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杀了小悦悦

  我有位朋友,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因为找不到工作,只好去一家货运公司上班,每天天不亮,就由台湾最北边的基隆,押车一路开往南边的高雄。

  才上班不久,他就来对我说,每天坐在前面副驾驶的位子,看到不少车祸。最令他不安的是,常在天刚亮的时候,发现公路上躺着人,多半是夜里骑机车疾驶的,因为没看见路上的坑洞翻车。只见人躺在路上、车子倒在一边,有时候人还在流血,伸着手求救。

  “你救了几个?”我问。

  “一个也没救!”他摊摊手,“司机说了,如果我们下去救,会被受伤的人诬赖,是我们害了他,麻烦可就大了。所以每次车子都小心地绕过躺在路中间的人,而且可以看见前前后后,别的车子也一样,没人敢下去救。”

  再说个五十年前的往事:

  我小时候有一阵子住在台北近郊的碧潭。那只是一条河,由于中间有一块广大的水面,所以称为潭。正因此,上游的水势虽然急,一流进“碧潭”,就被“涵纳”,变得看似波平如镜。

  许多泛舟的人不觉,直到把船划到接近下游的位置,才惊觉水势突然变快。所以在碧潭的下游,常听见人们在水上喊救命。

  按理,人命关天!岸上的人应该立刻去救,我却多次看见附近的“船家”站在岸边喊价:“五百块!六百块!”而且越危险,价钱越高。

  我当年虽小,还是很不平,有一天过去责怪船家,却见船家叹口气说:“小弟弟,你要知道,我们虽然识水性,急流还是危险哪!而且一艘船、两艘船,隔几天来一下子,我们还做不做生意啊!还有,你在这里多站几天就会知道,你救了他,他不一定感激,就算答应了价钱,上岸还是赖账。以前免费下去救的时候,有人连句谢都不说,好像我们是‘欠’他的。”

  我后来果然看见有人被救起来,才上岸,惊魂未定,就破口大骂船家:只要钱,不救命!一毛也不付地悻悻然离开。

  我当时幼小的心灵一直在想,到底谁不对呢?

  想想,当一个肇事者,撞伤人之后,非但不下去救,反而倒车再碾过伤者。被抓之后还说“轧死大不了赔一笔钱,轧成残废反而会被拖累一辈子”。

  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常听到?

  听久了,听多了,一朝你自己闯祸,这句话是不是可能掠过你的心头。于是慌乱中,你可能做了傻事,犯了不可原谅的错。

  请问,谁是祸首?

  你这撞人的人当然是祸首。但是把这句话传来传去的人难道没有责任吗?只怕整个自以为“明哲可以保身”的社会,都是共犯!www.rensheng5.com

  小悦悦是谁杀的?

  第一次是人碾的,第二次是社会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