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观察室之迷茫少年

  遥昙躺在刚刚铺好的床上,不敢相信,为什么被人当成女孩了呢?还住进了女生公寓。

  他叹了口气,跟着学姐出门去参观社团招新活动。

  一个名牌搁在长桌上,上面写着“诅咒观察室”五个字,下面写着“招募部员”四个小字。一把便椅上坐着一个男生。

  “遥昙,这位是雨田日云,高二的师兄。”戴明玲介绍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想我已经知道你的烦恼了。”

  “是性别认同障碍症吧?”

  “完全不是啊!”

  “如果真的是性别认同障碍症,我会建议你去做手术。”他的语气平稳得没有一点起伏,“不过很明显,你中的是在我们观察范围之内的……诅咒。”

  篮球场上,遥昙带球走到三分线附近,盯防的人立刻贴了上来。遥昙忽然感到手臂被一股力量从后生硬地拉了一下,身
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重重地摔向地面。

  “遥昙她不过是个娇弱女生,你居然对她做这么恶劣的事情?!”

  白雪雅正在为自己和那个师兄吵架。但是,为什么这种感觉比受伤还要痛呢?

  遥昙一瘸一拐地挤开人群,独自向学院的方向走去。

  戴明玲奔走在教学楼的所有教室之间,挨个寻找遥昙的踪影。当打开体育用品杂物室时,她这才看到遥昙。

  “遥昙。”

  遥昙迈出一步,伸手扶了一下旁边的储物柜。没想到,突然之间,储物柜夹杂着各种杂物向他和戴明玲倾斜了过来!

  “小心!”

  遥昙只觉得自己被一把推开,眼前的储物柜轰然倒塌了下来,一片模糊之中只看见戴明玲的一只手还搭在外面。

  “师姐!”

  遥昙用力地搬开柜子,小心地将伤痕累累的戴明玲拉了出来。

  视线停留在戴明玲的胸口上;一块修长的玻璃碎片没入了她的左胸之中——是心脏。

  雨田日云快步走了进来,立刻看到了戴明玲的伤势。

  “她没有生命危险。”日云镇定地说。

  “戴明玲在生理结构上是镜像人,体内所有内脏的位置和普通人都是相反的。就因为这个,她长期受到歧视和排挤,即便长得漂亮,性格温和。看看今天的她,你能想象出她之前的生活吗?”

  “别说了……日云君……”

  一个星期以后,戴明玲从医院回到了学校。

  雨田日云递给她一张信纸,放在桌上,只有短短几行。

  致诅咒观察室的前辈们:

  感谢前辈们一个月以来的照顾,让我明白了我懦弱的原因。前辈们说得没错,无法正视自己,我就根本称不上是一个男生。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总是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就无法成为自己。所以我决定离开学校,在解除自己的诅咒之后,或许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吧。另祝戴明玲师姐早日康复。

  遥昙

  日云突然站了起来:“话说今天一年级来了个转校生,一起去看看吧?”

  “大家好——”

  清脆的男声,散发着一种混杂紧张与青涩的稚气。戴明玲感到自己的视野开始蒙。

  “……我的爱好是篮球和乒乓球,请多指教!”www.rensheng5.com

  说完,男生走下讲台,走到了教室后排。

  男生抽出一张纸递给日云——是一张填写完整的入社申请书。姓名栏上工整地填写两个字:遥昙。