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来不毒往

  南北朝时的傅昭,在他的《处世悬镜》里说:“毒来毒往,毒可见矣。”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你放毒过来,我再放毒过去,难免两败俱伤。

  北宋时的吕蒙正被任命为副宰相,第一天上班,刚要走进办公室时,就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有个官员隔着帘子,指着他悄声嘀咕:“这小子也够资格当副宰相吗?”这音量拿捏得很微妙,OO@@,隐隐约约,不想被人知道是谁说的,却又好像故意要人听到。

  吕蒙正此时年富力强,耳朵也不聋,听得真真切切,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就匆匆而过。一块儿走的同僚们颇为不平,要掀帘子进去把说话的人找出来。吕蒙正显然不想多此一举,眼疾手快地掐灭了他们愤怒的小火苗。

  下了班,几个火气大的还不能消气,一个劲儿后悔没问个究竟。吕蒙正却说:“幸亏没搞明白,如果真知道是谁,肯定一辈子耿耿于怀,太难受了,还不如不知道。”

  明代浙江海道副使曹时中是上海人,大气得很。邻居有个小伙子是个愣头青,因为上一代有些误会,他不能释怀,就用白石灰把曹时中的名字写到牛屁股上,过瘾!他还没事找事,让曹时中的家童吃鞭子。家童向曹时中汇报了情况,没想到曹时中慢条斯理地说:“别人骂了我,你再重复一遍,不又骂我一遍吗?不要多费口舌了,你去给人道个歉吧!”

  没想到那小伙子挺执著,又写了封信,派人恭恭敬敬地送过去。看信封好像是问候曹时中的,其实是痛骂的“檄文”。曹时中没打开看,当着信使的面把信烧了,小伙子于是惭愧而止。曹时中凭着这股子忍劲,愣是活到了90岁。

  彼此“毒”来“毒”往,即便不会立即毒发身亡,也会身受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