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相互凝视的镜子

  [谁会与富有为敌]

  你从小就是个愤青。在我们快念完幼儿园的那年夏天,我父亲从东部一个非常有名的城市回到了小城,其实只是带了一笔钱回来,大人们都客气,说这就叫荣归故里,你耿直地说,应该叫腰缠万贯更确切吧。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很好的那种。

  我父亲天生就该是个商人,计算能力超群,他能在搭飞机的时候在香烟壳子上计算着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然后在抵达某座城市的第一时刻冲到外宾休息的宾馆门口,寻找着机会。他的财富与日俱增,和我母亲出行的时间越来越长,但真遗憾,实际上富有的人买不到时间,我在放学以后总是尾随着你回家,一起做作业,画画,看云,游泳。

  后来我们长大了一些,学会了边逛街边聊心事,从四牌楼到后街再到广场。那些十到十五岁,微不足道的心事,随着一张贴画一双手套,散落在城市的空气中,消失无踪。

  是的,那时候我们还小,至少从表面上看,我们并无不同。幼儿园的毕业照上,你蹲在第一排,袒露着裤子屁股上的补丁,笑得心无城府,心平气和,毫无怨念。那时候我们的世界还很小,虚荣心也未肥硕,只要有酸梅粉、泡泡糖、带花边的裙子,我们就是一样的。

  后来上了高中,你爱上了一个花心的男孩子,足足七年,你都无法将他忘记,哪怕只是一天。大学毕业的那个深夜,我们视频通话,你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喝了不少,你说你知道吗,我研究过了,这个世界上花心的男人,最后都终结在了富家女的手里。你说真羡慕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自由得像只飞鸟。你甚至问我,你会找个花心的男人吧,即使你不找他们也会找上你,因为你就是个标准富家女啊。

  我真想笑,难道因为我家的富有,我就得背负来自好友的诅咒吗?

  我又感到有点心痛。如果富有能够让人更加成熟,让人见识更多的世面,让人的心里装满越来越多的关于美的感叹,谁会与富有为敌?

  但如果仅仅是靠富有拥有了亲情、友情、爱情甚至婚姻,那是什么样灾难的财富啊。

  那一夜,远在美国的我忽然明白,我们,或者说是你,其实已经提前长大了,因为在你的心里,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了阶级,有了关于贫穷和富有的定义,有了你和我将会有不同人生的意识。

  那年夏天,我也毕业,选择了回国。

  [其实钱不会改变一个人,反而是没钱会改变一个人]

  我一直难以忘记我们在一起的童年。

  大热的夏天,我和你一起去乡下摸螺蛳,钓鱼,偷西瓜,玩你亲戚家门口那口井。井水很凉,你怕我会生病,总是拉我从水盆里出来。

  那个夏天,我们又回到了乡下。你踩着一双很高的高跟鞋,怕水,一路上不停地在收发短信,裙子很短很时髦,整个人也矜持起来不能乱动弹。我还是想摸螺蛳,想钓鱼,想吃新鲜的西瓜,想玩沁凉的井水,但你都不再参与。你说现在乡下的环境不容乐观,池塘水被污染,井水也都封闭不用了。

  你说得都对,天知道这十来年中国都发生了什么,到处都在拆房子盖房子,每个人都变得物质而现实,开口闭口就是钱,每个中国人都几乎变成了经济动物——想想真是令人发笑,仿佛我父亲当年其实是从现在穿越回去的,而现在的他反而像是来自从前,变得爱看书,爱休闲,热心慷慨,人们于是又感叹,钱可真是好东西哇,能让一个人变得慈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