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触摸

  有一天晚上,是我值班。

  照例我要到操场上去转转,操场在教学楼的后边。周边是零星的几盏灯光,有极淡的一点光晕射出来。我带着手电出来,开始沿着跑道往里走,学生们大都回宿舍睡觉去了,我到操场转转的目的,无非是怕有的学生还没有回去,毕竟在这样一个春末的晚上,清新的空气以及舒爽宜人的温度是让人留恋和眷顾的。如果还有别的目的的话,那就是看看还有没有男女生在操场上———提防有早恋的学生。

  果然,再往夜色更深处走,我看到了两个人的背影,那该是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我快走几步,赶上了他们。

  我问,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回去睡觉。他俩嗫嚅着,说不出话来。听他们的气息,显然是被吓坏了,声音中透着紧张和惶恐。我面对他们站着,但暗淡的光,还是未能让我辨清他们在早恋,我也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而是旁敲侧击地讲了一些早恋对学习产生如何如何危害的话,两个学生低着头,只是默默地听,不插话,也没有辩解,宿舍楼熄灯的铃声响过后,我让他们回去了。

  之后,过了好几年,我早把这件事忘了。然而,一天,一封来自珠海某公司的信飞至我的案头,我觉得很是蹊跷,当我怀着好奇读完了那封信之后,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信是那个女生寄来的。信里边谈的内容,也是关于那个晚上的。她说,马老师,那个晚上,被您抓住之后,我很害怕,其实那一刻我一直担心着一件事情,就是您手中的手电筒,我怕您会突然之间拧亮您手中的手电筒,然后毫不留情地照在我俩的脸上,我觉得,那时我一定会无地自容。我是在惶恐中熬过那几分钟的,记得当时我一直在盯着您的手电,手电筒在您的手中翻转来,又翻转过去,但是最终您没有让它亮起来。即使是后来,您让我们回去的时候,也没有亮过,哪怕是一次。这些年,我一直忘不了这件事情,今天给您写这封信,我要郑重地对您说:谢谢您。

  我在那个晚上,心底里并没有感觉到亮不亮手电会对那件事产生多大的意义。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细节。对于一个孩子,对于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是多么大的尊重。这件事情之后,我开始更多地注意生活中的一些细节,比如,把愤怒的姿势换成握手,让一句厉声的呵斥变得温和,轻拍对方的肩膀,给仇怨一个宽容的眼神,用心倾听卑微人的话语,等等。我不想从这些细节中得到什么回报,但我知道,这些细节一定会碰上一颗善于感知的心灵,实际上,这已经足够了,就像阳光照耀大地万物的时候,它并不会在意一朵花是否会散发出幽香和芬芳一样。

  或许,它所在意的是,光线的每一个细微的部分,是不是给了花瓣最温暖的触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