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桂纶镁

  她是《不能说的秘密》里的氧气美女,也是《线人》里以暴制暴的黑帮阿嫂;她是《女人不坏》里的朋克女郎,也是《全球热恋》里的神经质女生……她一直在颠覆自己挑战自己,当我们渐渐淡忘她最初的模样,她又挟着《肩上蝶》强势回归清纯校园风。

  桂纶镁也觉得自己挺拧巴的,总是跟自己较劲,总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个璀璨的切面没有展示出来,她一直知道,自己身体里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呈现出来,光是去想,下一个桂纶镁会是什么样子,这已经是一件很美妙的事了。这就是她不停挑战,跟自己较劲的原因,她不想错过每一个切面的精彩。

  常常把自己吓一跳的躁动性

  桂纶镁出生在台北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她有一个忙碌的“兴趣班童年”,学芭蕾、学钢琴、学画画。她只有盖过膝盖的裙子,连袜子也会折好,衬衫的每粒扣子全都扣严实。五岁那年,一天,全家人找不到小镁,爷爷突然发现客厅的窗帘鼓鼓的,走过去掀开一看,小镁正在有模有样地学吸烟,爷爷一把拎起她,武力镇压,但她却尝到了一点点不做乖乖女的甜。

  桂纶镁的初恋男友是个经常到训导处报到的男孩子,初恋成了释放桂纶镁个性的催化剂,她的衬衣纽扣只扣到胸前,裙子都是超短的,跟着男友学抽烟,穿很肥的裤子打篮球……她像个突然闯入幻境的爱丽丝,停不下脚步,享受着自创的叛逆,原先压抑在乖巧外表下的小叛逆、小躁动统统挥发出来,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段初恋持续了近五年,始于青春,止于青春。

  孟克柔只是一个远去的外壳

  2001年8月的一天,高中毕业的桂纶镁和几个朋友去西门町逛街,正要搭地铁回家时,碰到了为《蓝色大门》挑演员的副导演,她当时的脸很“臭”,随便对着DV挤了个笑容转身就走,一周后,《蓝色大门》的导演易智言决定启用桂纶镁。

  桂纶镁想去,老爸气得拍桌子大吼,老妈也几天不说话,身为律师的老爸认定,女儿将来铁定成为女主播或女外交官,最不济也要做个朝九晚五的女白领,演戏,于他们家不搭界。老爸跑去电影公司质问拍这部电影要多少钱,他出资,就一个条件,不准用桂纶镁!可是,普天下从来就没有能拗得过女儿的父亲,青春期的逆反,跟身体里奔腾的躁动,让她决定跟自己较一次劲。

  《蓝色大门》正式上映时桂纶镁读大一,课上一半就跑去赶通告,笔记抄得乱七八糟,班上的同学不认识半个,寒暑假期间接拍广告和MV。大三她被交换到法国里昂,那段忙碌拥挤的经历让她成长许多。直到今天,还是有人问她像不像孟克柔(《蓝色大门》的女主角),她说:“角色只是个壳子,孟克柔已经离我远去,不一一经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样。”

  小镁放过了周董

  2006年,桂纶镁从法国回到台湾,正式踏上演艺之路,但她步调很慢,拒绝过一些大公司的经纪约,直到遇上周杰伦。

  周董锁定桂纶镁出任女主角的理由很拽,因为她像极了他的初恋女友。周董承认,在戏中毫无保留地爱上了小镁,做宣传时更是标准的情侣档姿态,周董新专辑的歌词取自她的口头禅,CD推销的电视广告也专程找她配音,小镁的粉丝在网上呼吁“请周董放过小镁吧”,没等周董开腔,小镁豪爽地站出来纠正,应该是“小镁放过了周董”。

  一个喜欢跟自己较劲的女人,怎么能放过跟爱情较劲的机会呢?她不屑于去谈一场四平八稳的爱情,她只会爱上一个能燃烧彼此的男人,敢爱,一切才有可能。

  爱是爱燃烧的过程

  桂纶镁爱上的能燃烧彼此的男人,正是台湾电影圈的怪咖,戴立忍,两人相差十七岁,爱情长跑八年,携手把杜拉斯那句名言改写为,爱是爱燃烧的过程。

  2004年,桂纶镁接拍《经过》,与戴立忍因戏结缘。彼时的戴立忍,建树与名望当然不能与现在相提并论,在台湾做电影很苦,生活清贫,让他们惺惺相惜走到一起的,就是两人都爱跟自己较劲。她不无感慨,“真的爱上这个人的时候,就算他多老,或者多丑,或者是多穷,对我来讲都没有办法抵抗”。

  拍摄《不能没有你》时,戴立忍劳动强度太大透支健康,到后期制作时更得了肾炎,导致腰背状况频频,桂纶镁带着戴立忍就医,一步出电梯,小镁右手持挂号卡,左手拿着两人的外套,大小事宜都由她处理,就医时汇报病情,记下医嘱,都是她的分内事,在外人眼里,他们俨然一对相濡以沫的老夫老妻。

  2009年金马奖颁奖礼上,戴立忍凭《不能没有你》拿下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年度台湾杰出电影4座金马奖杯,比奖杯更出彩的是,组委会居然安排了桂纶镁给他颁奖。众目睽睽下,这对恋人来了个“爱的抱抱”,戴立忍激动飙泪,跟小镁耳语了几句,到底说了什么,小镁只含笑不肯吐露。

  有粉丝欢呼,这是你们的婚礼彩排;有网友留言,只要你们在一起,我就永远相信爱情。

  桂纶镁说,我讨厌男友在我发脾气时保持沉默,我看不起不自信的男人,我会主动追击我要的爱情,所以,我不必感谢任何人。话一出口,就是叫板的调调。可这,才是桂纶镁。

  下一个桂纶镁会更好

  在事业和爱情中总跟自己较劲的桂纶镁,在生活中放自己一马。不同于其他女星台上台下永远的光鲜亮丽,她对自己的服饰造型绝对可以用“邋遢”两个字来概括。她做电影频道专访时穿的一件宝蓝砍袖T恤,曾在为《线人》做宣传时穿过,当天的一条灰色连体裤,每天都有在穿;脚上鞋子,她已经记不起到底穿了几年。她曾经穿着T恤踩着人字拖去看牙医,被台湾媒体册封为最邋遢女星,她反问:“去看牙医不穿得轻松点,难道要穿晚礼服?”意林在线阅读

  桂纶镁的较劲之处比比皆是,她有花粉症,可嗅花捧花的镜头从不用替身;她常常连行李都弄丢,可一场戏都没落下,对于爱情,她是怀疑主义者,却收获了戴立忍这个桀骜才子;她放任生活自流,却又总想策反亲情,她说:“我是很复杂很多面的,有的时候很安静,有的时候像个孩子,有的时候暴躁,有的时候也挺狠的,我也一直在认识自己,因为下一个桂纶镁会更好。”

  下一个桂纶镁,一定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