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叶集] 我想我得了IT分裂症

  我想我得了IT分裂症。

  算算吧,一天24小时,除去睡觉的8小时,至少有10个小时是在虚拟的世界中度过。因此,每天不得不关机的时候,总有些留恋和痛恨以及空虚暴涨。好像初恋和失恋。我病了。

  我知道,按电梯的时候,我会双击按钮;我拿面包的姿势像握鼠标;坐在公共汽车上,前排的后脑勺在我的眼睛里像17寸的屏幕;双手如果平行地放在一起,就会情不自禁地空敲键盘。我还知道,我跟你说话的时候,对不起,那些句子,在我的脑海里已经被分解为拼音,并迅速地落实在键盘上。我已经不会写字了,我能从错别字连篇的文章中读出完整的意思,多亏网络,那里是流行错别字的集中营,我功德圆满了。任何页面在我的眼睛里,都有源代码,包括排版漂亮的宣传页。我总觉得如果纸从中间剖开,肯定会“劈里啪啦”掉出好多html命令和css样式表。

  那天,我家领导说屋里太乱。我说不乱,只要做个外挂的样式表就搞定了。言毕,我和领导恐怖地对视,半晌无语。

  我想按任何可以按的东西,包括家里小猫圆圆的鼻头,对了,我给它起名叫“鼠标”。经过多次网友聚会,我发现这一行的妹妹不如策划部的漂亮,哥哥没有商务部的潇洒,是恐龙青蛙的聚集地。可是,一到网上,我就想不起他们都长什么样,因此,他们在我的屏幕上,就是美女帅哥。

  公司印名片的时候,让每一个人写自己的资料,我就在发呆:我的名字太多,用哪一个好呢?要不是有人大喊一声:“那个谁谁,就差你了,快点儿!”我险些忘了自己还有这样一个奇怪的正儿八经的名字。

  我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

  昨天,我吃饭的时候,食指居然在馒头上乱按;关灯的时候双击台灯的开关,然后纳闷,怎么关不掉?

  我家领导决定在国庆节的时候,带我去农村没电脑的地方治病。我想,我想,我会死的,因为没有电脑而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