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为一只虱子求情

  这是宋人笔记中记载的一个故事:

  王安石不修边幅,所以,身上卫生就不太好,衣缝中就寄养了些小动物,跳蚤啊虱子啊什么的。好在,这是古代文人的风雅之事,也无人大惊小怪。否则,就不会有个成语叫“扪虱而谈”了。

  可是,有一次,却发生了一桩让王安石很下不来台的事。

  王安石是宰相,经常在朝堂上和皇帝讨论大事。那天,王老先生口若悬河,大谈改革之事。开始,神宗还认真地听,不久,注意力就分散了,眼睛直直地盯着王安石的胡须,并不由自主“哧”的一声笑了。

  大臣们呢,本来也听得很入神,看见皇帝乐了,都不知是啥原因,也顺着皇帝的目光望过去,眼光停留在王安石的胡须上,接着,一个个捂着嘴,偷偷乐起来;有的实在忍不住了,还咯咯地笑;有的甚至前俯后仰,笑出了眼泪。

  朝堂之上,怎可如此?

  王丞相不高兴了,心说,我哪儿讲错了吗,也不能这样啊?噢,你们看见皇帝笑,就拍马屁,跟着助乐啊。所以,咳嗽了一声,然后徐徐道:“大家严肃点,这里是朝堂。”谁知不说还罢,一说,大家笑得更厉害了,连神宗这次也忍不住了,呵呵呵笑得如弥勒佛一般。

  王安石这一刻傻了,他纵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猜不出大家笑的原因啊。

  这时,旁边一个叫王禹玉的大臣告诉他,丞相,一只虱子顺着你的衣领爬出来,在你胡须上来回散步呢。

  王安石一听,臊得满脸通红,忙叫人来抓虱子。虱子抓住了,在大家的哄笑声中,王安石更是不知所措:掐,固然不雅;放,实在不好意思。

  站在那儿,王安石尴尬得不得了。

  还是王禹玉,忙站出来,给他解了个围,说我有一首诗,是关于这只虱子的,供大家一乐,说罢,朗然吟道:“屡爬相须,曾经御览。不可杀之,或曰放焉。”意思是说,这只小东西,把宰相胡须当操场,还经过了皇帝的观赏,算了,就不杀它了,还是放生吧。说完,扯一下王安石衣袖,王安石醒悟过来,夸道:“王大人好诗,老夫恭敬不如从命。”说完,趁机扔了手中这个棘手的小玩意儿。

  大家一听,嗬,王禹玉这家伙,算得才思敏捷,一会儿工夫,即景生情,就是一首诗,高!于是,大家一个个都跷起了大拇指。朝堂上立时安静下来,又恢复了肃穆。

  王禹玉一首诗,替王安石解了围。

  这事,王安石记住了,宋神宗也记住了。一次,神宗需要一个中书舍人,即做皇帝专职秘书长的,他在脑子中把大臣齐齐筛选了一遍,想到了王禹玉,说这人才思敏捷,就选他吧。

  皇帝的任命文件,在唐宋两代,是要经过宰相签名的,再加上宋神宗非常信任王安石,所以王安石的意见就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王安石拿到文件,想都没想,就潇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至于原因,他事后说,这人不但有才,而且有德,用起来让人放心。www.rensheng5.com

  王禹玉于是就当了中书舍人,而且当得非常称职。

  当时,有很多人眼馋这个差事呢,然而,独独只有王禹玉得到了。他干上这个差事,固然在于自己的才能,更多的在于自己的品德:当时,在朝堂上,在大家普遍嘲笑王安石的情况下,只有他顺势铺设了一条台阶;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间接地,也给自己后来的前途铺设了一条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