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雷:一个坚守西藏的男人

  老雷的“老田家的小窝”

  老雷真名叫雷飞,2006年他第一次来到拉萨,本意只是来此地安抚一下浮躁的内心,却没料到,来了就走不掉了。再次踏上拉萨这片土地的时候,他带上了自己全部的身家,十万块。

  机缘巧合,他住进了“老田家的小窝”——家藏式装修的家庭旅馆。第一次躺在家庭旅馆里的小单人床上,老雷的感觉很微妙。小楼是藏式的,窗明几净,一切看上去都那么协调和让人安静,那种长期蛰伏在血液里的放肆和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渴望,慢慢地浮上来。

  后来老板要去法国,老雷接手了“老田家的小窝”,为了让老顾客来了能找到家的感觉,他沿用了这个招牌,也延续了“老田家的小窝”最初的风格。

  让老雷没想到的是,平日看上去很悠闲的生活,其实得付出更多的辛苦来支撑,一家十来张床位的旅馆,打理起来事无巨细,就连水管电路都得自己一手操办。一钉一砖地扩大整理,他忙得不亦乐乎,甚至专门买了一辆越野车,用来免费接送初来乍到的背包客。

  在客人们的强烈呼吁中,第二家、第三家小窝也接着开起来了。

  那些属于路人的风景

  因为廉价而舒适,他的小窝常常被背包客们作为落脚的首选地,而背包客带来的故事,总是让他觉得,这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万花筒,你只要抱着一颗顽童的心细看,总能发现无穷无尽的美和乐趣。

  开店第一年,他正在院子里修剪花草。听见外面有人喊,老雷在吗?他闻声出去一看,居然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爷爷推着一辆后座插满小红旗的单车站在他面前。通过交谈才知道,老人来自辽宁,已经骑了半个中国,这可是老人心里埋藏了几十年的梦想,好容易现在有点闲钱和时间,终于可以实现了!老雷每次回忆起老人当时严肃的表情,都深深地感叹,只有这样,才叫真正地活过。

  他说,我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西藏了,虽然没行万里路,但是,见过了万种人、万种心态,也算是一种修行吧。

  坚守,坚守,坚守

  老雷也遇到过难题,很难很难。

  那年,西藏的天空被一片乌云遮盖,来西藏旅行的人,街上几乎见不到几个。

  三家店,两辆越野车,几个伙计,不吃不喝,一年的净开销光房租都要十五万。

  最难的时候,几个月也没有一个客人,他和伙计们天天吃方便面,吃了几个月,到现在闻到方便面的味道就想吐,坚持了五个月,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老雷只好卖了一辆车,又关闭了一家“小窝”,凑来的钱,也只够刚好发完拖欠了好几个月的工人工资。

  怎么办?是留下来继续坚守,还是离开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他喝闷酒,遇见了一个家乡来的矿老板。

  矿老板很赏识他,邀请老雷上矿做管理,提出来的工资很诱人,足够他再支撑一阵完全没有起色的“小窝”。他想了
想,喝完一杯酒,说,好。

  他去了矿上,4900米的地方,藏羚羊都待不住,他待了15个月,瘦了40斤。老家的老父母看见他发回去的照片,哭了,说作孽啊!你趁早回来吧。但是他没有,愣是守在那里,把一个矿管理得井然有序。

  但是,他的小窝还在。他说,那就是他坚守在矿上的原因。

  一年后,他跟老板说,想回拉萨。

  他又回来了,把关闭的第三家小窝又操持着开了张。

  佛缘以及奇迹

  老雷在拉萨找到了内心的归属感,他说,这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他强调了幸运。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这片圣土上找到归属感。

  那些几年前认识的住客们,几乎都成了他的朋友,即便回到家乡,也会给他寄土特产,再来拉萨,也一定要来看看他。只有人和人之间的情谊,才是最重要的。他说,这就是小窝给他的奖励。

  物质丰裕了,他反倒不在乎了,定期给当地的孤儿院送钱送物资,帮助当地人创业,帮助他力所能及能帮助的一切人。

  他说这几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平和,万物归于寂静的那种平和。意林在线阅读

  即便远离物质,他也一样能保持这种平和。这就是佛缘。这就是西藏拉萨带给他的人生的奇迹。

  奇迹出现了,就不要怀疑,去相信它。老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