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借条

  梦萍的丈夫患了一种绝症,耗尽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是没能治好,最终撇下她和儿子离去了。梦萍的丧夫之痛不言而喻,但看到挂历上渐渐逼近的那个红色的6月1日,她又不得不为另一件事犯愁。失去父亲,对儿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太大的创伤,她至今还记得儿子听到噩耗后撕心裂肺的哭声。望着儿子数月来颓丧的神情,梦萍真为他担心。要是能在儿童节给儿子买一份礼物,对他来说一定是一种宽慰一种鼓励。可家里除了勉强糊口的几个钱以外,连一张多余的钞票也没有了,拿什么来买礼物呢?

  梦萍在家里翻箱倒柜,希望能从某个角落找出一点零钱,哪怕是50元、20元也好呀。但是,没有。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一张纸条从她正翻着的书里飘了下来。拾起来一看,竟是本市的孙哲曾向她丈夫借了50元钱的借条。梦萍先是一阵惊喜,接着又有一点失望。欠款数目这么小,孙哲又是丈夫生前的朋友,怎么好意思上门去讨债呢?但她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最终还是决定去要回那50元钱。

  孙哲5岁的女儿已经睡着了。他一个人坐在一张破沙发上,沮丧地低着头。梦萍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问他的近况。孙哲叹了口气说他已经失业很久了,还没找到工作,现在手头上只剩了60元钱,正好女儿又看上了一辆价值50多元的玩具汽车,吵着要他买回来作儿童节礼物。

  梦萍不禁倒吸了口冷气,她走到小床边,帮孙哲的女儿掖好被子,又安慰了孙哲几句,就起身告辞了。走到大门外,梦萍把那张借条揉成一团随手扔在了门口的草地上。“让这张纸条见鬼去吧!”

  刚回到家,梦萍就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竟是孙哲!他从口袋里掏出50元钱,递给梦萍,并解释说他看见了那张扔在地上的借条。梦萍当然不要,可孙哲坚决地摇摇头:“你要不是毫无办法也不会来找我的,再说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有了这50元钱,梦萍的心境好多了。她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想想明天怎么给儿子过节。窗前那台破旧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报一则新闻,说明天电视台计划要拍一部电视剧的一组惊险镜头,要招一名特技替身演员,在红叶公园演一段从满是荆棘的山崖上翻滚坠落的戏。梦萍决定明天买完礼物后带儿子去看,儿子喜欢那种气氛。

  拍摄现场围了好些看热闹的人。梦萍领着儿子挤进人群时,剧组已经开拍了。虽然采取了一些防护措施,但那个替身演员从山崖上滚落时,还是不时地被丛生的荆棘无情地撕扯刮咬着。最糟糕的是,导演总是不满意,可怜的替身只好一遍又一遍地被折磨。终于,导演喊了一声“OK”,梦萍一颗悬着的心也落了地。那个替身演员一瘸一拐地向观众这边走过来,当他摘下防护帽的时候,梦萍一下子惊呆了:那人竟是孙哲!

  自责和内疚顿时充满了梦萍的整个身体。她再也没有兴趣在拍摄现场驻足了。回到家,梦萍拿出一本备忘录。那是他与丈夫共同记载一些重要事情用的。刚刚翻开备忘录,几行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

  孙哲先生借我们的50元钱已经归还了,由于没有找到借条以便销毁,特记此以备忘。

  李军3月22日

  梦萍呆呆地愣在那里,脑子里一片混乱。半晌,她忽然醒悟过来,拿起备忘录出了门。当她来到孙哲家里时,一脸胶布的孙哲正兴致勃勃同女儿一起摆弄着一辆崭新的玩具汽车。梦萍拿出备忘录,吞吞吐吐地向孙哲解释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没想到孙哲却一脸微笑地说:“我知道那钱已经还过了,但我理解你的难处。那不是还债,那是我送给你儿子的节日礼物。”

  看着孙哲真挚诚恳的笑容,两行热泪从梦萍的脸上滑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