一整天浑身都轻松。最好的一点是,他还没结婚,也没有离过婚。

  对于乔西来说,这个男人就像是野外生长了许多年的果实,成熟之际,送到刚好路过的乔西面前。要享用吗?可是享用的前提是背叛中嘉。

  哦,有一些事情或许还需要补充说一说。当中嘉工作了,乔西还没有毕业。她一直交往的都是年级比她高的学长。如今她遇见这个更好的男人,她动摇了。他们的相遇是在一场招聘会上。这是个大学生很辛苦但又大部分找不到工作的时代。作为招聘官,他更加富有魅力。

天平失衡

  男人面试了她,向她发出邀约。他们的约会在精致的场所,他也挺守礼。

  一连许多天,她很矛盾。在最矛盾的时候,中嘉也毫无察觉,他在赶一份项目计划,没日没夜改了许多遍,加班到很晚回来,胡乱吃了几口饭,倒头昏睡。22岁的中嘉说,等到他成功拿下项目成为主力,他将获得一笔奖金,双方家长支持下足够首付,足够乔西一毕业他们就结婚。这是一条一眼可以望见尽头的路,路上的平凡琐碎令她恐惧。在年轻的岁月单纯地谈恋爱,最美好不过,但美好向来短暂且容易消逝。

  站在分岔口,乔西的手机收到了男人诚恳的短信,你考虑好了吗?我在等你答复。中嘉失败了,他本来非常非常接近成功,但最后他被挤出了团队。那个很重要的,跟他的人生计划、幸福未来挂钩的项目,交给了别人。公司里的竞争对手也不差,完成得很出色。

  遇到这个重要的挫折,他第一次喝酒了,喝得很多很猛,醉得很快很厉害。他更加不知道,促使他个人失败的原因是,那个男人打了一个拜托电话,友人卖了一个面子。先成功的人总有广阔的人脉,他本来可以做得不那么过分。但男人终归是男人,想要得到的心累积了急切,于是要凭借人力来扭曲局面。爱情中的卑鄙伎俩,情有可原。

  年轻的中嘉回家了,那其实算不上一个家,租的房子永远无法在心理上构成自己的家。他倒在沙发上迷迷糊糊。乔西收拾了一点点自己的东西,走出门口。越来越对比鲜明的两者。天平失衡,坠向该坠下的一端。

  奇特的是,她忽然发现,她每走出一步,脚就沉重一分。不远处那辆漂亮的小汽车,在夜色里闪烁迷人的光泽。是她通知男人开车来接她的。不是不可以变心。重要的是,变心之后,能不能承受那份沉甸甸的罪恶感。

映照

  沿着人行道,快要接近那辆车的时候,她忽然折向一家杂货店。店门口摆着一个大冰柜。这是个夏日炎热的夜晚,她忽然很想吃一根雪糕,让自己冷静地再想一想。她翻找出一款巧克力榛仁雪糕。外包装袋印刷着一句广告词:内有整颗榛仁。榛子的仁,是榛子的心。后来跟中嘉在一起的日子,所有来自东北的礼物,母亲邮寄给儿子的果仁,通通进了她的肚子。乔西叹气了。

  好男孩之外,的确一定有更好的,如果遇到更好之外的更好,难道继续换下去?

  此时此刻,乔西问自己,这一次换人跟上一次换人一样吗?想要过舒服好日子的心,能够替换真心喜欢的心吗?

  不管选什么都不够完美。人总是越来越聪明。推翻自己,又推翻那个推翻自己的自己。她决定听从自己的脚,让脚投票。手机响了,她没接。

  一秒钟,她解决了所有纠结、矛盾。她的脚往回走,居然越走越轻快。当她回到门口,撞见急匆匆正要出门的中嘉。被人生初期的辛苦折磨到面貌憔悴的中嘉冲她说,醒了发现你人不在,你跑哪里去了,我担心得要命,正要去找你。

  哦,我给你买了牛肉面,当夜宵。她笑一笑。中嘉一把抱住她,抱得太紧,她只好仰头呼吸,让走道的灯光映照出一脸的金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