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 日本人的“丸子观”刘林

  自1990年《樱桃小丸子》首次被日本富士电视台改编成动画片后,这个喜欢发呆、叹气、扭来扭去、永远带着两朵红晕的小“萝莉”,就迅速俘获了日本及全亚洲的心,成功“萌”翻了两代人。2010年,小丸子已经20岁了。

  愈演愈烈的“萝莉”情结

  《樱桃小丸子》能做到长盛不衰,很大一部分归功于小丸子的“萝莉”形象。萝莉情结,亦称“萝莉控”,是对一种具有未成年女孩儿天真无邪形象的形容,且比起男性,年轻女性对这一形象的免疫力更低。如今在中国及亚洲其他各国,都能轻易觅得萝莉控们的身影,日本尤甚。

  早稻田大学人文学部三年级的荒川丽未,便是一名忠实“贡丸”(小丸子粉丝的称呼)。从漫画到卡通玩具,自小开始收集的小丸子系列商品占据了她收藏品的大半部分。“她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可爱的存在,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的确,“可爱”,是日本人的口头禅,也是他们对人和事物的最高评价,甚至性感、智慧、有担当等等赞誉词都能被归结为——“非常可爱”——也就是眼下处处能听到的“萌”。日本人天性不懂抗拒任何“萌”的东西,连自己也往往被严格要求“萌到位”。

  浓郁的家庭氛围

  当然,仅靠“可爱”是无法成事的。作者的聪明之处在于,将小丸子一家作为一个整体推出市场。对家族间互帮互助、相亲相爱情节的细致描述,为《樱桃小丸子》成功风靡亚洲奠定了基础。小丸子家的布置陈设、传统的日本和式建筑和街道布局,勾起了每一个观众对童年时光的回忆。荒川丽未对记者说,小丸子全家的故事经常能引起她的共鸣——这便是作者的心机,这也就是为什么小丸子一家的平淡生活,能够很容易地被注重家庭和亲情观念的东亚地区观众所接受。

  与父亲一边共浴一边大声唱歌,这是小丸子家庭故事中极为温馨的片段。替孩子洗澡,是中国多数父母感到疲惫麻烦的一刻。在中国孩子具备自理能力前,洗澡往往由母亲代劳。等到了少年时代具备“洗得干净”的能力后,便也独立入浴,鲜见与父亲或母亲共浴的现象。

  日本则恰恰相反。对于劳累了一天的日本人来说,晚餐及晚餐后难得的团圆时光是多么来之不易。晚餐时分,全家人围坐在一起,自由谈论学校里的老师、公司里的人事、超市的物价抑或是邻居家的新电视机,其乐融融。晚餐后,常常是小丸子的父亲在浴室一声吆喝,小丸子便兴高采烈地急急跑去——氤氲的热气后便出现一大一小两张幸福的笑脸。如此这般温馨的情景,想必是日本人心中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小人物大智慧

  除了“萌”外形以及浓郁的家庭氛围,小丸子成功打入成人世界的另一大利器便是她的人小鬼大。

  不知道是否与身高有关,长期以来在日本民族的性格里,似乎总有一种“小则优”“小而可爱”“小可变大”“小能胜大”等先天的成分。无论是古代微小英雄形象的确立,还是现代高科技精微创新能力的成功,都体现出了青睐微小,崇尚精细,以小胜大,以弱胜强的性格。古代日本的庭院山水、现代日本的建筑装潢,无不体现小而精到、细致入微的特性。

  《樱桃小丸子》恰好是一部具有代表性的描写“小人物大智慧”的卡通片。娇小俏皮、聪明活泼的小丸子,在上幼稚园和小学低年级期间与家人、朋友、老师、同学之间所发生的一桩桩趣事,凸显了小丸子大把的优点,也凸显了她大把的缺点——遇到早起便想赖床,懒惰到了极点,时常闯祸,给家人和老师带来麻烦,爱贪便宜,图新鲜并粗心大意……但她始终坚持自己要当漫画家的梦想,也曾在班上仗义执言,乐观倔强,兴趣广泛,对事物充满好奇。这些看似平凡的品质,恰恰是绝大多数成年人步入社会后无法继续坚持的,是成年人心中永远的隐痛。于是,他们便在这个九岁女孩身上,寄托了最美好的无奈,重温孩童时代无忧无虑的生活。

  日本是一个竞争激烈的社会,尽管早就结束了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人们的干劲也不如当年足,但是工作强度高压力大精神紧张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标签。小丸子的简单、平和、积极进取正好给了日本成年人在忙碌之余放松身心的一个突破口。这个令人捧腹的可爱女孩的形象,今后还将带给多少代人温柔的精神按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