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恋爱中修行

  我不做仙女已经很久了

  6月16日凌晨2时23分至6时03分,天空中出现11年来持续时间最长、食分最大的月全食。微博网友纷纷拍下红色月亮,同大家一起分享月食的美妙时刻。

  看到这则消息时,我正在课室里凿壁偷光,借用鲁恩特那个每个月上网流量无限的手机织围脖。

  同桌的鲁恩特大叫一声:“哇,辛野云,这坨月食跟你的脸好像!都很红鸭蛋有没有!”

  菜市场一样的教室忽然静如子夜,停顿三秒钟之后,大家爆发出排山倒海的笑声。

  那笑声里有嘲讽,有怜悯,有附和,有盲从。一瞬间,我的脸涨得更红了。

  我抄起那本砖块一样的《新华字典》,砸在了鲁恩特头上,大家这才停止了哄笑。鲁恩特痛得大叫一声,捂着脑袋直奔男厕所而去。

  谁又会想过,我辛野云也有骨瘦如柴的时候。

  寻找我年轻而鲜亮的心脏

  那年我16岁,身体疯狂拔节的时期,太后每天一小补三天一大补地给我喂各种资深炖品,我在两年后明白什么叫做报应。

  渐渐地,大家从一开始的拿热脸来烫我的冷屁股,到后来,那些求而不得的追我的男生就开始咸鱼翻身了:“当初你们谁管她叫‘冰山美人’的啊,明明应该叫‘泰山猿人’才对!”

  我年轻而鲜亮的心脏,便是在这样歧视的挤压下变得软弱,卑微,松脆如同一页吹弹可破的白纸。

  后来,我几乎麻木无视,“我敢打赌她肚子上的三层五花肉可以用来做一百个汉堡”这样的嘲笑都不能攻克我的城池,然而,这一刻,鲁恩特嘲笑了我,我一直以为斯文和绅士的他,居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声嘲笑我。更重要的是,他还是我暗恋的对象!于是我怒了。

  不得不承认,人一旦下定决心做某件事情,杀伤力无疑是强大的。

  那一刻,我心底有个小人在咆哮:“辛野云,你醒醒吧,不要迁怒月食,不许抗拒批斗,赶紧从良瘦身吧!”

  两天后,头上包扎着绷带活像木乃伊的鲁恩特火急火燎地出现在了我面前,劈头盖脸就问我:“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那得问你妈。”

  “辛野云!我不是取笑你也没有威胁你的意思!但是,他是校运动会的组织人!我想跟你说的是,他为了对你实施报复,决定拉你加入女子长跑比赛!已经帮你报了名……你要恨就恨我吧……”

  鲁恩特说完,我欲哭无泪。

  赢了这场比赛你就会变得很有钱

  于是,如果你有幸在放学后经过C中,就会看到一个体形如同企鹅的女生在那里训练:伏地,预备,起跑。那个悲剧帝就是我。后面还跟着屁颠屁颠的鲁恩特,递毛巾,送矿泉水,猫哭老鼠假慈悲。

  不管多苦多累,多想放弃,他都会贱兮兮地推起鼻梁上的眼镜对我笑:“辛野云,你可以的,加油!赢了这场比赛你就会变得很有钱!”

  每个项目的冠军奖金1000块,这是学校为了雪耻每年都没有拿得出手的输送给省级体院的人才而痛下血本的报酬。

  比赛那天,我掉在队伍的尾巴上,感觉自己像一尾将近窒息的鱼。本该坚持到底的,可是半路杀出一个程佳怡,将就要气绝身亡的我撞倒在了终点线面前。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哗众取宠的足球宝贝,来到场上打打酱油,供人取乐。

  尘土飞扬,我睁不开眼睛,只感觉到面前有一道白影晃过,然后我的身体就被托了起来。

  他说:“你支撑住啊,你看上去不像那么没有穿透力的人。”

  他说:“辛野云,我再也不取笑你了,我是为了让你下定决心减肥,才故意那么说的。”

  他说:“其实我爸不是什么体育部部长,那个人是我花了几条烟买通的……”

  再后来,我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每一次恋爱都像一场远行

  住院期间,鲁恩特都会保持每天一个冷笑话的状态,他对我前所未有的好,给我削苹果,给我带漫画书,好让我不舍得撒手人寰。

  其实我明白,程佳怡并非真的是如她自己狡辩的那样,无意撞到我,而是,她喜欢鲁恩特,喜欢到,她的眼睛里只有他的样子。

  其实我成功欺骗了任何人,甚至包括我自己也都差点相信,我是中意着他的。我假装对鲁恩特很好很好,其实是为了报复程佳怡。

  五年前,程佳怡的父亲作为我父亲的唯一竞争对手,和工程包工头合计“贿赂”陷害他,最终成功踢开竞选对手,光鲜升职。而我父亲锒铛入狱的时候,对我讲的唯一一句话便是:“辛野云,你以后千万不要随随便便动心,不管放在你面前的,是财宝金钱,还是爱情,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可遇不可求。”

  所以,当我借鲁恩特的手机上网,却阴错阳差看到程佳怡发来的表白短信后,我明知她对鲁恩特痴心暗许,还是毫不犹豫地来到他身边,像侵略军一样招数用尽,豪夺强取。尽管心里有个小人在叫骂说,辛野云,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就好像,她父亲当初从我和太后身边夺走父亲一样。

  当鲁恩特真心实意开始对我好的时候,我却选择逃。

  巨头鲸的眼泪和悲伤

  我换了所不入流的学校,每天功课闲置,课余用来瘦身。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忙很忙。最后由必胜客全家分量比萨一样的宽屏脸,进化成了瓜子脸。我像一只巨头鲸,不停地吞噬那些如森森白骨的离愁。而我知道,那些他将我最头痛的数理化答案写成小字条用头发系在橡皮上传递给我的时光,那些他对我微笑的温暖,已经一去不返。

  可是,父亲始终没有教会我,爱情的初衷有可能是糟糕的,然而爱本身的力量却盛大而美好,可以将每一个粗粝、愚蠢、卑微的人进行彻头彻尾的大改造。遇见我的人都说,你变了,变得有活力,而且更漂亮。意林在线阅读

  所以,当程佳怡写信致歉并且告诉我她和鲁恩特终于走到一起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和心争吵过后,是前所未有的海阔天空。

  如果有一天,我有幸与鲁恩特重逢,我会像一只海燕一样跳起来对他说:“嘿,小样儿,我不做胖子已经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