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奥巴马=美国梦

  1992年,作为一名法学院学生,27岁的我在芝加哥四处寻觅着一份实习工作,可我时运不佳、屡屡碰壁,因而我的一位教授建议我去向他雇用的一位年轻讲师——巴拉克•奥巴马取经。虽然之前没有修过奥巴马的课,但我对他早有所闻:年轻俊朗的他是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屈指可数的非洲裔黑人讲师之一;数月前他首执教鞭便在学校里引起相当大的轰动。

  当我敲开他办公室门,忐忑地进行自我介绍时,他热情地紧握我的手,奥巴马的友善立即让我的局促一扫而空,感觉很是自在。他提议我们何不一边吃午饭一边商议实习事宜。他如此爽快地抽出时间帮我出谋划策,我真是感到喜出望外,但很快我就了解到他是诚心诚意地以助人为乐。

  他告诉我他正在写作自己的自传《我父亲的梦想》,在他两年前被委任法学期刊《哈佛法律评论》首位黑人社长后不久,便有书商邀请他写作自传。在他向我提及自传之前我就已经在《芝加哥论坛报》上读过他自传的部分内容,还记得在报上读过后我曾暗自发奋:“如果奥巴马能成功圆梦,我也能做到。”受会面那天他给我建议的激励,此后我在当地一家律师事务所成功谋得一个实习职位。

  1994年3月,我修了一门奥巴马主持的研讨课:法律条款中种族歧视之现状。这门课上共有15名学生。一天酷热难耐,他请全班同学坐到树荫下上课。正是这样随和的授课方式使得他成为全校最受欢迎讲师。有些人质疑奥巴马过于圆滑,不愿对问题明确表态,但我熟识的奥巴马并不是这种人。他一直鼓励学生勇于挑战以坚守自己的信念。

  2004年,在他决定竞选国会议员后,我前去观看他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说,并当场深深折服于他谈吐间的自信与魅力。从这时起,他在政坛开始扶摇直上。这一年,他当选上国会议员,到了2007年,他更一跃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我们各自为事业奔忙——他三年前从大学辞职,而我已是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股东,可想而知,这一时期我们的联系不再如以往频繁。但总统竞选当晚,我和妻子米歇尔领着孩子们去格兰特公园等候竞选结果公布。看到他激昂地发表当选演说,自豪之情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奥巴马并未就此忘记老朋友——我和米歇尔好几次荣幸地接到他的国宴邀请,而且每次席中他都会抽空过来与我们聊,关心关心我孩子们的近况。

  去年三月份游览华盛顿之际,依行程安排,我们全家去白宫拜访一位在那里任职的朋友。临告别之际,朋友离开了一小会儿,回来后,她伸手指引我们随她走。www.rensheng5.com

  我们不明就里地跟着她走,不知不觉间竟来到了总统办公室。“嗨!伙计们,”奥巴马热乎地向我们问候,“近来如何呀?”见到曾教授我法学课程的老师此时正以主人翁姿态立在象征全世界最高权势的办公室中,我有一种恍如梦中的不真实感。我将永远不会忘记老师奥巴马所象征的梦幻般的美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