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夏日的橙子

去死,刨冰

  五月初夏,苏琪坐在安锦的刨冰店里,吃一碗冰。她在冰山上浇了芒果、草莓、蜜瓜、椰果、和大勺奶昔,然后用勺子每插一次,就恶狠狠地说一个“去死”。

  安锦小心地坐过来,用一把纤瘦的叉子刨桌面。

  “你干嘛?”苏琪用眼角看他。

  “我?掘块坟地呢,一会儿埋你的刨冰。”

  苏琪“扑哧”一声笑了,“安老板,你可真会说笑话。”

  安锦干咳了两声说:“什么安老板,叫我师兄。”

  安锦是政法学院毕业的无业游民,辗转奔波了一年的工作,也没收到一张offer,于是他在学校门口开了家叫“橙子”的刨冰店。橘红色的招牌打出一句特别直白暖人心的广告词——“为工作上火的同学,来这儿降温吧。”

  当然,苏琪来“橙子”可不是为了工作上火,而是另有所图。安锦很有师兄派头地说:“小同学,和男朋友吵架了吧。”

  苏琪没说话,只是翻他白眼,沉默地任碎冰在巨大的玻璃碗里化成水,然后捞着冰凉的水果,用力地咂。她吃完最后一块蜜瓜,才对安锦说:“安老板,我男朋友想去加州读大学,你说我该怎么办?”

  “那还不容易吗?”安锦敛起笑容,收起苏琪剩下的刨冰碗,“咚”的一声扔进了垃圾桶,“那就让他去死吧。扎来扎去都是折磨自己,扔掉就对了,精华都让你捞光了,剩下的也就是水。”

  苏琪托着下巴看他,齐而密的短发,配线条硬朗的胡子,完全看不出也是个心思洒脱的人呢。

傻子达人不悲伤

  周末的午后,有雨,空气清爽潮润。只是清凉夏日是安锦的“天敌”,“橙子”里空落落的,没有客人。他干脆关门,去松涛路的电玩城。

  嘈杂的声浪里,他却听到了熟悉的尖叫。是苏琪,正挥舞着棒槌,在“太鼓达人”前猛敲。她的身后,站着一高大帅哥,一娇小美女。

  苏琪在做胜利转身的时候,瞥见了安锦,有一瞬的惊讶。她飞快地挽起身边的帅哥美女说:“嗨,这是我死党江欣,我男朋友杜廉。”接着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安锦挥了挥手,算是打过了招呼。他看着傻笑的苏琪,在心里替她默默悲凉。苏琪这个高个子的男友,不仅将要远走加州,而且还是劈腿高手。安锦见过他,就在“橙子”,他和江欣合点一份香蕉船,吃得你侬我侬。

  那一天,安锦打过“三国3.59”之后,看见“太鼓”就剩下苏琪一个“达人”了。

  安锦走到她身后,随口问:“你男朋友呢?”苏琪随口答:“江欣肚子疼,他送她回去了。”

  安锦忽然觉得,苏琪很像画面里的那个鼓头小人,都是简单无头脑的傻瓜。也许,这就是傻子乐天的原因,不会为看不见的烦恼悲伤。

  这样一想,安锦心里就有了一点怜惜。他拍着苏琪肩说:“嗨,今天我请你吃饭吧,地方你挑。”

  苏琪却用眼角扫着肩头上的手说:“喂、喂、喂,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你有什么企图?”

  安锦不买账地上下打量着苏琪,说:“拜托,你又不是电视,平板超薄也能让人暴涨企图心。”

  苏琪握着鼓槌,很想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